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午夜时分,浓雾弥漫的江面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跃入江水,你就能到达那个世界,见到你最想见的人。





陈渡站在老式轮渡的甲板上,冬日的江风吹得他遍体生寒,可他却全然顾不上这些。

连续半个月,他租下了这艘被淘汰下来的老式渡轮,夜夜逡巡在江面上,着了魔一般地念叨着关于另一个世界的传说。

他双手撑在船舷上,脸色憔悴,微微凹陷的眼眸里却闪着令人心悸的狂热光芒,请来开船的张师傅说他疯了,可是架不住疯子舍得花钱。

风忽然停了,远处,江边的指示灯和道路上车流的灯光渐渐变得模糊,最后,连同在江面上的货轮顶部的信号灯也看不真切。

陈渡豁然站直——起雾了!

大雾,无根无源,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不过短短数十分钟,便笼罩了江面,将陈渡的视线牢牢锁住,他下意识地伸出手,二十厘米的距离,他看不清自己的手指。

陈渡心里一阵激动,整个人翻到船舷外侧,奋力睁大眼睛,企图从被浓雾锁住的江面上看出点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陈渡什么也看不到。

他渐渐焦躁起来,脚步慢慢挪了挪,冻得清白的手指在船舷上不安地松开又抓紧。

冷不丁船一个颠簸,他一脚滑落,手有些冻僵了,下意识想要抓紧,却没有来得及。

扑通——

意识消失之前,陈渡闻见了妻子江心最常用的香水味儿。






陈渡醒来的时候,浑身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酸痛,他喘了几口气坐起来,入目是熟悉的墙纸、熟悉的被单——是他自己的卧室。

他怔愣片刻,忽然觉得被窝里很暖和,不是那种令人烦躁的暖,而是仿佛能触摸到的香香软软的暖,他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脖子像生了千年的老锈,僵了半天硬是不敢回头看。

这是独属于妻子江心的温暖,江心还在,还好好地睡在他的身边,一切果然是真的,穿过江水,他就能到达另一个世界,见到最想见的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下了莫大的决心缓缓扭过头去。

江心柔和的面孔陷在柔软的枕头里,睡得有些不安稳,她动了动,微微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道:“才几点?再睡会儿。”

一颗心扑通一声落了地,结婚多年渐渐退去的激情一瞬间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他一个猛扑,江心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口口带响地亲了一头一脸。

江心被他闹醒了,有点生气地挣扎起来:“一大早就发情,泰迪啊你,滚滚滚别烦我,我要睡觉,你不知道我昨晚加班到快一点才回来?”

狂喜的陈渡不管不顾,任由江心力气不小的拳头砸在他的身上,很快,那拳头在他的攻势下变得绵软无力起来。






陈渡发现自己回到了半个月前,在原本的世界里,半个月前发生了一件事情,他忘记了结婚纪念日。

妻子江心是个工作狂,平心而论,除了平时在房事上有些兴致缺缺之外,对待他们的婚姻关系还是很认真的,她提前一个月准备精心准备了礼物,并且破天荒地请了假打算陪陈渡过纪念日。

然而第二天一早,从五点钟就假寐着等着陈渡给她纪念日惊喜的江心眼睁睁看着陈渡像往常一样睡到八点钟,胡乱套了件衣服上班去了。

临走还说了一声:“今天工地上有事,晚上我就不回来吃饭了。”

对了,陈渡是某建筑公司的项目负责人。

江心安慰自己说可能他是故意这么说,晚上会给她惊喜,于是她早起把家里打扫了一遍,精心了化了妆,选了衣服,艳光四射地在客厅等到了半夜十二点。

江心知道陈渡早上说的是真的了,他真的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卸了妆,衣服随手扔沙发上,饿了一天的江心愤怒地睡了,把房门反锁了。

陈渡凌晨三四点到了家,累的只想倒头就睡,结果却被锁在了房门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怒之下扭头就走,在对面酒店开了间房。

次日,他憋着怒气回家,想和江心沟通一下为什么把他锁在门外,却引来了江心无缘无故的怒火,计划好的沟通瞬间变成了激烈的争吵,争吵中,陈渡甩了江心一巴掌,江心一怒之下开车离开了家。

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了交警打来的电话,江心开车半路出了事,与一辆大货车追尾,当场死亡。

陈渡现在知道了,他一点也不怪那天早上江心无理取闹和自己怄气了,当他在江心离开后看见储物柜里未拆封的礼物盒,里面装着他一直想买却没买到的某品牌限量版手表和一页意义非凡的单子的时候,他就后悔死了,明明知道两个人个性都很强,脾气一样火爆,为什么就不能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好好交流呢?

好在一切还来得及。






看了看手机,明天就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了。

礼物是肯定没时间准备了,陈渡望着睡得香甜的江心,对着窗外微微泛白的天色沉思了许久,心里有了主意。

他在江心额头上亲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起床,开车二十分钟买到了江心最爱的一家早点铺的豆腐脑和鸭油烧饼,回来见江心还没起床,写了纸条把早点放在了客厅,匆匆忙忙赶去了工地。

他要把工作的事情一天之内交接好,然后请个长假,带江心去马尔代夫玩一趟。

他记得,结婚那年,本来他们计划好了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的,可是当时两人的事业都正值发展期,忙得焦头烂额,婚礼那天的早上各自在公司加班,中午才去酒店汇合,连各自的礼服都是在车上换的,实在是仓促得令人心酸。

当时他们不觉得什么,可是在江心离开后,陈渡才发现,一点一滴,都是痛彻心扉的遗憾。

他火速解决了工作的事,订好机票,重新制定行程安排,网上搜了一堆攻略,把关键点全部记在小本子上。

他要避开那些游人如织的地方,那太俗了,他要带着江心去过二人世界。

哪里的店好吃有特色知道的人还少,哪里的风景好看什么时间去最好,哪里的游乐园——这个就算了,虽然年轻时候两人都很爱玩一些刺激的游乐园项目,但是毕竟江心她现在……

嘿嘿,陈渡傻笑着……






次日,陈渡精神抖擞地早起买早点,机票时间是晚上,虽然想给江心一个惊喜,但是毕竟江心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女人,总要留一天时间给她去交接好工作的事。

江心面无表情地吃完早点,说了一句话:“以后不要买早点了,早上多睡儿,我早饭去公司食堂吃就好了。”

说完拎起包,上班去了。

陈渡懵了,什么情况?

她不是提前一个月就给自己准备了礼物吗?她不是还有个更大的惊喜要给我吗?

“等等!”陈渡叫道。

江心狐疑地转过身:“什么事?快点说,我快要迟到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心掏出手机看了看:“十一月十五号,今天我的一个项目要进行汇报,很重要,你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先走了。”

陈渡有些呆滞,脑子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张口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江心皱了皱眉:“这样,那我晚上尽量早一点回来,我们一起吃饭。”

“不是——我已经订好了今晚去马尔代夫的机票,行程都安排好了,我想和你一起去好好玩几天,蜜月没去成马尔代夫我一直很遗憾,这次我们去好不好?”陈渡声音大了起来,死死盯着江心,企图看出一些端倪。

但是没有,江心有些生气:“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订票?我现在哪有时间陪你去马尔代夫?我的工作很忙,手里这个项目这两天正要结束,关键时期我不可能离开公司,更何况,蜜月没去成马尔代夫这事我早就忘了,什么时候遗憾过了?你知道我从来不在乎这些的。”

“胡说!你明明提前一个月给我准备了礼物,你明明就想和我好好过我们的结婚纪念日的!你给我买了我一直想买却买不到的限量版手表,你还——”
江心打断他:“你在说什么?什么手表?好吧我承认我忘记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是我的错,我忘了给你准备礼物,这样,等我忙完这个项目,我一定给你补上,好吗?”

陈渡难以置信地望着她:“不可能——你、你不是还——怀孕了吗?你不是打算今天给我个大惊喜的吗?”

江心脸色奇怪地凝固住了,半晌,才平静道:“没想到你会知道,我本来没有打算告诉你的。你知道,我现在工作很忙,这个孩子是一个意外,我不想浪费时间去生一个孩子,这会耽误我起码两年的时间,你知道两年的时间对于现在的我有多重要吗?如果没有孩子,我有把握两年之内拿下公司副总的职位,所以我本来打算这两天找时间去一趟医院……反正,我们都还年轻不是吗?以后总会……”

陈渡整个人如遭雷击,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江心愧疚地看了他一眼,放软了口气:“你别这样,放弃这个孩子是无奈之举,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希望你理解我……”

她说完不等陈渡说话,蹬着高跟鞋上班去了。

陈渡失魂落魄地出了门,他不知道去哪里,工地上他请了假,兴冲冲地对每个人说他要去和老婆度蜜月,可是转眼,这一切都成了笑话。

而且江心她还——还要放弃他们的孩子!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啊!她怎么舍得!

陈渡心里充斥着怒火、不解、和许多难以描述的暴躁情绪,他一个急拐弯上了高速,车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懒得看仪表盘,打开车窗,任由呼呼的风吹的他睁不开眼。

忽然,一道巨大的阴影袭来,陈渡心中一沉,待看清那是一辆大型货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轰——






传说,午夜时分,浓雾弥漫的江面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跃入江水,你就能到达那个世界,见到你最想见的人。

张师傅开着那艘被淘汰的渡轮在江上逡巡,半个月来,那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包下了船,每天半夜都要开到江心,然后在江上漂个一整晚才肯回去,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关于另一个世界的话。

真是个疯子,不过反正钱给足了,张师傅点了支烟,跟着录音机哼哼着一曲黄梅戏。

江心站在渡轮的甲板上,江风凛冽,她昔日细嫩的肌肤被吹得皲裂开来,可她完全顾不上这些了,她后悔死了,为什么那天没有好好和陈渡沟通,为什么自己满心都是工作,直到接到陈渡的死讯,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他。

如果再来一次,她愿意放弃工作陪他去马尔代夫,她愿意放弃晋升为他生一个孩子,她什么都愿意,只要他活过来!

江面上风忽然停了,浓雾无根无源地升起,江心心里一阵激动,不顾形象地翻到船舷外侧,努力探出身子看向江面。

一股熟悉的味道传来,她闻出来是她最爱的那家早点铺子的豆腐脑的香味。

她笑了笑,松开了抓着船舷的手。

再次醒来,她望着自家卧室熟悉的布置泪流满面,她亲吻着尚在梦中的陈渡,打开手机,距离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还有一个月。

她轻手轻脚地起床,打电话给法国留学的闺蜜,拜托她帮忙买一款手表,放下电话,她轻轻抚上小腹,脸上漾开一抹从未有过的微笑。

她想,一切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