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得胆小了,不敢大声说话。

一有人叫我,我就胆战心惊,总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让领导找上了,我这个人是当小卒的命。

在局里工作多年,有多次升职的机会,不是自己放弃了,就是让人家给抢了先。

不过我倒挺喜欢当一名下级的,下级最省心了,少了很多的麻烦。

你看那些出事的贪官,都是有职有权的,如果甘当下级,就不会如此了。

所以我甘愿做下级,并努力工作,报答上级的关爱。

可这下级也不是好当的,这里面的学问太大了。

对此,我深有体会。一个时期以来,大家都说我变了,说我变得莫名其妙,成了一个怪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我变了。

我变得胆小了,不敢大声说话。

一有人叫我,我就胆战心惊,总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让领导找上了。

我常常做噩梦,梦中总是有我的上级在训斥我,说我不懂事,没出息。

有一次,我梦见自己为我的上级扛一箱子名贵酒,忽然间,这一箱子酒从我肩上滑落到地上,一下子全打碎了。

我害怕极了,心想,这把我一年的工资全赔上也不够呀。

正在着急之际,我的老婆推了我一把,我醒了。我说谢谢老婆,要不然,我会在梦中上吊的。

从此我同老婆达成协议,在我睡觉时,如有不正常情况,比如,说梦话,有小动作,或出现难受的样子,一定要推醒我,以免我受煎熬。

就这样,我经常在半夜三更被老婆推醒。

时间长了,老婆提出了抗议,说为此经常睡不好觉,我要是再这样下去,她要同我分居。

这我不怕,我相信老婆不会那样的。

让我感到痛心的是,最近我竟然怕起了老鼠,这使我感到莫名其妙。

我在农村长大,在我家乡,有一座山,常有狼出没,我几次同狼遭遇,我都没有怕过。倒是狼怕了我,赶紧逃跑了。

可现在,单位院子中蹿出一只老鼠竟把我吓得心惊肉跳,半天缓不过神来。

我自己也纳闷,自己怎么怕起了老鼠,太没有出息了。

后来,我发现我是怕老鼠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可怕的眼睛,射出令人捉摸不透的光。我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便又想不起来。

我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了,有人说我比商店的营业员笑得更有魅力。

其实,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可当了十几年的下级,我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爱笑的人,而且笑得很美,很得体,很有感染力。

有一次,我去一家商店买东西,无意之中说自己面临着下岗,不料,那人却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要是真的下岗了,请到我这里来当营业员,我给你开高工资,你这人面善,笑容特美,我们正需要你这样的人。

我这才发现,是我的笑容感染了他。

可我知道我越来越不能支配我的笑容,不论什么事,我都一如既往地面带微笑。一次,我坐火车,丢了五千元钱,我慌了神,赶紧去找乘警,当我面带微笑向乘警陈述丢钱的经过时,那乘警说,你是不是开玩笑,丢了钱还这么高兴。

我说我不是真心的笑,我笑惯了,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最后钱还是没找回来,大家认为我是无理取闹。

在单位,我承包了所有的诸如扫地、打水、清理杂物、擦玻璃等体力活。因为我是下级。

作为下级,我怎能让上级干那些不是上级该干的事情呢,上级总有更重要的事干,这是当下级的最应该明白的道理,如果连这些最起码的道理都不懂,那你想当上级,还有门吗?

老婆高兴的是我还把自己学会的干杂务的习惯带到了家里。

每天早晨,就早早起床,把家里的所有房间打扫一遍。老婆说我学乖了,学会体贴妻子。

为此,她多次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我常对老婆说,这是我们当下级应该干的,你作为上级,坐镇指挥就行了。我老婆表扬我会说话了。

我总是说,这都是领导有方,功劳应归功于领导。

后来,我干脆把我的老婆称为领导,我发现,这样,我老婆就十分高兴,大大减少了打我骂我的次数。

我学会了为别人着想,特别是看到领导拎包,不管大包小包,我总是很熟练地抢到手里。

我觉得,作为下级,就是应该主动为领导拎包。

领导日理万机,如果连拎包这样的简单劳动都让领导亲自干,那也太不关心领导了,领导也是人,并非铁打的。

一个当下级的应该以能够为领导做点事感到自豪。可不知为什么,我拎包拎上了瘾,以至时间长了不拎包我就感到难受。

于是,我常到一些大商场,专门为那些需要帮忙的人拎包。

时间长了,我的这一行动引来了好多记者,他们非要采访我不可。

当他们问我为别人拎包时,想的是什么。我说:“为领导拎包是我应该做的,这是神圣的使命。

我发现他们用奇怪的眼光瞧着我,我知道他们对我的回答不太满意。

于是,我赶紧改口,我说:“我时时想起雷锋,雷锋是我终身学习的好榜样,我要把雷锋精神发扬光大。”

听了我这番话,他们赶紧用笔把我的话记在本上。

为了这句假话,我至今常常感到内疚。

不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要是讲了真心话,恐怕这些记者就白来一趟了。

那么他们就会受到领导批评,我不希望那样。

我擅长察言观色,一看别人的脸我就知道他是否高兴,满意还是不满意,是想发火还是想唱歌。

在一般情况下,我做出判断只需0.5秒钟时间,有时甚至更短。

后来,就是领导是否在家中同老婆吵架这样的事情我都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

领导不高兴时,我就尽量躲开,因为,你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去惹领导,那么你就十有八九是没有好果子吃。

自从我掌握这一本领后,我同老婆吵架的次数少多了。

原因是,我能察言观色,知道我老婆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高兴时,我就躲开她,这样,问题就自然得到解决。

我曾有一个想法,就是写一部书,书名叫《察言观色学》,我想,说不定这是一部畅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