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雕塑指的是古希腊、古罗马、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些雕塑。基本上这些就是你走进各大西方美术馆和博物馆,在一楼醒目位置看到的那些裸男们。你要是下次有意,而且不怕被当作变态的话,可以留心看一下。如果你最近没有出行的计划,那么我们就拿最著名的雕塑之一,大卫像来做例子吧。

嗯,大卫同学的小鸡鸡看起来的确特别小吧。但”小“可能只是一个直观的感受。具体来说,大卫的小鸡鸡有小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可能需要一个比例尺。我在一个叫做”犹太人百科全书“的网站上找到了犹太人的平均身高:162厘米。这也和我们在影视节目中看到的短小精明的犹太商人形象相符合。考虑到大卫像反映的是大卫同学杀死巨人歌利亚时的年龄(青少年时期),大卫的身高可能要再矮上一些,我们就假设是150厘米好了,这相当于现代12岁男童的平均身高。考虑到现代青少年能够摄取的营养有多丰富,给大卫标上150厘米的身高,讲道理的话不算低了。

那么按照比例,150厘米高的大卫,他的小鸡鸡有多长呢?我用ImageJ算了一下,结果是4厘米不到……

好吧,你也许会说大卫像也许只是一个个例,万一只是米开朗基罗的恶趣味呢?一个例子不能说明古代雕塑里的小鸡鸡都很小。嗯好吧,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来看一下这些雕塑吧……



可见在这些雕塑中,英雄往往苦短。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我们知道现在许多男性以鸡鸡大而自豪,但为什么古代雕塑里的鸡鸡都那么小呢?

原因大概有两个。首先,这些雕塑里的小鸡鸡都处于松弛状态。在现在的统计中,松弛状态的中位数长度大概是在8厘米左右,所以其实差得也不是很多(强行圆)。

但除了松弛状态的原因外,雕塑的小鸡鸡更有可能是由于审美的原因。我们知道审美这东西一向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女子在唐朝以丰腴为美,到了现代女性则把瘦看得更重了。男性也是一样。现在的文化似乎认为大鸡鸡是男子气概的象征,但在古代则不是这样。知名历史学家肯尼斯·丹佛(Kenneth Dove)在《希腊同性恋史》中曾提出了这么一个观点:

大鸡鸡与许多不好的特征联系到了一起,比如屌大无脑、淫乱、丑陋。

所以在古代,那些有着巨鸡的雕塑,往往是一种不怀好意的嘲弄和讽刺,普里阿普斯的雕塑就是如此。

普里阿普斯是阿佛洛狄忒(没错,就是那名从海中诞生的维纳斯)的儿子。由于一名叫做帕里斯的神认为阿佛洛狄忒比天后赫拉更美丽,赫拉就心怀妒忌,暗中对还在阿佛洛狄忒腹中的普里阿普斯下了诅咒,让他丑陋,愚笨,性无能,并且阴茎永久勃起(不是很懂你们这些神的思路……)。出生之后,普里阿普斯立刻被其他神所嫌弃,并且从奥林匹斯山驱逐到了人间。总的来说,普里阿普斯是不受人待见的。

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虽然属于躺枪,但大鸡鸡在古代既然被当作一种诅咒存在,它的地位自然高不到那里去。那么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反推出,小鸡鸡或许在古代反而成了一种美德。这一个观点在希腊剧作家阿里斯托芬的喜剧《云》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剧作中,阿里斯托芬写道:

只要你依做我的话做去,只要你为这些事情上心,你就永远会有闪亮的胸膛,亮丽的肌肤,宽阔的肩膀,小巧的舌头,健硕的臀部,以及玲珑的阴茎。但如果你追随他去,你的皮肤就会变得苍白,肩膀就会变窄,胸部就会萎缩,舌头就会变大,臀部就会窄小,阴茎也会膨胀。

毫无疑问,一名理想中的希腊人应当有着许多良好的特性。他们的大脑是充满理性与智慧的,他们的身材也有一定的要求。他可能依旧会有很多性生活,但这与他的鸡鸡尺寸无关。古希腊人相信,较小的鸡鸡能让他们更好地让头脑保持冷静,扮演好一名伟人的角色。

文以载道,雕塑也是如此。古希腊人的雕塑大多是用来刻画正面人物,宣扬理想的希腊人。因此我们也就理解了这些雕塑中人物的小鸡鸡往往不大的原因:一名高尚而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希腊哲人,胯下怎么可以有一座如此肮脏的巴比伦塔呢?

综上所述,在古希腊人的审美中,鸡鸡大是一种负面的象征,鸡鸡小则是智慧与理性的表现。由于希腊人对西方文明的广泛影响,古罗马雕塑,乃至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都没有把鸡鸡刻画得太过雄伟。我们目前看到的雕塑,也就大多在私处保持着谦逊。

这里有个小插曲:一些学者却认为大卫鸡鸡的娇小是另有原因。2005年,两名佛罗伦萨的医生发表了一篇论文,并争论说米开朗基罗其实另有深意。他们认为如果从正面看,大卫的表情看上去非常严肃和紧张,这反映了大卫在面对巨人歌利亚时的恐惧,而人在恐惧时则会有一系列不自主的反应,比如说鸡鸡缩小……(你确定是想要夸他?)面对这样的思路我也只能拍案称奇,但不管怎样,这个观点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的古希腊雕塑中,人物的鸡鸡都不大。他们又是对什么产生了恐惧呢?显然我们无从去解释。

虽然古代与现代对于鸡鸡尺寸大小的标准截然相反,但有趣的是,几千年以来,我们一直关注着它们的尺寸,这一点倒是没有变化。至于这是为何,就留给其他朋友去考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