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重阳节,宋江组织梁山赏菊筵会,他要试探一试兄弟们对“招安”的态度。

虽然对外宣称梁山兄弟同生共死替天行道,但实际情况却是,梁山泊内山头林立派系不一,个别大佬甚至压本不把宋三胖放在眼里。

盘子大了,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别的事有异议都好商量,但“招安”却是宋江此生最大政治赌注,必须是遇佛杀佛,谁挡灭谁。

宋江是整人高手,当然不会明说。于是他做了首词让铁叫子乐和唱:“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果然,先是武松蹦出来,然后是李逵,接着是鲁智深。

武松说:“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

李逵说:“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鲁智深说:“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了,洗杀怎得乾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

宋江一听,心下寻思了一轮。

这三人李逵最不足为虑,他智商还是个孩子。

武松也好办。首先,俩人上山前私交很铁,铁到宋江相信武松可以牺牲自己的志向成全宋江的理想;其次,武松在落草二龙山遇到鲁智深前,曾亲口跟宋江说过:“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

就是遇到这个鲁智深,做了他的小弟之后,武松才受其影响逐渐沉迷于做个草寇的快乐。

鲁智深是个极其危险的角色。

一方面他在入伙梁山前不认识宋江,俩人谈不上有交情。

另一方面,跟武松、李逵这样说不出啥有水平的反“招安”缘由的人不同,鲁智深那番反招安的话实在精准得直扎宋三胖的心。

第一,朝廷根子烂了,枯树上肥料,招安无卵用;第二,再他妈说招安,老子就散伙。

必须要除掉鲁智深!

可这太难了!

这莽和尚跟毁誉参半的宋江等所谓好汉们不同,人家品行真心高尚,做人坦坦荡荡,江湖地位极高;而且又是军官出身能力出众,原本就是三山派系(二龙山、少华山、桃花山)的扛把子,杨志、武松、史进等首领的带头大哥,势力十分雄厚。别说而今在宋江手下当个头领,就是做梁山寨主只怕也是振臂一呼的事。

就这么个德行高尚能力出众且言之凿凿的刺儿头,即便是对手都控制不住要爱戴的完人,没缝的鸡蛋,你说宋江能咋整?

难啊!

但机还是会来了!

怪只怪这鲁智深是个和尚!请问,这佛教是哪传来的?

天竺寻衅犯我强汉,阿三滋事虽远必诛!

当然,这事咱得干得有技巧,不能这么霸王硬上弓的搞。

欲打倒鲁智深,得先借搞天竺批臭佛教,新仇旧恨一起轰造!

从佛教始入中华乱象丛生宛如邪教说起,到祸国殃民“三武灭佛”的正史演义,再到眼下个别和尚不自觉不守清规,民间荤段子早有盛传的:“一个字便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

连意见领袖苏东坡都说了:“不秃不毒,不毒不秃,转秃转毒,转毒转秃。”

于是这事便有了历史依据、现实反馈,还有大V证言。

当然这还不够,还得有个人现身说法才好。

这人也是不缺的,他就是潘巧云的老公,被和尚戴了绿帽的病关索杨雄。

杨雄迅速领悟到了高层的意思,连夜写了封《致伟大领袖宋公明关于清除梁山队伍敌国天竺宗教思潮的倡议书》。现身说法声泪俱下,竖起了批臭佛教的首面大旗。

宋江会意应允,次日召开《保持警惕!防范一切天竺牛鬼蛇神破坏座谈会》。

宋公明头领表示:“梁山好汉身在草莽心系国家,天竺敌国无孔不入亡我之心不死用心险恶,当下各寨务必要做好以“三个反对一个坚持”为核心的组织宣传教育工作。”

会场气氛十分热烈,短短1分钟演讲,竟被打断106次,大小头领纷纷表示支持山寨中央精神决策。

会后各寨头领喽啰积极贯彻学习座谈会精神,尤其是以铁叫子乐和为代表的文艺部门领导,坚持从喽啰中来到喽啰中去的原则,用小喽啰自己的语言创作了一首《东方黑太阳落梁山下起了及时雨》,表达了对英明领袖的爱戴之情。

趁你病要你命!曾于桃花庄因强抢民女被鲁智深打抱不平裸打一顿的小霸王周通感到报仇机会来了,于是举报造谣鲁智深当年假公济私收受桃花庄庄主刘太公贿赂,并私通刘太公之女。

鲁智深就此接受组织调查。锒铛入狱深似海,进得容易出来难,英雄好汉鲁智深就此被斗倒。其反招安坚定联盟武松想:“人皆称我行者武松,他因佛门瓜葛落难,吾祸亦临头矣。”

鲁智深既已打倒,宋三胖招安大计再无人敢驳。

但那股子抵制天竺的热浪却继续席卷民间。

90后情趣用品创业店主潘金莲走上街头,联手西门庆打砸竞品“天竺神油”。其两个原有拳头产品——“盼茎怜”、“物大郎”迅速垄断市场,豪霸“天狗”、“东京”情趣用品旗舰店TOP1整一年。趁热打铁,继而又推新品“爆子头”、“撸至深”基友飞机杯,“送嗨中”、“里湿湿”夫妻情趣啫喱,又是大卖。

牛二、镇关西、蒋门神等人亦不甘寂寞,围堵勾栏瓦肆,讨还前月上演院本《相扑吧!爹爹》的门票钱。

爱美的一丈青扈三娘怕了,意欲停止瑜伽爱好。

宋三胖捏了把扈三娘的翘臀说:“贤妹何故如此?吾等抵制天竺并非青红不辨是非不分也,此爱好既可修此玲珑剔透身段,又可解锁百变花样姿势,正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吾正欲邀贤妹今夜三更讨论一番云雨,今若弃之憾何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