一直梦想去西西里岛。今年终于得以成行。行前做足了功课,把《教父》三部曲看了两遍。又看了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西西里美丽的传说(Malena)》,这才踏上旅途。

  

  西西里是冬季旅游胜地,离非洲很近,夏季酷热难耐。南部距突尼斯最近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海路,历史上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西西里还是黑手党的老巢,一些朋友因此对西西里的安全不是很放心。其实根本没那么可怕,在西西里的几天里,我们既没有遇到小偷,也没看见黑手党。热情而友善的意大利人总是在需要大时候伸出援手。倒是因为时间紧,我们没能找到机会探访电影中教父的老家--距离巴勒莫只有50多公里的柯里昂村。

  情迷西西里之卡塔尼亚

  下了公共汽车,首先闯入眼帘的便是Duomo大教堂和那座地标性建筑:驮着方尖碑的大象。卡塔尼亚素以巴洛克建筑闻名于世,尤以Crociferi大街的建筑为最。仅30多万人口的卡塔尼亚有其独具特色的三大文化艺术宝藏:巴洛克艺术之城、音乐家贝里尼的故乡和欧洲最高的活火山埃特纳(3323米)。卡塔尼亚市中心区被列为人类历史文化遗产。我们下榻的B&BBellini就用了贝里尼的名字,沾尽名人的光。房价也不便宜。

  

  卡塔尼亚素以巴洛克建筑闻名于世,尤以Crociferi大街的建筑为最。这是大教堂广场一角。

  

  埃特纳大街上的巴洛克建筑

  火车站附近的雕塑:《普拉托抢劫珀耳塞福涅》表现冥王在抢劫少女时激烈争斗的情景。雕塑模仿了贝尔尼尼作品同名作品。黑色的骏马拉着冥王普拉托的战车出现在珀尔塞福涅的面前。冥王抱起挣扎着的少女消失在黑暗的死亡之国。珀耳塞福涅从此成为冥后。

  

  《普拉托抢劫珀耳塞福涅》表现冥王在抢劫少女时激烈争斗的情景。

  

  埃特纳大街

  每年2月3-5日的卡塔尼亚圣阿加莎节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庆典之一。据说只有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圣周、秘鲁库斯科的科帕斯多米尼的基督教仪式可能与之相比。每年的这几天,卡塔尼亚万人空巷,人山人海。这让我对卡塔尼亚的兴趣大增。于是彻底研究了圣阿加莎节的来龙去脉。

  

  焰火腾空

  阿加莎出生于卡塔尼亚一个信奉基督教的的富裕家庭,颇有姿色。那时信奉基督教是有罪的,当地罗马执政官看上阿加莎但求婚遭拒,便以信奉基督教的罪名逮捕并残酷迫害阿加莎,直至割去她的双乳也未能令其屈服。这里可常见到阿加莎手捧盛放着双乳的托盘的画作。阿加莎后来被尊为卡塔尼亚的保护神并受到教会的崇拜。

  

  大杏仁糖蘸香脆可口。上面的绿色是开心果粉。

  

  五颜六色的点心。

  夜幕降临,埃特纳大街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挤得水泄不通。彩灯熠熠、焰火腾空。花车穿过巨大的蜡烛阵缓缓前行。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蜡烛了,一个人扛着走非常吃力。街道上铺满木屑,防止蜡烛泪污染路面。

  

  圣阿加莎庆典上的蜡烛阵列

  信徒们虔诚地扶着差不多一人高的蜡烛,点燃并不时地修剪蜡烛捻。能目睹并亲身参与这样宏大的庆典,觉得这趟西西里之行太值了。

  情迷西西里之陶尔米纳

  
  从卡塔尼亚乘坐大巴前往陶尔米纳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旅程。车窗外,银装素裹的埃特纳火山一直伴随我们,从没离开过视线。真要感谢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在西西里的几天里一直艳阳高照。现在是冬季,要是连着下上几天雨也不奇怪。

  

  陶尔米纳(Taormina)被列为地中海中最美的10个度假地之一。

  陶尔米纳(Taormina)被列为地中海中最美的10个度假地之一。与意大利境内那不勒斯南部阿玛尔菲海岸的波西塔诺并列。小镇建在高高的山上。美丽、宁静,一尘不染。有人称它为爱奥尼亚海边的一颗珍珠。从镇上俯瞰波光粼粼的蓝色大海和心形海岸线。就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到处可见巨大的仙人掌树。街上的名品商店鳞次栉比。沿乌伯特(Umberto)大街前行,便来到4月9日广场(Piazza9 Aprile)。从这里凭栏远眺,西西里东部海岸线尽收眼底,埃特纳火山景色十分壮观。

  

  露天剧场

  陶尔米纳坐落于陶尔山(Tauro)的半山腰上,视野开阔,景色迷人。东面抬头可见碧波粼粼的伊奥尼亚海,西南方则是皑皑白雪冠顶的埃特纳火山。 陶尔米纳最有名气的是那座公元前300年前后修建的半圆形古希腊剧场(门票可不便宜,9欧元)。剧场面对蓝色的艾奥尼亚海和喷吐着白烟的白雪皑皑埃特纳火山。公元前300年大约是我们的春秋战国时期。西西里的科学家阿基米德在叙拉古也就是现在锡拉库扎发明了螺旋提水工具。

  陶尔米纳不像威尼斯,会说英语的当地人不多

  陶尔米纳不像威尼斯,会说英语的当地人不多,但如果嘴巴勤快仍可获取足够的信息。在当地的小超市里我们买到了牛奶、享用了著名的意大利帕尔玛火腿。尽管班次极少,我们还是等到了公交车,驰上了建在悬崖峭壁上的另一个小镇Castemola。这座小镇建在更高的一座山头。远处看就整个镇子像是一顶大帽子戴在高高的山头上。直插云端。从castemola看埃特纳火山近在咫尺。埃特纳火山银装素裹静静地躺在那里。山口流淌出白色烟雾,随风飘向天际,形成一道淡淡的云带。

  

  小镇风情

  

  路边的一幢孤伶伶的非常不起眼的小屋映入眼帘。

  情迷西西里之锡拉库萨

  直到我看了意大利著名影星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那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始知道西西里有个锡拉库萨(Siracusa)。锡拉库萨是西西里东南沿海的一座古城。历史上称作叙拉古。挤出半天时间,花5.7欧元,坐上了INTERBUS公司的大巴,从卡塔尼亚往南沿滨海公路行驶一个半小时,大约65公里,到了锡拉库萨。也就是古书里称作叙拉古的千年古城。

  

  锡拉库萨

  开始我真不知道60多公里的路怎么会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觉得意大利的大巴太慢。后来才知道差不多一半的时间是在城里转悠带客。城里的大巴站点很多。汽车就在城里把各个站点都走一遍。省得大家都往车站跑。游客们不知道,只好去汽车总站上车。

  

  不管哪个城市,最有风情的景总是老城。

  下了公共汽车,我们便步行向Ortigia老城进发。不管哪个城市,最有风情的景总是老城。除非你想去看那些火柴盒一样千篇一律的高楼。如果有耐心等,一种白色的免费中巴可从新城区送游客去老城。不过几百米的路程还是两条腿走过去省事。

  

  小镇的中心广场

  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原名叫“玛莲娜”(Malena)。以二战为背景,说的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迷恋上一个美丽妇人的故事。有人说这是一部情色电影。有相当部分的电影镜头是以锡拉库萨为外景地拍摄的。很多故事都发生在那儿。小镇的中心广场――玛莲娜曾无数次走过――是整个故事的中心地点;人性的美与丑,善与恶都在这里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锡拉库萨街头偶遇美女

  

  Ortigia实际上是伸在海里的一个半岛

  Ortigia实际上是伸在海里的一个半岛,由3座桥连和陆地连在一起。这里往南不远便是马耳他。突尼斯近在咫尺。东面是希腊的伯罗奔尼撒半岛。寻古探幽,我们在古色古香的小街小巷里寻访。试图寻找玛莲娜的踪迹。拦住一个当地居民,问电影“玛莲娜”拍摄实景地在哪?那老哥的英语不太灵,摇头。于是我们搬出了莫妮卡•贝鲁奇,再说电影玛莲娜。老哥终于明白了。“Movie?”他把我们指向大教堂Duomo。剥落的墙皮,锈迹斑斑的铁门。折射出厚重的历史沉淀。街道格外的清洁。你会发现突然几支鲜花从窗口里探出来,格外赏心悦目。

  

  小镇民居

  穿过几条小街,眼前豁然开朗。前面便是DUOMO了。巴洛克式的大教堂华丽得令人叹为观止。教堂前广场上游人如织。当地男男女女则全都衣着光鲜。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意大利人很讲究穿着,也很会穿打扮。电影里这个大教堂广场被摄影师遮遮挡挡,使之像一个残破的小镇。其实不然。

  

  现代风格的咖啡馆

  去一个地方总会留下很多的遗憾。这正是旅游的魅力所在。这次去锡拉库萨的一个遗憾是没有拜谒阿基米德之墓。阿基米德,希腊西西里叙拉古人。数学家并享有力学之父的美称。生于公元前287年。公元前212年罗马士兵入城时被杀害。他最著名的一句话是,“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

  有材料称,阿基米德的墓碑原是罗马将军马塞拉斯所建,碑上刻有圆柱内切圆球的图案,纪念阿基米德的发现:球的体积和表面积都是外切圆柱体体积和表面积的三分之二。不过,即便去了也见不到,听说他的墓地只剩下了一个洞穴。两千年的风风雨雨抹去了一切。

  情迷西西里之埃特纳火山

  
  “去西西里就是去看埃特纳火山”,有朋友这么说。我始终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重要。登埃特纳火山是西西里最有名的旅游项目之一。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不怕死的竟敢在火山喷发时与之亲密接触。

  

  “去西西里就是去看埃特纳火山”

  在陶尔米纳交27欧元,高底盘的越野面包车可把你送上埃特纳火山。登埃特纳不在我们的旅游计划内。时间不够。上次在去庞贝时,我们也只是远远地看着凶险的维苏威火山。总觉得爬火山是探险家的事。

  从西西里回来之后,仔细查阅了埃特纳火山的资料。又用谷歌地球顺着登山的路,仔细研究了这座火山,再查看谷歌地球提供的各个角度实景的照片,倍感震撼。着才理解朋友的话。这才感到没登上埃特纳确实有些遗憾。心里不禁又痒起来。

  

  据考,埃特纳1669年曾经有过一次最猛烈的喷发。

  埃特纳之大难以想象。其基座周长就达160公里。埃特纳是座活火山,也是欧洲最高的活火山。高约3300米。不过这个高度不断在变化。一次大喷发以后火山的高度就改变了。埃特纳有历史记录的喷发最早在公元前475年。有资料说,从古至今,埃特纳火山累计造成的死亡人数已逾百万。你能想象到这位美丽的女神狂暴起来是什么样的吗?

  

  埃特纳是西西里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