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侠启蒙是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

三岁那年一个夏天的午后,我坐在外婆的大床上跟着外婆看电视。当《戏说乾隆》连续剧结束之后,电视里传出一阵诡异的乐曲声。舅舅闻声从隔壁书房过来,问外婆记不记得这是什么电视。

我那不识字的外婆得意洋洋地回答:“射雕英雄传!”

《射雕英雄传》,这就是我所接触的第一部武侠作品。

射雕英雄传

接下来的童年时光里每一次打斗,我都会使出“降龙十八掌”来抗衡小伙伴们的“天马流星拳”“龟派气功波”等武艺,我也曾无数次憧憬能在某次幼儿园组织的春游里在某个郊外的山洞里碰到个隐居的高人打通我的任督二脉或者挖出某本记载着武学的秘籍,然后我就可以成为一个武侠高手,就能抢走所有小朋友的点心和玩具了。

识字以后,父亲书橱里那些零散不全的金庸武侠取代了母亲为我购买的童话成了我最喜欢的作品类型,我随着先生笔下的那些角色在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年龄长大一些以后,手里偶尔会有点零花钱,我便去学校外面的书店里租三联版的金庸系列,第一天早早地去借到一本,然后第二天下午再还回去,用五毛钱换回两天的充实和快乐。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几乎可以把十五部作品倒背如流了,而先生笔下的那些人物仿佛都成了我的好朋友。

大学的闲暇,在学校图书馆挨着把先生所有的作品新修版又读了不下十次,当那些崭新的书籍被我翻得破破烂烂皱皱巴巴的之后,我离开了那个美丽的象牙塔,进入了一个叫“社会”的江湖。

马克思说,青年时代是一个人世界观形成的关键阶段。

如果说这句话是个真命题,那么,对我世界观形成影响最大的人,除了母亲和马克思,应该就是金庸先生了。

长久以来,一直想要写些关于金庸作品的感想,但每次提笔良久最后都伴着一声叹息重又落下,就像站在爱慕良久的女子面前,本欲表白的海誓山盟,最后往往张口结舌只落得个满面通红。

上周和一个老朋友在盐市口的太平洋电影院看了3D版的《霍比特人2》,回家的地铁上给她解释中土世界的历史和构架时突然觉得,如果在26岁这一年都还不能把自己对金庸武侠的认识逐步写出来的话,那这辈子也就不用再去幻想诺贝尔文学奖这个话题了。

再一次艰难地提笔,如同之前很多次一样蛤蟆吞天无从下口。不过,既然我的金庸启蒙是《射雕英雄传》开始的,那就先从浅谈射雕开始吧。

作品是从江南临安府牛家村开始的。

射雕英雄传

长春真人丘处机斩杀了王道乾后夜奔路上偶遇梁山好汉的后人并饮酒结交,结果为郭、杨两家引来了杀身之祸。在丘处机解救郭、杨遗孀的途中,因误会而与江南七怪于醉仙楼殴斗,最终双方冰释之后约定各自去解救郭、杨遗孀及遗腹子,十八年之后醉仙楼由双方的弟子出面争斗一决高下。(见《射雕英雄传——风雪惊变、江南七怪》)

就这么一个赌局,将我们引入了南宋初年的江湖之中。

这个时代的江湖,是属于五个人的。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奠定这五个人绝世地位的,是一场叫做“华山论剑”的比武。

而这场比武的目的,是“天下第一”的名号,和一本叫做《九阴真经》的武侠秘籍。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世间所有习武之人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天下第一。

顾拜旦说:“在人类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道路上,没有终点。”同理,在天下习武之人追求“天下第一”的道路上,也是没有终点的。

于是,习武的人们,为了能够打败其他竞争者,除了四处寻师访友之外,还有一条途经,就是找寻武侠秘籍。

在差不多一个世纪前北宋中期的天龙时代,江湖上流传着很多神奇的武学——“小无相功”“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神功”“天山折梅手”“生死符”“白虹掌”“六脉神剑”“参合指”“斗转星移”“火焰刀”……——但这些顶级武学,随着辽朝和北宋的灭亡,也一并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而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些诸如“降龙十八掌”“一阳指”等非绝顶武学,却在一个世纪后的射雕时代大放异彩,成为了江湖最强的技艺。

于是,天龙时代的武学秘籍,成为了射雕时代的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

射雕英雄传

可是,在寻找天龙武学秘籍的尝试尽皆失败后,一个关于《九阴真经》的传说开始在江湖上流传了。

听说,这本秘籍记载了许多古老的技法和高深的内功,只要得到这本秘籍,便可以轻易成为天下第一。

于是,江湖上开始弥漫起了争夺《九阴真经》的腥风血雨。无数的高手和门派都加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最后,这本秘籍被一个道士得到。

这个道士道号王重阳,原名王喆,陕西咸阳人。靖康之变后,王喆在敌后组建了地下游击队对女真人的统治进行着武装斗争,但个人的力量对于时代来说太渺小了。在抗金大业失败之后,王喆在终南山下建立了一座坟墓似的别墅,称之为“活死人墓”,表示自己虽然肉体还活着,但灵魂已经死了。

王喆有个女朋友,叫林朝英,本想用计谋把王喆从活死人墓骗出来以后和自己长相厮守,却不料王喆打赌败给林朝英之后不仅没有与其双宿双飞,反而上了终南,出家作了道士,道号王重阳。

虽说当年抗金失败,但王重阳的心里依然兼济天下,为了避免争夺《九阴真经》而导致武林凋弊,于是王真人出手了,将这本秘籍带回了终南山重阳宫,并且让弟子们向满江湖宣传,说全真教将于当年中秋,在陕西省华阴县的华山之巅,举办“华山论剑”大会,技高者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号,奖品便是《九阴真经》。

整个江湖沸腾了,许多身怀绝技的高手和异人都拍马乘船地上路了,夜以继日地朝着西岳华山前进。

但他们不知道,在这次南宋初年的江湖大洗牌中,他们只是一颗颗小小的棋子,真正的棋手,是王重阳,和王重阳致信的五个人。

王重阳的第一封信,写给了桃花岛主黄药师。

黄药师,居住在东海上一个无人能找到的岛上,岛上开满了桃花。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但王重阳知道他的祖父曾是北宋的朝廷官员,受岳飞案件牵连而被罢官并且全家都被贬斥到了云南丽江。黄药师从小看着父辈们在对朝廷的不满和对现实的无奈这种纠结的情绪折磨当中虚度着生命,性格叛逆的他在弱冠之年离开了家乡,去了西夏,等到他再出现时,他已经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高手了,他游走于南宋帝国的许多城池和地区,到处书写着对南宋朝廷的嘲讽和鄙视,政府曾经组织了多次对他的追捕和通缉,但却从来没有伤害到他一根毫毛。由于他的行事风格太过诡异,又居住在东海,因此被江湖中人称为“东邪”。

射雕英雄传

王重阳认为,黄药师在西夏遇到了天龙时代绝顶高手虚竹的传人,学到了失落的“逍遥派”部分武学,有资格来参加“华山论剑”。

王重阳的第二封信,写给了白驼山主欧阳锋。

欧阳锋,居住在青海荒无人烟之处一座雪山上,山上养着很多蛇。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但王重阳知道他曾是白驼山下一位牧民的第二个儿子,有一天欧阳锋去青海湖边牧羊,无意间发现雪山脚下一间荒废了的木屋,他推门进去发现木屋里的木椅上坐着一具早已化作骷髅的尸体,旁边的木桌上摆着一本尘封的羊皮卷,上面用小篆写着“五毒奇经”四个字。那一天,欧阳锋和他的羊群都没有回去,为此他的哥哥和他的恋人都以为他被暴风雪吞噬了而无比伤痛。等到他再出现时,他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高手了,他打败了西域江湖的所有高手,成为了西域最强大的存在,但是,他的恋人已经嫁给了他的哥哥。恋人和哥哥,都是他最爱的人,无奈的他变得腹黑和阴毒,于是他成了一个邪恶的技术宅,他所采用基因培植法所养殖的毒蛇之毒性超越了自然界任何一种动植物的毒素。由于他行事太过狠毒,又居住在西域,因此被江湖中人称为“西毒”。

王重阳认为,欧阳锋在青海湖(星宿海)边找到的是天龙时代超一流高手丁春秋的著作,学到了失落的“星宿派”的部分本领,有资格参加“华山论剑”。

王重阳的第三封信,写给了大理国新君段智兴。

段智兴,是大理国第九代君王。大理国所据之地,原本是南诏国领土,残唐五代之时,发轫于甘肃武威郡的段氏军政集团迁徙至该地,段氏首领段思平凭借其高妙的武功和过人的智谋率领本集团联合摆夷族人一起推翻了南诏统治者,建立了大理国。段思平所创建的“六脉神剑”曾被天龙时代绝顶高手燕皇后裔慕容博评为天下第一剑。由于吐蕃国师鸠摩智强闯天龙寺,天龙寺长老枯荣大师为避免因剑经引起两国交兵而焚毁了手稿,但段思平所创的整个武学体系却并未受到较大的损失,段氏集团每代领导人都在天龙寺的教导之下修习着高深的段氏本族武艺。由于他本是大理国君,世居滇南,因此被江湖中人称为“南帝”。

王重阳认为,段智兴是天龙时代绝顶高手段誉的后人,其修习的段氏“一阳指”足以令其有资格参加“华山论剑”。

射雕英雄传

王重阳的第四封信,写给了丐帮帮主洪七。

洪七,是丐帮第十八代帮主。丐帮的渊源可上溯到商周时期,而作为一个帮派存在,则是唐朝年间由大侠庄义方所创。在赵匡胤终结五代十国格局的统一战争期间出现了大批失去土地的农民和破产的小型手工业从业人员,因而丐帮也在北宋初年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帮,在大宋抗击大辽和西夏的战争中起到了地下游击队的作用。后来大宋与女真结成“海上之盟”灭亡了大辽,转过头来女真人借灭辽之势顺势南侵将大宋一半的疆域揽入怀中,黄河以北的汉人们流离失所沦为亡国奴,洪七将这些流民吸纳入帮后编制成准军事组织,在金国境内从事着搜集情报、刺杀敌军高干等高危工作,丐帮的声名日渐兴盛,达到了后萧峰时代的最高点。由于他从事着乞丐这一职业,又长期游走于黄河以北,因此被江湖中人称为“北丐”。

王重阳认为,洪七是天龙时代绝顶高手萧峰的继承者,其修习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足以令其参加“华山论剑”。

王重阳的第五封信,写给了铁掌帮帮主裘千仞。

裘千仞,是铁掌帮第三代负责人,其师父上官剑南本是韩世忠部下将军。韩少保受岳飞事件牵连而失势后,上官剑南便率领着韩部部分军队落草于湖南铁掌峰。上官剑南军旅出身,武艺韬略均是极高,虽是落草为匪,但仍心系天下,其所开创的铁掌帮不仅维护了两湖一带江湖的安定,更暗中联络着各路爱国之士以备家国之需。裘千仞在一次危机之中救了上官剑南的性命,上官剑南经多次考核之后将毕生武学和铁掌帮帮主之位都传给了裘千仞,裘千仞也没有辜负师父的遗愿,把铁掌帮打理得好生兴旺。

王重阳认为,裘千仞居然能将“铁砂掌”这种地摊货武功练到足以震慑整个长江流域的境界极有可能是学习了武穆遗书中所记载的“心意六合功”“岳家八散手”等由岳飞所开创的军方武学体系的缘故,因此有资格参加“华山论剑”。

真正的高手,总是寂寞的,东坡居士“高处不胜寒”,说的就是这种境界。

对于收到这五封信的五个人来说,其实“天下第一”名号的诱惑力并不是那么强烈,但一想到如果能在华山之巅遇到真正的对手,以及可以参研传说中的《九阴真经》,这五个人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渴望而上路了。

射雕英雄传

哦,不,只有四个人上路了。

黄药师从桃花岛乘船出发了,一登陆就轻松虐杀了沿海的仙霞派、蓬莱派、武夷派、太湖帮、海沙派的高手们,在扫荡了沿海江湖后,东邪进入了河南,少林的地界。

插曲一 少林的没落

五十多年后,黄药师的外孙女郭襄曾在游览嵩山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少林寺向为天下武学之源,但华山两次论剑,怎地五绝之中并无少林寺高僧?难道寺中和尚自忖没有把握,生怕堕了威名,索性便不去与会?又难道众僧侣修为精湛,名心尽去,武功虽高,却不去和旁人争强赌胜?”(见《倚天屠龙记—天涯思君不可忘》),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一部分就是她的外祖父。

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好汉把你敬仰!少林,少林,有多少美妙故事把你传唱!

射雕英雄传

自达摩祖师一苇渡江修筑少林寺,于嵩山面壁九年留下《易筋经》这部传世武学名著后,少林历代僧众参禅演武,少林逐渐成为中华禅宗祖庭。在隋末乱世当中更因“十三棍僧救唐王”有功而被李世民御封为天下武学正宗。少林门人以达摩祖师所传武学为基础,发展出了多种技击之法,其中大成者有七十二绝,称为“少林七十二绝技”。

自大唐盛世开始,少林由于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而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武林中名正言顺的领袖。江湖上的纷争,从来都离不开少林的调停。

在《九阴真经》刚刚引起江湖纷争的时候,少林也曾有意想要来管一管这档子事。

可是这时候的少林,却刚刚经历了一场内乱不久。

这场内乱,少林史称“火工头陀之变”。

少林后厨一位火工头陀常被僧人们欺凌,为报复僧人们而偷学了“金刚般若掌”和“大力金刚指”,在一年中秋佳节的盂兰会上,火工头陀打死方丈苦智禅师后逃出寺庙,后又偷偷潜回杀死了曾凌辱自己的十数位僧人。此事引起了整个少林一片混乱,尤其是苦字辈几位德高望重的高僧在苦智禅师猝死后为争夺方丈之位而相互联盟或攻讦,使得千年少林内讧不已,其中本最有资格的苦慧禅师一怒之下率弟子们离开了少林寺,前往青海,开辟了西域少林一派。

苦慧禅师之所以远走西域,除了为避免参与少林本部火并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杀死了苦智禅师的火工头陀逃到了青海还组建了一个门派,叫作金刚门。

内乱后的少林,虽折损了两位一流高手和数十位二三流弟子,但仍是江湖上最强大的门派,依然有实力来搀和《九阴真经》的事。

但只是和尚们自以为有实力来搀和而已。

在争夺方丈之位斗争中成功的苦闷禅师以为,这种事情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派出去一两个堂主或十几个二代弟子,《九阴真经》就会轻易地被带回嵩山。

可是,派出去的好几拨人都未能活着回来。

当苦闷禅师觉得有必要认真对待一下这件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已经不得不用尽全部的精力来对待了。

射雕英雄传

因为,黄药师来嵩山了。

罗汉堂、达摩堂和戒律院所有排得上号的高手都被黄药师轻易打败了……就连心禅堂七位最强大的长老加在一起,也被黄药师打得口吐鲜血身受重伤……

少林方丈苦闷禅师如同他的法号一样陷入了与一百年前的前辈玄慈方丈不遑多让的苦闷境地……甚至比玄慈方丈还要艰难……

因为吐蕃国师鸠摩智只是想要少林交出波罗星,而黄药师,却仿佛是要以一己之力血洗少林。

而且,一百年前的少林,有虚竹出来抵挡鸠摩智,而且还有隐居在少林以扫地为遮掩的金台先生。

而一百年后的少林,再也没有这样的隐匿高手存在了。

就在少林方丈苦闷禅师决定舍身护寺的时候,黄药师转身离去了。

因为他觉得,所谓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不外如是,他对达摩所传的武学已经没有兴趣了。

还是,去华山看看《九阴真经》吧。黄药师这样想。

仿佛是死里逃生的苦闷禅师用袖袍拭去了额头的汗水,回首对合寺僧众语重心长地教导:“低调,是咱们少林寺的基本寺策,要坚持一百年不动摇。”

山西五台山清凉寺、显通寺、殊像寺,恒山白云观还有太原府的高手们听说少林寺差点被东邪灭门的消息后,对《九阴真经》再也没有染指的想法了。连少林武学都不放在眼里的黄药师更没有兴趣去学习这些门派的低端武学而直接跨越了山西来到了陕西。

(插曲一完)

欧阳锋从白驼山骑马出发了,在出发之前,他收拾了同样位居西北的几个门派,其中就包括西域少林和金刚门。

迁徙到青海的苦慧禅师凭借其过硬的本领很快在西域一代威名远扬,苦慧也欲在闯荡出一份基业后再回嵩山示威,同时,他也时刻没有忘记追捕杀死了自己师兄的火工头陀。

当中原江湖传来关于《九阴真经》的传说后,苦慧禅师率领的西域少林如少林本部一样也欲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但他还没来得急,就被欧阳锋打上门来。

苦慧拼尽全力,也未能挡住欧阳锋不到四层功力的蛤蟆功轻轻一推。整个西域少林会武功的僧人几乎全军覆没,寺里只剩下了几个念经的小沙弥,还有几个逃出去的俗家弟子,其中有三个,分别叫潘天耕、卫天望、方天劳。

苦慧死前,用最后一点力气对欧阳锋说:“你虽然打败了我,但你一定胜不得金刚门的火工头陀!”

虽然在说完这句话后苦慧圆寂了,但他也为苦智师兄报了仇,在他死后不到一天,火工头陀也被欧阳锋所杀。

但欧阳锋却没有注意到,在他地盘的边界上那座昆仑山里,还盘踞着一个刚刚自中原迁徙而来的武装组织——明教。

射雕英雄传

插曲二 明教的迁徙

其实,《九阴真经》的出现,就是因为明教的存在。

政和年间,全国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名叫黄裳,他受命编纂《万寿道藏》。

在编纂过程中黄裳读遍了天下所有道教典籍,从天地大道之中悟到了天人化一的境界,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位绝顶高手。

由于宋太祖赵匡胤在夺天下的时候曾经与陈抟老祖打赌输了一座华山,而陈抟老祖也曾多次在关键时刻帮助宋太祖,因此北宋立国之后,以道教为国教而对其他教派大肆打击。

被打击的教派中就包括传自于波斯的明教。

射雕英雄传

黄裳作为全国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自然有责任出面将其他教派整顿管理,在涉及到明教问题的时候,却遇到了比较复杂的局面。

“安史之乱”前五年,由于大唐在与阿拉伯帝国争夺中亚的“怛罗斯之战”中败北,而导致整个丝绸之路落入了阿拉伯人的手中,于是顺着这条丝绸之路,许多西亚和欧洲的宗教传入中华,除了被称为“景教”的基督教、被称为“回教”的伊斯兰等大宗教外,还有一个对华夏历史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摩尼教,即明教。历经数百年发展,在北宋帝国已经有了足够的基础,其中很多教徒都是中原门派的弟子,并且,此教派有了一定的政治组织性。

当谈判无法解决争议的时候,武力自然成了唯一的途径。

黄裳凭借着自道教典籍中悟到的武学打败了明教的几位使者和法王,但却因此激怒了这些明教高层自身的门派,于是,中原武林数十个门派和明教一起讨伐了黄裳的家族。

黄裳自道教经典中悟到的武功非常非常高,在八百多年后的乾隆年间,红花会第二任会长陈家洛仅仅凭借庄子《南华经》中《庖丁解牛》一篇文章里所悟到的掌法便由一个准一流高手晋级为超一流高手轻松打败了原本胜过自己一筹的武当高手张召重,何况黄裳是读遍了万卷道藏。

本来,明教教徒及其他数十个门派加起来也是打不过黄裳的,但是在这些讨伐黄裳的门派里有一个来自河北的邯郸地堂刀门,他们骗来了一位刚刚横扫河朔群雄的弱冠青年作为帮手。

在与黄裳的争斗中这位青年的紫薇软剑伤到了黄裳,受伤的黄裳无法再抗衡上千人的围攻而败走。愤怒的明教教徒和数十个门派子弟杀死了黄裳所有亲属。

射雕英雄传

伤重败退的黄裳隐居四十余年,才破解了所有敌人的武功体系,但当他重出江湖准备报仇雪恨的时候,才发现敌人们基本上都已经死去了,唯一健在的一个敌人是当年跟自己动手时才十几岁的姑娘,但如今也已经行将就木。

那一刻,黄裳大彻大悟,将自己一身本领记载之后便消失在了海角天涯。而记载他武学的这本著作,便是《九阴真经》。

黄裳以为,是老天爷用时间拖死了他的敌人们,其实不是,而是那个曾经伤到他的弱冠青年在了解了整个事件真相后,愤怒地讨伐了那数十个门派,杀死了参与那场战斗的几乎所有人。然后将紫薇软剑折断弃于山谷之中。从此,江湖上开始流传一个关于他的传说——有一个北周皇族的后裔,习得了天下无敌的剑法,他叫独孤求败。

本来,独孤求败还想讨伐明教的,但他还没来得急,明教就已经从江南消失了。于是,无敌于天下的独孤求败带着他的雕儿离开了纷争的江湖,隐居在了一座无人知晓的深山之中。

很多人以为,明教之所以从江南迁徙到西域昆仑,便是因为黄裳当时对明教的打击,其实黄裳只是打败了几个明教高手并没有对明教造成实质性伤害,真正给明教带来毁灭性打击的,是被政府收编后的水泊梁山军事集团。

在上一个板块我曾经提到,扫地僧的真正身份应该是金台先生,在民间长期有着“王不过霸,将不过李,拳不过金”的传说,意思是称王者成就、名声、影响没有超过楚霸王项羽者;为将者没有超过李存孝的;学武的人则没有超过金台的。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北乔峰”“南慕容”加上他俩的老子再加上一力挑战了天龙寺和少林寺的吐蕃国师鸠摩智加起来也打不过扫地僧的缘故了。

射雕英雄传

金台有个书童,这个书童在金台隐居少林后自己去了北宋首都开封捞世界,由于得到了包青天的举荐且有真才实学而并被京师御拳馆聘请担任教师。御拳馆有天地人三席,这位书童被评为“天”字号教师,

这位书童,名叫周侗。

周侗后来收了三个半弟子。

大弟子叫卢俊义,枪棒天下无双,号称“河北玉麒麟”,本是北京城一名大富翁,后来被宋江、吴用等使计谋赚上了梁山,坐第二把交椅。在攻打曾头市的时候,卢俊义打败了同门师兄史文恭,这史文恭本也是周侗的弟子,但由于品行不端而被驱逐出了师门。卢俊义后来作为梁山第一高手,在征讨田虎、王庆、大辽的时候屡立战功,在决战淮南的时候也杀死了不少明教高手。

二弟子叫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号称“豹子头”,风雪山神庙一战后逼上梁山,在火并王伦之役里立下大功,凭借其高超的枪法和综合武艺,名列水泊梁山“五虎上将”第二的位置,但其真实本领犹在排名第一的大刀关胜之上,只是因为关胜乃是武圣人关羽后裔,林冲才未能作五虎之首领。

三弟子叫岳飞,使一杆沥泉枪,关于他“精忠报国”的故事在此就不赘述了,因为与主题关联不大。

还有半个弟子,便是武二郎了,当年武松前往首都闯天下时,曾受周侗指点习得“鸳鸯腿法”,由此从一个三流武师晋级了准一流高手的层次。

在水泊梁山征讨明教的过程中,“光明左使”厉天润死在卢俊义枪下,邓元觉、石宝、马麟、司行方等护教法王尽皆殉教,而作为教主的方腊在乱军之中虽折断了武松的胳膊,但却被鲁智深抱住,最后被梁山好汉生擒。至此,在江南一带根深蒂固的明教元气大伤,连“圣火令”这一教主的象征也在战争中流失。不得已,明教开始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由莺歌燕舞的江南水乡迁徙到了西域高寒的昆仑山,只留下了一支游击力量牵制政府军的注意力,这支力量的继承者们在倚天时代被张无忌的外公“白眉鹰王”殷天正整编成了天鹰教。

迁徙到昆仑山的明教为了避免更大损失,于是将力量藏匿了起来,因此,在欧阳锋崛起的时代,明教因为低调而躲过了被团灭的危机。

(插曲二完)

射雕英雄传

段智兴摆着皇驾上路了,顺便借这个机会治理治理了大理境内敌对势力,并将点苍派、洱海帮、玉龙门等在野武装力量全部控制在了政府手里,并且还将天龙时代无崖子和李秋水藏匿在大理国境内的宝藏和武学秘籍都掌握在了手中。

其时,四川境内的峨眉还未兴起较大的门派,青城派则由于天龙时代其宗主姑苏慕容的覆灭而一蹶不振,因此段智兴自昆明一路北上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挠和竞争者而轻松地进入了陕西。

洪七啃着叫花鸡赤着双脚上路了,自河北往西南而下的一路上所有势力早就在丐帮控制范围中,因此他和段智兴一样没有经历任何波折来到了陕西。

裘千仞没有来,因为他记得师父上官剑南曾经说过,在黄天荡战役时,曾有民间武装力量协助韩世宗的部队抵抗金军,民团首领王喆的武功令上官剑南深感远远不及。裘千仞知道,自己的武功尚未达到师父当年的水准,而王重阳与当年相比又不知进步了多少,所以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但裘千仞趁着这个机会,血洗了同在湖南扎根的衡山派,创下了“铁掌歼衡山”的威名,至此,“西起成都,东到九江”的长江流域成了铁掌帮势力范围。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都到了,王重阳早早地就在华山之巅等待着他们,除去王处一陪伴在他身边服侍外,其余六个弟子分守在华山脚下的各个路口阻拦着不够资格上山的小角色们。

山上的五人手上比划口中演武,比了七天七夜。

东邪的“落英神剑”、西毒的“蛤蟆功”、南帝的“一阳指”和北丐的“降龙十八掌”各擅胜场,不相伯仲,此四绝大循环打下来,处于一个相持不下的状态——东邪虽劲力不及西毒,但技巧性却在北丐之上,北丐虽灵活不如东邪,但雄浑却略胜南帝三分,南帝虽厚实稍逊北丐,但指法却隐有克制西毒的功效。

但这四人在与王重阳的武学比拼当中,却被全方位压制——无论是掌法、拳术、指力、器械、内功、武理——不管是实战还是理论,四绝没有任何一人在任何一项上胜得过王重阳,综合起来更是没有丝毫胜算。

于是,天下第一的名号和《九阴真经》的所有权,归属于了中神通王重阳。

至此,射雕时代的江湖格局,便由“华山论剑”而奠定了基础。

射雕英雄传

后记

得到了《九阴真经》的王重阳在翻阅了黄裳著作后,武理水平超越了自身本来的瓶颈,顿时从理论上破解了前女友林朝英记载于《玉女心经》上的古墓派武学体系,于是王重阳潜回“活死人墓”在林朝英的棺石上刻下了“玉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的话语。

但就在他离开古墓回到重阳宫的当晚,他突然意识到林朝英所创的武学体系不是为了克制他的武学体系,而是弥补了他的不足之处!

“原来,吾妹所想的,是与我并肩抗敌,快意江湖……我居然以为她是在处处与我争胜……王喆啊王喆,你这不更事的混账辜负了吾妹一片苦心啊……”

王重阳大病了一场,他觉得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便开始考虑自己百年之后《九阴真经》的安全和江湖的稳定。

东邪虽行事怪异,但其清高不类凡人,既然输了便不会再打《九阴真经》的主意;南帝乃一国之君,更不可能行下三滥手法来夺取经书;北丐逍遥无方四海云游,也是至真至诚之人;唯有西毒……

王重阳回忆起华山论剑上,南帝段智兴的“一阳指”似乎对西毒的“蛤蟆功”隐隐有克制之效。

“伯通,随我去趟大理吧。”

在大理,王重阳将先天功传授给了段智兴,在世上留下了一个可以克制欧阳锋且值得信赖的盟友之后,他假死了。

赶来灵堂抢夺《九阴真经》的欧阳锋被王重阳从棺木中跃起用段智兴的“一阳指”击中了眉心,不仅身受重伤,而且苦练的“蛤蟆功”也被废了。

伤重败逃的欧阳锋在此之后二十年再未踏足中原,且由于这一役溃败,使得欧阳锋对于二十五年后第二次“华山论剑”产生了极大的警惕——学到了“先天功”的段智兴,将会成为他问鼎武林至尊最大的障碍。于是,才有了后来袭击段智兴的弟子的故事。

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还有裘千仞。于是,才有了后来袭击周伯通和刘贵妃私生子的故事。

王重阳死后,全真教凭借创始人天下第一的威名迅速成长为天下第一门派,在整个射雕和神雕时代,都稳稳地压制着少林,直到前倚天时代在元世祖忽必烈所举办的上都和林大会上,全真掌教张志敬败于少林掌门福裕大师后,这个局面才有所改变。

再后来,黄药师设计骗走了周伯通手上的《九阴真经》,再再后来,梅超风和陈玄风盗走了下半部《九阴真经》,再再再后来,梁山好汉赛仁贵郭盛的后人和黄药师女儿的故事,以及以中原大地为棋牌下棋的成吉思汗、完颜洪烈等人的故事,大家请自行阅读金庸所著《射雕英雄传》。

下一集的主题,暂定为《浅谈金庸之射雕到倚天时代江湖格局演变》。各位金庸发烧友们可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私信于我,我将在后面的浅谈系列中解析。

第一次华山论剑(下文简称“一论”)后,射雕时代的江湖格局形成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五个人成为了江湖最高的标杆。

整个东海沿岸的渔民都传颂着桃花岛主的故事;茫茫西域丝绸之路上的客商们则希望可以得到白驼山的庇护;大理国在南帝的管理之下蒸蒸日上;丐帮则依靠着北丐的影响力吸收了更多流民和好汉在敌后掀起了更多可歌可泣的抗战诗篇;中神通虽然仙逝,但其所创的全真教凭借着王真人天下第一的威名迅速成长为整个江湖最强的门派,“全真七子”的名号逐渐响亮起来。

很多人觉得,“华山论剑”只是五个人的武术竞技大赛,其实这个认识是不全面的。

第一次华山论剑为时七天,相对于奥林匹克运动会这种纯粹身体素质的竞技赛而言,华山论剑更像是一场学术交流会。五人除了手上比划以外,还有一项重要比试——口中演武。

因为一论时期,除王重阳以外,其余四人的武学体系尚未大成,并且此四人的平均年龄要比王重阳年轻二十岁左右,因此内力的积累和拳脚的经验是比不上王重阳的,所以王重阳为了压制纷争彻底令其余四人信服,除了在手上比拼中赢了四绝最得意的技能之后,又提出了武理的交流。

既然是理论上的探讨,那么其他四绝在内力上的量差和拳脚上的经验劣势也就不存在了。

笔者揣测,四绝必然是在武理交流中意识到了纵然是对武学的理论研究,自己也远远不如王真人,而且必然是很大的差距,才会心服口服地尊王真人为天下第一——要令东邪这样自命不凡之士、西毒那般争胜要强之徒、帝王之尊的段皇爷、地下武装组织领导的洪叫花服气,绝不可能是丘处机对沙通天般的优势即可做到的。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射雕时代,裘千仞明显被四绝拉开了差距——尚未大成的郭靖在君山岛上、铁掌峰头、长江舟中、烟雨楼畔四次和裘千仞过招,虽稍逊一筹却也能勉力相抗。但在经一灯大师指点学习了天竺神僧翻译的梵文《九阴真经》总纲之后的郭靖在小黑屋里却还接不下欧阳锋三十招——原本与四绝相当的裘千仞由于错过了华山论剑这次学术交流机会因而在之后二十年里的修炼只是闭门造车,四绝却通过在华山论剑上的学术交流当中学到了很多有益于完善自身武学体系的知识,从而在之后二十年中取得了长足进步。

在华山论剑之后,四绝人生目标有了新高度——王重阳的高度。

因此,东邪不再抨击南宋朝廷,而是在桃花岛上进一步钻研“奇门五转”、“弹指神通”等绝学;西毒被王重阳废了蛤蟆功之后,回到白驼山休养生息重新将“蛤蟆功”练了回来,还创出了“灵蛇拳”等新技法;南帝多次请天龙寺僧众凭借故老相传的记录努力地还原“六脉神剑”剑谱;北丐则完善了“降龙十八掌”的最后三掌以及“打狗棒法”的最后一式“天下无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