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男人的魅力在哪里?

有人说帅,有人说忠诚,有人说靠谱。

很遗憾,都不是。

帅是吸引力,忠诚和靠谱是作为员工、合伙人和配偶的美德。

但男人最真实的魅力,就是有趣

有趣的男人才能被人记住。我们今天提起金庸世界,立刻想到的是杨过、郭靖、令狐冲、段誉,而不是陈家洛、陈近南、归辛树、玄慈大师。

前几位富有魅力,就是因为有趣;后几位面目模糊,就是因为他们没什么意思。

什么物质对青年有毒

当然了,你有多爱那些有趣的人,他们在长辈或者社会舆论当中就有多叛逆。

十四本天书里,各种老前辈都在挺身而出,为青年侠客的成长操碎了心。

金庸书中的内容,完全可以写一个《武林青年道德修养考》。

中心思想就是一句话:

你,不许有趣!

  ☉ 不合适的男朋友/女朋友  

年长者有些引导是非常必要的,比如所有师长,首先强调的都是男女关系:

“女侠最大的威胁是错交了坏男朋友。”灭绝师太告诉周芷若。

“交错女朋友显然也不行。”江南六怪说对郭靖说。

“我觉得还是搞对象的挑选余地太小。”张翠山看了看洞口的殷素素和谢逊。

  ☉ 贪吃  

“好吃的,耽误国家大事。”洪七公举起了自己残损的手掌。

  ☉ 单相思  

“还不是你那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欧阳锋对欧阳克说。

  ☉ 酒精  

“大哥不应该喝太多酒。”段誉劝萧峰说。

  ☉ 沉迷游戏  

“少下点棋,就能打败丁春秋了。”苏星河责备自己。

这就是武林德育第一原则:拒绝吃喝玩色。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玩乐队是明令禁止的

音乐一直都是隐藏上乘武功的手段。

黄药师有箫。

把玉箫放在唇边,吹了几声。众女突然间同时全身震荡,舞步顿乱,箫声又再响了几下,众女已随着箫声而舞。

欧阳锋有筝。

秦筝本就声调酸楚激越,他这西域铁筝声音更是凄厉。郭靖不懂音乐,但这筝声每一音都和他心跳相一致。铁筝响一声,他心一跳,筝声越快,自己心跳也逐渐加剧,只感胸口怦怦而动,极不舒畅。再听少时,一颗心似乎要跳出腔子来,斗然惊觉:“若他筝声再急,我岂不是要给他引得心跳而死?”

洪七公会吹口哨。

这时发啸之人已近在身旁树林之中,啸声忽高忽低,时而如龙吟狮吼,时而如狼嗥枭鸣,或若长风振林,或若微雨湿花,极尽千变万化之致。箫声清亮,筝声凄厉,却也各呈妙音,丝毫不落下风。三般声音纠缠在一起,斗得难解难分。郭靖听到精妙之处,不觉情不自禁地张口高喝:“好啊!”

梅超风有魔性的笑声。

《倚天屠龙记》里,昆仑三圣何足道有琴艺。

《笑傲江湖》的世界里,莫大先生,拉着胡琴走街串巷。黄钟公看见《广陵散》也是兴高采烈。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 金庸世界第一歌手其实在原著之外,比如林青霞《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的这段《笑红尘》↓

江湖上的师长们很少会批评玩乐器的少侠。

但是,绝对不许用音乐来社交。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 隐士或者艺术家,两个无法被寻常武人理解的前辈。令狐冲被任盈盈教会了琴之后,才真正明白了这内中的一切

音乐是跨越阵营的人类共同语,它能够把三观甚至语言的隔阂打碎,这也是为什么左冷禅和东方不败都害怕曲洋和刘正风结交——他们害怕自己人因为音乐艺术而背叛自己的阵营。

这就是武林德育第二原则:乐器考级可以,用来交朋友不行。

段子会毁掉一切少侠

名门正派最痛恨的是接下茬、抛梗、说段子和讲冷笑话。

因为这种行为对消解崇高简直太有杀伤力了。

83版《射雕英雄传》有一段对话,原著没有,特别可爱。

柯镇恶:“练不好不许吃饭!”

拖雷:“郭靖呀,你没饭吃,我请你吃羊腿。”

柯镇恶:“(我擦!)不许吃羊腿!!!”

郭靖逐渐被训练成了一个紧张严肃的人,后来黄蓉用了很多手段,才逐渐释放了他的天性。

令狐冲是《笑傲江湖》世界里,五岳剑派中平辈的一流高手,但是他一直被看做一个不靠谱的浪荡子。

令狐冲遇到了田伯光抢走仪琳师妹,虽然素不相识,但是因为五岳剑派的盟友关系,他挺身而出。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因为田伯光刚刚杀了一个泰山派的二代弟子,还伤了一个泰山派的师叔,令狐冲没有胜算,他除了拼尽全力,就是要没羞没臊,他弄心计、扮小丑,各种方式救人。

这段书是金庸先生写得最好的一段,让仪琳这种小女孩叙述令狐冲的做法,大家看得出他每个步骤、每个招数都是赤胆忠心,都是正能量,但还让仪琳时不时跳出来发问,问令狐冲的做法是不是离经叛道、是不是不够好。

这一段名门正派的高手们都没办法回答,令狐冲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但是他表达的方式实在又太过罪恶。

因为他太有趣了,有趣不是名门正派的方式,讲段子不是大侠的风格。

最可怕的是,他的有趣还在传染。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仪琳和他一起困在郊外养伤,他就要小尼姑给他讲笑话。

小尼姑其实是个生活很枯燥的姑娘,想来想去,就是《百喻经》,佛门精品段子合集,她仍然也觉得自己讲笑话是种罪恶。

此后的令狐冲就像一包关于有趣的发酵粉和吸铁石,原本诙谐的人会聚到他的大旗之下,而过去严肃的人,也会受他影响,开启出一个新世界:

蓝凤凰是人见人怕的狠角色,居然和他兄妹相称。

任盈盈开始不苟言笑,后来也跟他走上了音乐+段子手的辉煌人生。

恒山派的两个老师太居然让他去当尼姑派的掌门。

令狐冲就是世界的盐,他会让一个低趣味世界突然变得有滋有味。

当然了,最佩服令狐冲的其实是陆大有。

陆大有也是一个有趣的人,但他心服口服地看着大师兄耍猴子,一口气喝掉一壶酒(上直播!)。

看着大师兄把青城派的坏小子摔成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一个有趣的人夸另一个人有趣的人有趣,那被夸的人才是真有趣。

只可惜,那些师长们害怕这种有趣。

武林德育第三原则:装严肃可以,讲段子不行。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真正毁掉大侠的是野心

令狐冲几乎犯遍了一切错误:

1、交敌对阵营的女朋友

2、喝酒

3、单相思小师妹

4、热爱音乐,还和任盈盈搞了一个组合

5、每天讲段子搞怪

活到今天,令狐冲可能是个非常出色的抖音红人。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其实一直在批判他的老师岳不群,是能欣赏令狐冲表演的人。

岳老师的演技很好,宗师级别。他能从背后看到令狐冲的肌肉动作,知道他在做鬼脸。

他对令狐冲的愤怒,就在于令狐冲没有把这种才艺、创造力用在追逐名利、铲除异己上。

其实,岳不群、任我行、东方不败和左冷禅,都是聪明人,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创造力。

岳不群把创造力用在收买人心上,任我行把创造力用在和名门正派斗嘴搞心理战上,东方不败把创造力用在制造恐怖上,左冷禅把创造力用在震慑盟友软硬兼施上。

只有令狐冲和任盈盈这样真挚质朴的男子和女子,只用有趣来娱乐自己和朋友。

令狐冲颓废、有点贪玩,但内核是正能量的,他不欺负人,也不教人做坏事。

在一个尔虞我诈的江湖里,令狐冲只能退出江湖。

但在一个开放的时代,其实令狐冲可以做好自己。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

我出生于1980年代,是第一代独生子女,6岁开始读报,在过去的媒体上,我见识了一切关于我们会被毁掉的预言:

比如“好日子会毁掉一代人系列”

娇生惯养会毁掉这代人

追星会毁掉这代人

营养过剩会毁掉这代人

不认识农作物会毁掉这代人

接下来,就是“新事物会毁掉一代人系列”

《加里森敢死队》会毁掉这代人

武侠小说会毁掉这代人

日本动画片会毁掉这代人

唱歌的人不懂文化常识会毁掉这代人

美剧会毁掉这代人

电子游戏会毁掉这代人

网吧会毁掉这代人

网游会毁掉这代人

智能手机会毁掉这代人

到了今天,我身边真有同龄人用这种口气来谈论我们的下一代。

“刷抖音、看短视频、玩手游就会毁了这代人!”

其实就是段子、音乐和滑稽的表演,和令狐冲的爱好一样。

我们避开一些炫耀性的“高人”,看看那些好玩的普通人视频,大多数都无伤大雅。反倒是这些镜头前面的中国人,非常自信,和我们这代中年人相比进步很大。

逼着每个人每分钟都应该有重大意义,是种病,得治。

没有任何一代人会被轻易毁掉。

让有趣回归有趣,才是有趣本来的意义。

从来没有一个大侠死于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