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有才,有的人有德。德与才到底哪个更重要呢?有句话叫“德才兼备”,有才的人不修德行,只会算计最终算计了自己。有德没才也不行,整天之乎者也,却百无一用。

我们都知道德才要兼备才行,谋略与道德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今天我们就用鬼谷子智慧说说这件事。

智伯

我们先来讲个故事,主人公叫智伯。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是让人嫉妒的,比如智伯这人有着天生的魅力,史料记载他:长得帅,武艺高,善音律,口才好,处世还果决。

可人无完人,智伯有个缺点。当初智伯他爹打算传位给他时,家臣智果就说:“虽然智伯能力很强,很有才,可是他缺乏爱心,德行上弱了一些。”

智果是在拐弯抹角的说智伯这人有些“缺德”。很显然智伯他爹没听,还是传位给了他,这也就给我们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智伯

我们都知道春秋五霸,比如晋国就当过天下盟主。可是到了后期,晋国慢慢式微了,大权掌握在大夫的手里,而智家是其中最强的大夫,其他还有韩家、魏家和赵家。

而智伯就是智家当之无愧的领主。

掌权后的智伯内心一直有个理想:重振晋国。为什么呢?因为他是晋国的大当家的,到时候他就是实际上的天下霸主。具体怎么做呢?首先就是要削藩,削弱诸藩的实力。具体怎么做呢?搞个捐赠仪式。

有一天,老大智伯把韩康子、魏桓子、赵襄子几位小弟叫到一块,他说:“各位兄弟,我们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老板给的”。

说完,他忽然面色凝重的说:“眼看着南方的吴国和越国这些蛮人在蹦跶,让我们情何以堪,作为晋国的栋梁,你们能看得下去吗?”众人皆默不吱声。

眼看时机成熟了,智伯说:“我们一定要重振晋国。可是现在咱们要干,没钱没人怎么办?”

韩康子一听不对劲,心里嘀咕:“恐怕要出事”。

果不其然,智伯说:“现在正是我们团结的时候,我提议你们把个子的城池献出来,壮大晋国。我做个表率,我智家捐出一座万户城出来,为晋国霸业出一份力,你们看呢?”

“你是老大,你捐不捐晋国都是你说的算。可我们惨了,捐了城以后还不更是听你摆布”,众人暗想。

智伯看了眼最弱的韩康子说:“韩虎,你来说两句”,果然智伯挑软柿子捏。

韩康子说:“复兴晋国,我韩虎义不容辞。可这毕竟事关乎我韩地的大事,且容我与家臣商讨……”边说他边看了眼自己的谋臣段规。

只见段规冲韩虎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韩虎马上改口说:“这样吧,我也不回去商讨了,现在就把城池献出来。”

韩家的小算盘敲的精,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如若拒绝,恐怕智伯第一个就会拿自己开刀,索性把球踢给后面两位,自己静观其变。有时候,出头鸟是万万不能当的。

很显然韩虎开了个好头,让智伯感到很满意,智伯又问魏桓子说:“魏驹,你呢?智某从不强人所难。”

魏桓子站起来说:“晋公的事就是我魏家的事,定效犬马之劳。我也献出城池。”

看到韩、魏两家表态了,智伯很满意了。但意外发生了,还未定智伯发问,赵襄子就站起来怒道:“先祖留下的祖业,怎么能随便割让给他人?”说罢,甩袖而出。

晋阳之战

看到韩虎和魏驹服软,不久智伯联合韩虎和魏驹,带兵向赵地发动进攻,晋阳之战爆发。

要说智伯用兵的确是把好手,他通过观察地形,智伯发觉晋阳城地势低洼,于是心生一计:放水淹晋阳,果然不就晋阳一夜间变成汪洋泽国。

眼看晋阳城即将攻破,在这个时候,智伯犯了个致命的错误。那日,智伯带着韩虎和魏驹乘车巡视攻城,威风十足的智伯不无轻佻地说:“你们看,晋阳不是就快完了吗?早先我还以为晋水像城墙一样能拦住敌人,现在才知道大水也能灭掉一个国家呢。”

言者无意,听着有心。韩虎与魏驹在侧,可听到智伯的这句话惊出了他们一身冷汗。

智伯的这句话,看似霸气侧漏,其实暗藏杀机,无意中透露了自己的野心,坏了大事。这句话引起了两个盟友的忧虑。韩虎和魏驹开始担心“汾水可以灌(魏都)安邑,绛水可以灌(韩都)平阳也!

“淹掉赵国,下一个岂不是就轮到我们了?

三家分晋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看眼赵国危亡在即,只要赵国被打败了,接下来魏家和韩家也危险了,怎么办呢?

当务之急是三家联手,共抗智伯。是的,智伯曾经的朋友韩虎和魏驹反水了,在赵地的谋士张孟的说服下,采用纵横家的合纵联盟。

在一个夜晚,赵家忽然发动进攻,随即韩虎和魏驹来个里应外合,智伯就这么被算计了,自此“三家分晋”的序幕也正式开始。

那么智伯为什么会失败呢?关键在于他这人太精于算计了,太过贪婪,最重要的是,他这人缺少德行。

三家分晋

比如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就说智伯“才胜于德”,在司马光眼里,智伯的是身败名裂是因为太有才了,却有太缺德了,而且嘴很欠,整天就知道算计,最终为自己的贪婪买单。

就如鬼谷子所言:非独忠、信、仁、义也,中正而已矣。这句话啥意思?鬼谷子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要懂得中正之道,要懂权谋算计,但也要懂仁义道德,要明白“道为术之体,术为道之用”的道理,一个真正的谋士一定是一个道德和谋略都过硬的人。注意,鬼谷子告诉我们一定要在权谋算计和道德中间找到平衡。

这也告诉我们,做人不要太会算计,更要明白以德服人。要学会左手良谋,右手道德,只有德行定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