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讲金庸怕有点腻味,今天聊一下《西游记》。

《西游记》里面,争气的、有出息的官二代还是蛮多的,比如哪吒,再比如小白龙也算,虽然年轻的时候冲动,闯了点乱子,但后来还是很快成熟了,找到了人生方向,将功赎罪。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相反的,特别不长进的官二代。这个货的名字,叫做小鼍龙。

老西游记的电视剧里把他的段落删了,我们可能不熟悉这个货。“鼍”是什么东西呢?现在的说法是扬子鳄,就是猪婆龙。但小说上讲他是个“大鳖的模样”。我们就当他是个甲鱼吧。

说一下这个小鼍龙的背景。在官二代里,他不算条件特别优越的,他的舅舅是西海龙王,是天廷降雨系统里的主要领导。但他的爹只是泾河龙王,泾河是渭河的支流,渭河又是黄河的支流,只能算是个中层干部。

不但他爹本来官就不大,而且熟悉《西游记》的就知道,这个泾河龙王几年前又犯了错误,被执行了死刑,眼看他这一支就要在家族里败落下来,要变成《红楼梦》贾府里贾芸、甚至是贾瑞那样的角色了。

幸亏西海龙王是个好个舅舅,比较照顾外甥,安排游手好闲的小鼍龙去了一个地方,叫做黑水河。

没想到这一去,就搞出事来了。

西海龙王让外甥去黑水河,是想让他去干嘛呢?后来他给孙猴子解释,说是让外甥去“养性修真”。

信了你才见鬼咧。

小鼍龙一跑到黑水河去,就把当地的河神府占了,把河神赶出去了,自己去住,当了河神,而且争斗的时候,还“伤了许多水族”。

就好像人家当地明明有乡公所,有保甲长,秩序本来好好的,现在小鼍龙一个黑恶势力性质的公司跑去,把人家公所的牌子砸了,食堂占领了,锅子碗筷都扔出去,把公所的办事人员也都打伤了,公所整个瘫痪。

最后他干脆自己搬到公所里去办公,代替了原来河神的公所,收起船只通行费、养岸费、挖沙费、过河费来。

对这个情况,舅舅西海龙王知道吗?

他自己说是不知道,对孙猴子说:“我着他在黑水河养性修真,不期他作此恶孽!”这所谓的“恶孽”里面,当然也包括了他强占公所,扰乱黑水河管理秩序。

屁咧。黑水河的老河神说出了真相,自己去西海告状,要揭发小鼍龙,结果西海龙王“不准我的状子,教我让与他住!”

西海龙王不是让外甥去养生的,是把黑水河送给外甥了,放纵他去乱搞。

倒霉的老河神到处去上访。他也算是轴,居然“欲启奏上天”,要找玉帝,打算直接赴京了,可是“奈何神微职小,不能得见玉帝”。大概这类事情太多了,龙王照顾一下自己外甥,人之常情嘛,根本算不上事嘛。

所以说,小鼍龙只要不是太犯二,不搞出大的乱子,在黑水河这个地盘,他盘踞上一百年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这个货不长进,偏偏要搞事。他居然把过路的唐僧抓起了,要吃。

这个后果就严重了。

唐僧取经,是一号工程,玉帝和如来当面谈好了的,下了文件的,观音在当项目总指挥,亲自抓具体工作。你看这个规格有多高!

《西游记》上有句话,叫做唐僧取经“无仙不保,无神不佑”,大家感受一下这个保障力度。

相比之下,你小鼍龙是个什么角色,这种项目你也能伸手的?举个例子,蒋介石下决心要修滇缅公路,和盟军说好了的,云南省主席龙云下了保证的,每个县长都签了军令状,结果修到一半,跑出来一个小官二代,带着三五个混混,跑来阻挠施工,说你们修路必须租我家设备,用我家水泥。

这就是猪油蒙了心了。

更蠢的是,小鼍龙还给他舅舅西海龙王白纸黑字写了封信:老舅啊,我抓到唐僧了,请你一起来吃肉吧!

就好像滇缅路上,傻乎乎的小官二代给县长舅舅写封信:老舅啊,等我的水泥强包给他们,外甥给你分钱!

舅舅尿都吓出来了,自己上午还刚签了军令状,要全力保障施工呢。

所以说,不要以为二代很好当,什么事搞得,什么事搞不得,是要有眼力见的。

后面的情节有意思了。

孙猴子被小鼍龙搞了一把,很生气,跑到西海龙王那里兴师问罪。

龙王一听,“魂飞魄散,慌忙跪下叩头道: ‘大圣恕罪!’”他知道外甥这个蠢货把事情搞大了。

此刻他一定非常后悔,这个猪头外甥安排去哪里不好,当初一时疏忽,给安排到西天路上的黑水河去。要是安排到东边、北边、南边去,碰不上唐僧,不就没事了!

他给孙悟空解释,说自己外甥很多,管不过来,确实是不知情。

我们来看一下西海龙王透露的几个外甥的情况:

“舍妹有九个儿子,那八个都是好的。第一个小黄龙,见居淮渎;第二个小骊龙,见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宫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大家兄处砥据太岳……”

看到没有,天下的水,都是他一家子的生意。这就是一张活生生的《西游记》里的二代势力图。有油有水的地方,都被外甥们占了。

龙王还当即对猴子表示,立刻惩处这个孽徒小鼍龙,并马上派儿子摩昂,“快点五百虾鱼壮兵,将小鼍捉来问罪!”

他必须把外甥问罪。不然猴子一闹,搞不好如来、玉帝就要问他的罪了。

这个摩昂,作为表哥,带兵来到黑水河,和表弟小鼍龙有了一番对话。

对话写得十分精彩,我们可以看一看。

摩昂对表弟劈头说的是:“你这厮十分懵懂!”

你看,说的是“懵懂”,翻译成现代文,就是:猪头啊你。仍然是一家人的口吻。

接着又训表弟:“你怎么没得做,撞出这件祸来?……快把唐僧、八戒送上河边,交还了孙大圣,凭着我与他陪礼,你还好得性命。”

听听,这是当着孙悟空的面,在给表弟打圆场,下台阶。如果小鼍龙是个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稍微有一点情商的人,稍微识一点好歹的人,也能听得出来,表哥毕竟是表哥,是护着自己的。

但是小鼍龙实在是不长进,实在是没有脑子,点都点不醒。他的反应,是一个典型的蠢材的反应。我们来看看他讲的这段蠢话。

他大怒道:“我与你嫡亲的姑表,你倒反护他人?……你便怕他(猴子),莫成我也怕他?

“就连他也拿来,一齐蒸熟,也没什么亲人,也不去请客,自家关了门,教小的们唱唱舞舞,我坐在上面,自自在在,吃他娘不是!”

我猜摩昂表哥听了这段话,肯定脑子都气糊涂了,一定在想:我家怎么出来你这个猪头呢?

最后,一场恶斗,摩昂把表弟捉住了,表示要交给孙悟空发落。

孙悟空也是懂事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年少冲动、不懂人情世故的孙悟空了。他让摩昂自己处置。

摩昂表示感谢,并说,回去一定会严加惩处,加强纪律教育,到时候及时通报处理结果:

“虽大圣饶了他死罪,家父决不饶他活罪,定有发落处置,仍回复大圣谢罪。”

他带着鼍龙去了,黑水河的故事也就告一段落。

小鼍龙这个货,可以说是西游记里最不长进的一个官二代。他不是所有妖怪里最恶罪坏的,但我怀疑多半是最蠢的。

说句不好听的,在西游记这种社会里当二代,你坏无所谓,千万不能蠢。西海龙王看到他,肯定劈劈啪啪两耳光:老子告诉你,坏都有救,蠢没救。

唐僧听了都想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