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这句古训让现代人很紧张。

假设22岁大学毕业,你我只有8年时间成家立业。

然而在今天的中国,恋爱、家庭、教育都要以一张房产证为前提。因此,凡是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大多先立业,后成家。

三十而立,把这句古训翻译成现代汉语:毕业后,你有8年时间打拼,买套房,然后才能拥有一个幸福人生

然而这场8年抗战,需要你用尽每一丝力气打拼。

你还剩多长时间?距离首付,还差几万?足够努力吗?

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努力,真的有用吗?

这是杜少的第18篇真实故事,你将看到一个怀揣梦想的青年,燃烧青春努力10年之后,将得到什么结果。

1.早出晚归

当看到斯嘉丽·约翰逊的华为P9手机广告,老周都会感到一阵恶心。

去年,这款手机是华为力推的产品,好莱坞一姐都给中国手机拍了广告。

身为华为的老员工,老周却感觉不到骄傲。斯嘉丽?约翰逊甜美的微笑,只能让老周想起每天十几个小时的繁重工作,紧接着嘴里泛起一股怪味。

老周最怕在地铁里想起工作,光是地铁环境就让他想吐——

前面的人永远洗不干净头皮屑;后面的人永远照准老周的腰椎猛撞;上风口永远有人满嘴老烟味儿;在老周没摸过、也没看过的方向,永远有位女士叫嚣:「你特么挤到我了」...

这种时候,老周都会盘算自己的社会地位。

交了房贷之后手头拮据,买的二手车不好意思开着去参加同学聚会,女友父母不同意女儿嫁给自己...

每次想到这里,老周慌了。

34岁的老周习惯用「毕竟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安慰自己。标准降低一点,老周就自认为是个有车、有房、有「准」媳妇的人。

 

然而,不单上班的时候心慌,下班的时候更慌。

深夜,地铁早已停运,老周坐在网约车的后座,紧盯着华为基地,里面办公大楼灯火通明——

他怕自己下班太早,被更年轻、更舍得加班的人抢去风头...

2.天之骄子

倒退10年,同事都喜欢他,那时叫他小周。

小周毕业于985大学,成绩排在前10%,清华北大的学生他也不放在眼里。果然,华为校招,小周入选,他成了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当然是与众不同的,小周入职第一天就扬言:「我要改变中国通讯业的未来。」

虽然刚入职,但小周年薪10万,而那一年深圳龙岗区的房价每平米只要6000多元。小周被安排在售后体系,负责产品交付,经常出差帮客户部署系统。

工资高,专业对口,还能全国到处跑...小周兴奋极了,中国通讯业的未来,舍我其谁。

和客户接触过几次,小周就想提出一套系统改进方案,主动在夜里看书学技术。

夜里看书,白天自然没精神,主管找他谈话,小周反过来给主管上了一堂现学现卖的技术课,当场被主管戳着脑门骂:

「你他妈的懂个屁!小心你的考核!」

在华为,每个季度都有绩效考核,分ABCD四等,年终还要汇总考评,直接决定年终奖、升级和股权。

A和B之间,收入差距可以高达20万。A意味着升级加薪,连续两次D,将被淘汰。

入职第一年,其他新人都拿到了A,只有小周的评级是B。

第二年,部门又来了几个新人,小周想拿一个A,更想用一套技术革新方案技惊四座。他开始在上班时间偷偷看资料,自己的本职工作根本完不成。

年终绩效考核,小周背上了一个「D」。

小周想不通:主管凭什么给我一个D?

3.小周老矣

25岁那年,小周突然发现,还有两件事变了,都想不通。

其一,自己胖了。

读大四的时候,自己浑身上下全是瘦肉,做40个引体向上,都不太出汗。25岁那年,小周穿不上过去的牛仔裤了,故意少吃,也瘦不下来。

其二,除了自己,同事都升职了。

准确地说,华为实行职称评级制度,小周入职的时候,评级13级。小周25岁那年,和他一起入职的同事,大多都升到15级,少数升到14级。

只有小周,还是13级,和新人一样。

小周不痛快,向上级要求调岗,去研发部门工作。对每天自学而来的专业技术,小周很自信。然而主管对小周还是那句评价:「你他妈的懂个屁!」

继续留在原岗位,小周感到了难以想象的疲惫感。

 

最让小周心烦的,是夜里不能好好睡觉。通信系统升级一般在凌晨0点到4点,有任何问题必须立即解决,否则就是重大事故,影响整个地区通信。

夜里一个电话打来,再困再难,小周也必须爬起来解决。

但25岁的小周也遇到了好事——他恋爱了。

这是小周的初恋女友,每周只有周日见面。1个月后,姑娘严肃地问小周:你平时能不能早点下班?

然而小周不可能早下班,就连睡眠时间每天也只有6小时。

每天早上8:30准时开工,包括午饭、午休时间,小周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6小时。而且开工前,小周要先交出自己的手机,工位上的电脑也屏蔽互联网。

每天16个小时,他只能做和工作相关的事情,别说早下班,联络女友也是不可能的。

十年如一日,这是小周的日常。

到了30岁,他所在的部门里几乎都是新人,就连部门主管,也是在他后面入职的同事。

30岁,没人再提小周,他已经被人叫作「老周」。

老周终于发现,中国通讯业是不可能被自己改变的。但只要每天16个小时坐在工位上,很容易就能拿到一份工资。

更何况,大家还会尊称自己一声「老周」。

老周不再动脑子,但仍然很努力,他能把每天16小时的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无论主管什么时候找到老周,老周都显得很忙,手头永远有事在做。

30多岁,老周的体型越来越像外星人——

他的肚子、屁股满是赘肉,但四肢骨瘦如柴。

老周的头总向前探,因为抬起头颈椎会受不了疼痛。同理,腰板要微弓才舒服。

但这样的姿势,让老周感到自己很有「老资格」。

2017年春节后的一天,主管临时通知他,帮忙向新人介绍业务重点,老周很自然地把手背在了身后,迈起了四方步。

见到新人,老周问了一个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新人眼睛放着光说:「我要改变中国通讯业!」

4.华为危机

去年,超过一万名大学毕业生进入华为,他们大部分来自985院校,包括浙大、上交、西交、清华。

当一个个名校生踏入华为,对收入、前程喜笑颜开,却从未想过公司正在同多少危机肉搏。

财报显示,公司收入同比增加1300多亿人民币,利润却仅仅增长10亿。在人力上,华为在业内是出了名的肯砸钱,资历如老周一样的员工,就算毫无技术,年薪肯定在100万以上。算上五险一金及差旅,企业每年要为这批老员工付出至少200亿。

于此同时,全球通信行业正迅速缩水,当移动互联网高速公路在全球搭起,吃完这片肉的通信企业再想扩张,难上加难。老牌资本主义企业诺基亚裁掉1万人,离死不远的爱立信甩下3900人,挣扎求生。

内耗外困让这艘搭载17万人的宇宙飞船左右摇摆,下一个死的是不是华为,无人知晓。

2月,互联网上疯传华为即将清理34岁以上部分售后交付员工,尽管官方辟谣,但上周末,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告诉所有人:

「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

「30多岁年青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任正非没有胡吹,这个1944年生于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县的老头跟老周一样,是个农村「苦孩子」。

如今34岁的老周,年薪百万,老婆孩子热炕头,而34岁的任正非只是一个当兵的。创立华为时,任正非已经43岁,白手起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到这个年纪最爱说的话是:「混两年就退休了。」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

5.盲目的大多数

美团网创始人王兴说,多数人为了逃避思考,愿意做任何事情。

上月,一篇文章「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阅读量破100万,刷爆了朋友圈。

文章内容不复杂,作者丈夫是公司第二个员工,创业7年,熬更守夜付出整个青春,上周却被CEO挤出领导层股权、分红全无,要么净身离职,要么留下,月薪2万。文章一发出获赞5.2万,众声喧哗。

后来公司CEO不得不发声,指出当事人能力早就跟不上公司发展,工作情况很差,出于对公司贡献更大,更有价值员工的尊重,依然不会给他更多利益。

两种声音引起巨大讨论,又恰恰碰上华为清理员工的新闻曝出。

话题在整个知乎上持续发酵。相关问题浏览量超过100万,1400条答案中多数质问华为,最高者赞超过7600。

的确,拼死拼活十几年,伤病满身,一朝清退,多数人绝不接受,但你们是否想过:

没有成绩说话,工作再久、再苦、再累,有用么?

遗憾的是,只有少数人意识到世界的残酷,多数人更沉浸于道德评价和自我麻醉中。

前几天,我和一位大哥聊天,在华为7年,他主动换了3个岗位,拼命学习,离职时级别20,远远高过老周。

不得不承认,老周一点不值得同情。别人拼命时,他却从未跳出舒适区,沉浸熟悉的工作、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里,在错误的方向努力,注定毫无价值。

富兰克林说得没错,多数人25岁就死了,到75岁才埋。

 

2017年春节后的那天,34岁的老周在培训时拍着新人的肩膀大笑:「有理想就对了!」回到工位,老周收到1封新邮件。10年来,他曾无数次打开邮件,从未想过这封将有什么不同。

邮件来自公司人事,直到看完,这个34岁的交付工程师自己也无法相信那6个字:

建议主动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