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没有这些时时刻刻轰炸我手机的 “师兄教诲”,我也能保证我的脑子不被撸坏。比起每天念1000遍南无阿弥陀佛后再放生乌龟,我更愿意去健身房练一个小时来释放精力。

每天深夜十点开始,我的几个哥们就会不约而同地开始在微信里分享各种视频和种子。在十几分钟奇怪的寂静后,总会有人出来忏悔。“我最近绝对不撸了,撸完感觉好虚。”

中国中医科学院关于男性自慰的调查,99%的受访者都有过自慰行为。和绝大多数小伙子一样,我承认我偶尔也会和自己的身体来一段 “快乐时光”。我朋友曾严肃的跟我说,“你得小心点,我最近撸的有点多,就老感觉眼花、记忆力下降,我好怕会阳痿啊。我准备去戒色吧里学学怎么戒撸。”

戒色吧是什么玩意?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说起戒色吧,我的朋友们都表示听说过,但是从来没人承认自己是戒色吧一员。戒色吧就像一个神秘组织,在狼友中口口相传。

5100万发帖量,近300万关注量,百度贴吧排行榜前十,百度贴吧十周年典范吧。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高关注量、高活跃度贴吧的主题,是教人戒撸。据戒色吧官方简介,戒色吧是一个以婚前禁欲、婚后节欲、修身养性为宗旨的公益慈善性网友俱乐部。除了戒色吧,网络上还有女子戒色吧、戒色养生吧等数个相关贴吧和戒色网站。戒色吧将每年1月9日定为戒色节。在百度搜索戒色,映入眼帘的还有大量关于 “戒色吧是不是邪教” 问题的讨论。

到底怎样才能戒撸?真的有这么多人需要戒撸吗?戒撸又如何成为了邪教?为了探寻这个庞大、神秘而富有争议的组织,我决定深入戒色吧和它的相关群体,了解他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在戒色吧的海量帖子中,浏览和回复量最多的精华帖是 “戒色心得”、“吧友求助” 和 “外国科学解释手淫” 栏目。在这些帖子中,吧友会交流讨论各自戒撸的历程。在他们眼中,手淫导致了如体虚、脱发、失眠、阳痿早泄等各种生理疾病,还伴随频死感,怕死和不真实感,会引起严重的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社交恐惧症等心理疾病。甚至有人认为手淫导致了他们智力下降,运气差,将人生失败的原因归结为手淫。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对于戒色吧的吧友,戒撸似乎是一个艰难的反复经历,“三年见效,半年一回头” 是他们形容戒撸过程的流行语。戒除手淫和戒赌博、毒品一样痛苦,需要长年累月的坚持,经历各种考验,手淫成了他们人生路上的最大障碍。许多网友在 “破戒” 后悔恨万分,发帖忏悔,以坠入淫欲和下地狱等词诅咒自己,甚至有人要以断指、自杀立誓。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有吧友认为,“每人家里都有神灵,每人身上有护法,还有阿飘散落于家庭住所。而色严重的亵渎了神灵,护法神就远离而去,这时,病邪就开始入侵此人的身体。人在色行为时,在遭受神灵耻笑的同时,阴性物质还会入侵其身体,致使他的思维就出现问题,这也是色者出现心理问题的根源!”

戒撸有这么难吗?我从没想到撸这件事居然能带来这么多痛苦,所以我赶紧怒撸一发,然后决定和这些吧友一起,开始一段戒撸的生活。

戒色吧的一些资深吧友如 “飞翔142857”、“光明蜘蛛” 等用户,被大家尊称为 “师兄”,他们的戒色经验是其他用户眼中的经典。“飞翔师兄” 因《我戒色2年3个月的体悟》一贴成名,成为了吧友眼中公认的戒色导师。他如今出版了戒色系列书籍,建立了微信公众号和APP,拥有喜马拉雅频道,在吧中拥有一档名为《飞翔经验》的栏目,目前已更新到114期。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为了学习如何戒撸,我联系了 “飞翔师兄”,他建议我购买他所写的《戒为良药》一书,他称阅读后我就可以掌握戒撸的方法。

《戒为良药》书中认为,男性的精液是肾精,是和脊髓一样的生命精华,手淫则会浪费男人精华,手淫如同毒品会使人上瘾,毁坏男人的身体。戒撸的第一步是改造思想,所以首先要学习各类 “戒色思想”。戒色吧在微信和QQ上建立了众多实修班,我加入了其中一个实修班。

我加入实修班中有近500名学员,有统一的老师每日布置作业引导实修,主要方式是诵佛经、练功和行善。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实修班老师介绍,这种念诵一千遍 “南无观世音菩萨” 或其他佛号的方式,叫做 “念诵佛号祈祷佛力加持戒淫” 的法门,是成功戒撸的关键。

在念诵佛号同时,还需要每天练功。老师给我分享了中医专家彭鑫博士固肾功、蹲墙功和五体投地功的视频,让我照着练习。此外还要每天观看群里分享的彭鑫博士、陈大惠和净空法师等人关于养生和修行的讲座视频。

除了有组织的实修班,吧友也建立了各种 “互助小组” 式的微信群,我所在的 “共勉加油” 互助群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500余名男青年,每天的消息量都在千条以上,不时还会有新人加入。在吧友的聊天中,大家普遍认为,婚前性行为、男同性恋和异装癖行为都是淫邪之物。而烟酒、网络游戏甚至电影等娱乐产品,也会引诱人破戒。

群内组织了各类 “行善” 活动,经常有人分享网络捐助链接,或发起微信红包募捐,组织实施放生等活动。吧友会主动举报有色情内容的微信群或百度云,此外,还会出售并张贴以戒色吧和戒色为主题的宣传贴纸。吧友在网吧、公厕、电线杆等色情广告常出现的场所清除色情广告,并贴上戒色吧的贴纸,来响应戒色吧“骑行电动车戒邪淫宣传万里行”活动。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拥有20万粉丝的女子戒色吧也参与了这次万里行活动,作为戒色吧的相关贴吧,女子戒色吧的内容似乎更加保守。在女子戒色吧的精华帖中,也有 “外国科学解释手淫” 栏目,戒色吧翻译组转载 “国外研究成果”,将曾有过多个男友的女性称为 “不洁女” 和 “淫妇”,认为她们是性病和癌症的温床。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性感的衣着成为了女性遭受骚扰的原因。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女子戒色吧的首要宗旨是婚前守贞,除了婚后性行为外的一切与性相关的东西,均被认为是淫邪之物。女子戒色吧拥有只准女性进入的实修班和互助组,念诵佛号和行善同样是她们实修的主要方式。

除了线上的各类实修班和活动,市场上还出现了戒手淫的戒撸神油。这款名为 “戒智通” 的中草药喷雾,号称可以通过喷出的独特气味,消除使用者的淫欲,产生强烈的罪恶感和忏悔心,使人放弃手淫的想法。

我购买了这款戒撸神油,按照说明喷在了手上,神油散发的恶臭瞬间扑鼻而来,这是一种类似下水道和排泄物的混合气味。喷了神油之后,我确实不想撸了,确切的说,我什么都不想碰。我马上去卫生间洗手,然后对着马桶吐,不知道这种呕吐是不是他们所说的罪恶感和忏悔心。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拥有众多的吧友和各类服务产品,戒色吧还大量反对者。一名戒色吧的老成员 “Tom_Ferguson” 在戒色吧实修一年半后,发帖质疑戒色吧是互联网邪教。他认为戒色吧每天阅读戒色文章和诵经的方法,是 “运用了心理学中的 ‘白熊效应’,以戒撸为名对吧友洗脑,然后灌输佛教思想。” 而戒色吧的吧务大部分是根本不懂佛教的 “佛棍” 和假佛教徒。

这些反对者建立了 “反戒色吧”、“反陈大惠(戒色导师)吧”,还发起了 “反戒色运动”,他们认为适度手淫对身体无害,指责戒色吧将手淫危害妖魔化,并借此宣传宗教思想。

戒色吧的吧友则将这些发对者统称为 “75党”,认为他们是 “敌对势力,是传播淫邪、祸害国人健康的间谍走狗”。之所以叫 “75党”,是因为美国IP地址的开头是75。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戒色吧和网络戒撸互助小组

戒撸到底有多大的用?坚持了一个月的实修和禁欲,我身体上没有什么明显变化。把人的正常欲望冠以淫邪标签,并会因此下地狱的思想,也没有让我感觉自己变纯洁了。戒色吧中充斥的争论、歧视和对骂,反而让我对这些师兄和导师充满了质疑和厌恶。

在互助群中,不少戒色一年以上的人表示,他们戒撸后,体力是变好了一些,但原有的疾病并没有因此有改观。不过他们认为,这是因为“淫邪之念尚未根除,还要继续行善诵经”。有一位刚加入的小伙子曾在群中发问,诵经到底是不是洗脑,各位师兄劝说他,“大家都是被淫欲洗脑了几十年的人,脑子已经被撸坏了,诵经是为了再洗一遍脑,让他清醒后回归正轨。”

带着这么多质疑和困惑,我决定去寻找众多师兄口中的权威 —— 中医专家彭鑫博士,想从他这里了解这些诵经、练功、行善的戒撸方法到底有什么医学疗效和科学根据。遗憾的是,位于北京西城区的彭博士的私人门诊表示,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要找彭博士,他的预约号已经排到了17年下半年。他们建议我先挂号,坚持练功半年之后,再来见彭博士。

我最终决定停止戒撸。因为,在经历了每天诵经和练功,购买了各种贴纸和神油后,这些付出似乎无法给我的健康带来什么改善。我唯一得到的,是每天关于世界观和信仰的困惑烦恼,这差点让我犹豫要不要皈依三宝。显然,这些都不是我最初想要的。

我相信没有这些时时刻刻轰炸我手机的 “师兄教诲”,我也能保证我的脑子不被撸坏。比起每天念1000遍南无阿弥陀佛后再放生乌龟,我更愿意去健身房练一个小时来释放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