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有人说为什么她就不能理解刘姥姥在两宴大观园中有啥好笑的。书中人物都笑瘫了,喷了裙子,或者揉肚子,或者滚到谁怀里。她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我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也许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笑点高了,我们是在处处段子的环境中长大的,一般好笑的东西已经刺激不了我们了。连我八岁的女儿都说得出这种话:单身的男人叫单身狗,单身的女人叫狗不理。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接收的好笑的东西越来越多,跟封建时代被锁在深宅大院的那些女人们比,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也有可能是这个读者不能调动充分的想象力,不能理解书中刘姥姥的好笑。书中真正的好笑要通过文字描述调动我们的想象去补充。

鸳鸯与凤姐合谋要让刘姥姥出糗,刘姥姥心领神会。逛完大观园吃饭,刘姥姥先不吃,而是先站起来说:“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说完,“却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乍一看这句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这句话的重点应该在后半句,“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

真正好笑的地方应该在这情态。

扮演过刘姥姥的人,一共有好几位。87版的沙玉华,89版的赵丽蓉,2010版的叶琳琅,还有一个归亚蕾。

归亚蕾的我没见过,前面几位,还是沙玉华的演得好,虽然赵丽蓉是我老乡,可是在刘姥姥这个角色上,还是不如沙玉华。赵丽蓉略显夸张了点,还是春晚小品的风,机灵足够,深沉欠缺。

刘姥姥这人是不能一味机灵的,她来荣国府不是去表演,要在表演中处处拿捏分寸,在机灵中有谦卑和审时度势的紧张。她不能喧宾夺主,既要让大家快乐了,还不能忘乎所以。这个度很难把握。

赵丽蓉的这个,好像是进了自己家园子了,太大方了点。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其实这也不赖我们赵老师,是导演的问题,87版《红楼梦》是先培训了一段时日的,演员都吃透了角色的精髓。把赵老师换到87剧组,肯定比这好。但就算把她放到87剧组,她也不是特别合适,赵丽蓉的面相不够苦,缺乏点劳动人民的那种风霜感。

再来看87版沙玉华的刘姥姥,比赵丽蓉的要好得多。她处处耍宝的同时,难掩眼神中的精明与谦卑。

这版的刘姥姥,最大的缺点,是丑了点(没有对已故沙老师不敬的意思)。真的是不够好看。《红楼梦》中的刘姥姥,应该是个有点可爱的形象。沙老师这相貌,影响了可爱。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还有一个2010年李少红版,我就放张照片吧,不予评论,浪费我才华。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刘姥姥在荣国府大肆耍宝,带去了一整部《红楼梦》最恣肆的笑声。但是其实刘姥姥步步惊心,每一步都行得小心翼翼。

很多人只看到刘姥姥表面上那些夸张言行,什么夹鸽子蛋,菊花插满头,喝盆子一样杯里的酒。其实刘姥姥的高情商表现在一些不经意的行为中。

那些夸张的行动,都是配合鸳鸯和凤姐讨老太太开心。是有脚本的戏。

有两处段落,没有脚本,却是真真实实的刘姥姥为人。

一处是在潇湘馆摔跟头。一处是在怡红院附近拉屎。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潇湘馆摔跟头,我们看原文:

只见两边翠竹夹路,土地下苍苔布满,中间羊肠一条石子漫的甬路。刘姥姥让出来与贾母众人走,自己却走土地。琥珀拉他道:“姥姥,你上来走,看青苔滑倒了。”刘姥姥道:“不相干,我们走熟了,姑娘们只管走罢。可惜你们的那鞋,别沾了泥。”他只顾上头和人说话,不妨脚底下果跴滑了,“咕咚”一跤跌倒,众人都拍手呵呵的大笑。贾母笑骂道:“小蹄子们!还不搀起来,只站着笑!”说话时,刘姥姥已爬起来了,自己也笑了,说道:“才说嘴,就打了嘴了。”贾母问他:“可扭了腰了没有?叫丫头们捶捶。”刘姥姥道:“那里说的我这么娇嫩了?那一天不跌两下子?都要锤起来,还了得呢!”

这里面,看出了这个老妪的谦卑、厚道与应变能力。一条小道,她让着贵人们走,她自己去走土路。不小心滑倒了,马上给自己遮羞,说自己说嘴打了嘴。明着是给自己遮羞,其实是给贵人们遮羞,减少他们因自己摔了跟头的歉疚感。

别忘了,刘姥姥75岁了。一个75岁的老人,摔个跟头可能会有什么后果?今天的老人也有很多一摔不起的。

这个跟头,让我们看到她全部的素质。她没有表面那么欢乐轻松的,她在卖力挣生活。

再来看刘姥姥拉屎:

刘姥姥在宴席上,吃了很多东西,一是乡村人确实没吃过什么,每样都想尝尝,二是也要配合贾府这些人秀富贵的心思。人家想跟你显摆一下,你拒绝配合,那不是不识时务么。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结果就吃多了,坏了肚子,要去拉屎。拉屎的时候,曹雪芹很详细地写了这个过程。

我们再看原文:

那刘姥姥因喝了些酒,她的脾气和黄酒不相宜,且吃了许多油腻饮食发渴,多喝了几碗茶,不免通泻起来,蹲了半日方完。及出厕来,酒被风吹,且年迈之人,蹲了半天,忽一起身,只觉眼花头晕,辩不出路径,四顾一望,都是树木山石,楼台房舍,却不知那一处是往那一路去的了,只得顺着一条石子路,慢慢的走来。

这一整段话,我读来都觉心酸。这个段落里,刘姥姥没有笑,也没有心思去赏那些树木山石,楼台房舍。

她是笑不动了,也无心欣赏。因为把笑已经都贡献给那些贵人们了。就像舞台上的演员,卖力地表演后,歇了场,赶紧去喝口水,吃颗药,找个地方眯一会儿。

曹雪芹为什么写了那么多欢乐的场景,单单要写这一笔。是曹雪芹慈悲。他是为了让我们看见一个小人物为了获得一点资源,在富人面前使尽浑身解数,用力去搏之后的那面心酸。

这跟你陪客户喝酒,喝多了偷偷跑到厕所去吐,有什么分别?

表现一个人的辛苦,从来不用渲染在酒桌上觥筹交错拼命灌酒的画面,一盏昏灯下,一个扶着树呕吐的背影更震撼。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满载而归,没枉费自己一番辛苦。王夫人赏了一百两银子,王熙凤给了八两,平儿帮她打点,是半炕的东西,吃的穿的用的,都齐全了。不光如此,到了鸳鸯那,又是一堆,还白得了妙玉一个成窑茶杯,鸳鸯给了俩笔锭如意(银子),光药就拿了五六样。

王夫人一个月的月钱才是二十两,这一百多两银子,是王夫人半年的月钱。以王夫人的身价,这笔钱拿回乡下,是满可以把日子过好了。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时候,是真穷,没办法,去打秋风。那次得了二十两银子。第二次进荣国府,不是为了继续借钱,是去送礼物的。她度过了难关,已经不想借钱了。这也可见刘姥姥并不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也不是不懂感恩。她都没想见别人。结果第二次却阴差阳错碰了贾母的巧,贾母要求见见这个同龄人。

她立马意识到这是她的一个机会,她可以把日子过得更好一点。

刘姥姥这人最大特点是精明务实肯干,所以这次她抓住机会,拼命表现了一把,得了贾府上上下下的喜欢,得到不少好处。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她第一次去借钱的时候,其实按照当时形势分析,是没啥胜算的。但是她敢。

她的女婿王狗儿,祖上爷爷辈儿,跟王夫人的父亲一起做官,因缘巧合连了宗儿,但是王狗儿家没落了,沦落到乡下当农民。当年王狗儿祖上能和王家连上宗,应该也不是等闲之辈,也就是三两辈子的事,一家成了赫赫大族,一家就成了底层农民。

人世沧桑也是令人唏嘘。

王狗儿都没什么机会再凑近以前的这个宗族,刘姥姥建议去打秋风,王狗儿就不敢去。

但是刘姥姥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谋到了靠菩萨保佑,有些机会,也未可知。

刘姥姥是有枣没枣打三竿子的思维,反正也不搭啥,顶多费一天工夫。但王狗儿还是不敢去。

没办法,只好刘姥姥去。

这段交代里,曹雪芹几句话就把刘姥姥的家庭交代得一清二楚。王狗儿是个没落子弟,一身没落子弟的毛病。有钱的时候就享受,没钱了就在家摔摔打打,毫无解决问题的办法(放到今天又被扣上渣男的帽子了)。

王狗儿跟王家都快没啥关系了,何况是王狗儿的丈母娘?但是刘姥姥就敢去。她敢去的唯一理由是当年和她女儿曾进过王家,见过王夫人一面。

她所凭靠的就是这一面之缘。

刘姥姥的道理是:“那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去拿就是了。”

就凭这一句话,刘姥姥就是个有见识的老太太。这思维在现在也一样适用。帝都京城,遍地都是机会,就看你敢不敢去闯。

我们今天有多少农村老妇人能有这胆识和思维?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刘姥姥不简单。

大胆延伸一下,王狗儿是个小京官的没落子弟,刘姥姥的女儿能嫁给他,是不是也不会是等闲人家?那刘姥姥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富贵过?

这个问题仔细一想,就可能还有很多戏。但书中到此为止,没有说,也就不便猜测。

但书中也明言:刘姥姥是个见惯世情的老人。

这个见惯世情,在后来都被证实了,她是个跟贾母一样聪明的老人。她的聪明比大观园那些“鱼眼睛”们要高很多。贾府的那些老奴,都没几个如她一样世情通透的。

要不然,也不会入了贾母的眼,贾母是谁?贾母是非聪明人不喜欢的。

刘姥姥的故事,看似平常,实则处处体现世故人心。

刘姥姥进得了荣国府,有一个人功不可没,就是周瑞家的。

她女婿王狗儿曾说过,让她去找周瑞,当年他的父亲和周瑞有“交情”,后来见到周瑞家的,周瑞家的自己交代出来了,原来是当年她丈夫跟人争买田地,王狗儿的父亲出过力。

这是以前有过利益交换的。所以周瑞家的很愿意帮刘姥姥(愿意帮她的第二个理由是也想显摆一下自己地位)。

既然愿意帮,那怎么帮就是问题。刘姥姥能见到凤姐,跟周瑞家的一套对上话术直接相关。

周瑞家的把刘姥姥带进凤姐的院子,她先去找平儿汇报,你看她怎么说跟平儿的:

今日大老远的来请安,当日太太是常会的,所以我带了她过来,等着奶奶下来,我细细地回明了,想来奶奶也不至于嗔着我莽撞的。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真的是常会的吗?

不是啊,前面刘姥姥自己就交代了,她只见过王夫人一面,根本没常会面。周瑞家的这样说,是在误导平儿,让平儿以为关系还不错。平儿是凤姐的臂膀,得了平儿允许,就见到凤姐了。

果然平儿发话直接就让进来了。

周瑞家的如果实话实说,把刘姥姥和王夫人那种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摆一摆,平儿估计直接就给打回去了。

过了这一关,才见到了凤姐,继而又通过凤姐见到了贾母,最后改变了生活的面貌。

《红楼梦》是部世情小说,到处都是生活的智慧。世情小说很难写,因为一点不对,读者就不买账。能把世情小说写到位的都是牛逼之人。

南怀瑾说,平常就是道,最平常的事情就是最高的,真正的真理是在平凡之间,真正的仙佛境界是在最平常的事务上。

英国的简 •奥斯汀写十八世纪的英国生活,写来写去就是几个女士在客厅扇扇子,抓一个有钱的女婿,但到今天英国小说她还是祖师奶奶。

就这一小段落,对我们今天都有很多启发。一个下属怎么跟上级汇报工作?

很多下属是能直接影响上级决定的。上级精力有限,忙不过来,很多信息全靠下属汇报,一句话就可能让事情转了向。

怎么当一个下属,怎么当一个领导,下属如何引导领导,领导如何防止不被下属带偏,都处处是学问。

刘姥姥,情商,红楼梦

总之,刘姥姥进荣国府,处处都是戏。这是书中底层和贵族勾通最远的一个段落。刘姥姥步步惊心处处小心地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得非常漂亮。运用的全是她的智慧。

但是这场表演,也耗费了她大量的精力。我想她第二次满载而归回家的路上,一定都累得没点力气了。她倚在平儿给她雇来的车上,晃晃悠悠,不想睁眼,不想说话。她要歇一歇。

虽然累,但心里欢喜,一家人以后的日子,终于有了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