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这几个大颂朝的低端people终于活不下去了。

兄弟仨江湖上号称“阮氏三雄”,绰号分别是立地太岁、短命二郎、活阎罗,牛逼指数一个赛一个。他们生活的地方叫石碣村,有条石碣湖与八百里梁山水泊一脉相通,是个物产丰饶的鱼米乡。

阮氏三雄

按理来说,这样的盛世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人口,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怎么也不至于这么尖锐吧。但低端people就是低端people,“阮氏三雄”终于软了。在大流氓的驱逐下,他们的生存空间严重压缩,靠水吃水的他们居然连十数尾十四五斤的金色鲤鱼也打不着了。

原因很简单,这样的大鱼只有梁山水泊才有,如今却被一伙以王伦为首的强盗占了不许打渔。

用阮小五的话来说就是:“在先这梁山泊是我弟兄们的衣饭碗,如今绝不敢去。”

为什么不报官呢?

还是阮小五说得直,这帮官差不仅吓得“尿屎齐流”地惧怕强盗压根就不敢来,更害人的是,只要他们一来“倒先把好百姓家养的猪、羊、鸡、鹅,尽都吃了,又要盘缠打发他。”

这么一比较,饿虎赶不走倒先引狼入了室,还不如不报官。

可大家都是拥有一身好本事的男人,凭什么王伦他们就可以“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的快活呢?

阮小七甚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之情:“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我们只管打鱼营生,学得他们过一日也好!”

典型的临渊羡鱼,为什么不反抗呢?

还是阮小二的话道破了天机,他说“我们有一年多不去那里打鱼”,可这也是有好处的,“我虽然不打得大鱼,也省了若干科差(税赋)。”

这就是低端people的惰性之一:明明蝼蚁般生存着,无所不能的阿Q精神却总能帮助他们心安理得。

不过,理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连阿Q这种最低端people都能抓住机遇“投降了革命党”好歹风光了一把,阮氏三雄又怎可能轻易放弃成为下一个王伦的理想呢?

这就是低端people的惰性之二:他们绝非善类,他们的反抗理想不可能会高尚,而且和阿Q一样,永远只会停留在“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的低级欲望上,更重要的是,指望这群低端people自己主动反抗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需要个带头大哥,只要有人带,他们啥事都敢干!

正如阮小二说的:“我弟兄们不能快活,若是但有肯带挈我们的,也去了罢。”

阮小五和阮小七则把手拍着脖项把话说绝了:“这腔热血,只要卖与识货的!”

可如果没有这个识货的领头人,怎么办呢?那就憋着,无论多大的压迫,总能找到让自己舒适的理由。好在在生命中最富激情的年华里,他们遇到了带头大哥——晁盖,从此开挂。

有贼心有贼胆,但就是没有贼能耐,这就是低端people。注意,这个贼能耐并非指他们身上那些个打打杀杀的技能。

再说说帝都中产阶级、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江湖人称豹子头的林冲。

他的生活羡煞旁人,“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他的德行受人尊敬,这样的人属于善类。但问题是,所谓的“朴忠”,过了头不就是奴性吗?

他老婆林娘子岳庙上香,遭到超级官二代性骚扰,林冲正准备一拳打下去“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没有任何的心理描述,且看这一句“先自手软了”,是有多妙。

事后林冲自我安慰道:“原来是本官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

林娘子遭高衙内调戏

这就是善类中产阶级的“朴忠”,总能谜一般地找到理由让自己相信忍忍就好,岁月依然静好。

林娘子在岳庙第一次遭到高衙内调戏时就红了脸说:“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

第二次高衙内设计诱奸,林娘子又叫道:“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妻子关在这里?”

迫害就在眼前,却依然喊得出“清平世界”,实属不易。

可这次林冲怒了,准备宰了坑骗他的陆虞侯,但对罪魁祸首高衙内他依然只敢不清不白说了句“只怕不撞见高衙内,也照管着他头面。”

这时候的林娘子也劝道:“我又不曾被他骗了,你休得胡做。”

这就是中产阶级的奴性:只要能维护眼前来之不易的利益,啥事都好商量。我相信,如果没有这逆来顺受的奴性只怕也奋斗不成中产阶级。先别忙着喷这话,细细想想,这是不是在某类社会形态下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必需逻辑。

但奴隶就是奴隶,管你“朴忠”不“朴忠”,管你中产不中产。奴隶的贱命是随时可以拿走的。奴隶的妻女?肉便器而已。

高衙内两次得林娘子不成,居然病倒了,高俅道:“我寻思起来,若为惜林冲一个人时,须送了我孩儿性命,却怎生是好?”然后便有了陷害林冲死罪的后续故事。

林冲误闯白虎堂

林冲并非没有变一变的想法,他也会埋怨:“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在落魄时,他也以诗言志:“他年若得志,威震泰山东。”

可正如林冲所说,这类人总会把自己的不幸归怪于“不遇明主”,他们欲图改变的想法尽管也是寄托在他人身上,但跟低端people并不相同。一个并不care谁当皇帝,他们要的是带领自己实现低级欲望啥都敢干的带头大哥,一个则因当行体制既得利益者的身份心存暧昧的幻想,他们要的是善待自己让岁月静好的开明主子。前者是有贼心有贼胆但是没有贼能力就骨碌下去的惰性,而后者则是有贼能力但却既没贼心也没贼胆的奴性,而且一旦形成入骨终身如癌难治。

直到落草梁山,沦为了强盗,林冲还是这奴性不改任由王伦欺压。好在他黯淡的生命遇到了晁盖,终于逆袭了一把手刃王伦。但中产阶级就是中产阶级,明明自己有实力做老大,却把位子推给了晁盖。晁盖是个只想做江湖大佬的枭雄,而林冲却依赖他做个善待自己的明主。但依然要感谢晁盖的出现,让林冲也终于有了一回血性。后来梁山换届,宋江坐了寨主,他那逆来顺受的奴性又来了。他曾口口声声说:“若说高俅这贼陷害一节,但提起,毛发植立!又不能报得此仇!”可活捉了高俅上山也没见他放个屁。顺便说一下,98央视版的《水浒传》在活捉高俅后,有林冲想杀高俅的情节,纯属一厢情愿的意淫。别说是他,宋江上台后,阮氏三雄也疲软了,得瑟不变的只有意见领袖吴用。

不管怎样,因为遇到了晁盖,低端people的惰性、中产阶级的奴性都或短或长的化作过血性。当然,刚才说的意见领袖吴用,他的煽风点火也功不可没。

火并王伦

意见领袖之所以为意见领袖,那是因为他们永远都是那个高喊“兄弟们给我冲”,而不是“兄弟们跟我冲”的那个人,既没贼胆也没贼能耐只有贼心,这就是他们的那点尿性。

所以号称“智多星”的吴用成不了晁盖那样的领袖,这也不能怪他们,原本就手无缚鸡之力,还被一次次的阴谋阳谋搞得血性全无,别看一个个现在义愤填膺嚷嚷得欢,几个板子下来最先跪舔的就是这帮意见领袖。

所以说,我压根就不相信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说法,要么没贼心要么没贼胆要么没那贼能耐。水可载舟,但不可能莫名其妙地覆舟,没有VIP的翻江倒海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至于VIP的领导的方向是前进还是倒退,那就取决于此Somebody是晁盖还是宋江,或者华盛顿还是韶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