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大官人”这个人的名字,想必许多人是听说过的,大家都把他当成奸诈狠毒、风流浪荡、荒淫好色、寻花问柳、性欲高亢、渔猎和攫夺美姝、占有和糟蹋女人的代名词。那么,西门庆大淫棍一生究竟攫夺了多少美色,与多少女人有过性爱关系呢?随便统计一下,至少有24人之多!而且他还是个“双性恋”,还有个男宠书童。那么本文就来简单“盘点”一下吧。

西门庆(1086年阴历七月二十八日?—1119年阴历正月二十一日?),号四泉,明朝长篇章回现实主义小说《金瓶梅》(兰陵笑笑生着)的主人公,本系中国12世纪(北宋后期)人物,却是16世纪(明朝后期,即兰陵笑笑生所生活的年代)资本主义萌芽时期新兴商人的典型代表。他是一个地痞、恶霸、官僚、淫棍,同时又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的商业行为,对我们今天的市场经济和现代企业建设,依然有着正面和反面的启示。

西门庆是《金瓶梅》作者塑造的一个十分出色的文学形象。他一生孜孜以求的就是金钱和女人,他懂得有了钱就可以买通一切,就可为所欲为。西门庆并不糊涂,他是一个明知是坏事,但只要能满足他的欲望,就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去干的恶棍。

西门庆虽然是《金瓶梅》的主人公,但他的故事似乎是开始于《水浒传》,又是结束于《水浒传》。但他在《水浒传》里是同潘金莲、王婆一起被武松打死的,在《金瓶梅》里却是自己死的。西门家原有的资本并不雄厚,他出生于“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后来才迁到阳谷(与清河均是今山东省内的地名;此外西门庆的“原籍”还有安徽黄山一说),父亲西门达是个开生药铺子的,算是一个破落财主。西门庆从小闲游浪荡,油滑无赖,标准的纨绔公子。但他不但贪淫好色,而且为人奸诈,使得些好枪棒,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霸王,交了不少狐朋狗友,偶尔机会因巴结官府而迅速暴发,官至理刑副千户,是个受人另眼看待的暴发户兼地头蛇。

原来,西门庆用钱买通了大奸臣、太师蔡京,又巴结另一大奸臣、太尉高俅的管家翟谦,终于做了山东提刑所的理刑副千户。他巴结的权贵还有两淮巡盐史蔡一权、山东巡案宋乔年等。此后他到处搜刮钱物,贪赃枉法,垄断经营,偷税漏税,囤积居奇,扩大生产,欺压百姓,鱼肉乡里,其财富急剧膨胀。后来他还拜蔡京为干爹,并进京觐见了皇帝,更加炙手可热,不仅在商界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且对政界也产生了极大反响。他曾不无炫耀地对吴月娘说,即使拐了许飞琼,抢了王母娘娘,也减不了自己的泼天富贵。西门庆以其权势与金钱姘上了许多女人,过着花天酒地、纸醉金迷、日夜淫欢的生活。

《金瓶梅》全书的主要情节是:西门庆偶然遇见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莲,见其姿色可人,且颇妩媚风骚,遂勾搭成奸,并毒死了武。后见一商人遗孀孟玉楼有钱,便将其娶到家中做了第三房小妾。继而又把潘金莲娶进家门。武大郎之弟武松欲报兄仇,西门庆买通官府,设法将他发配去了孟州充军。西门庆的盟兄弟花子虚有个千娇百媚的娘子李瓶儿,手里又有许多钱,他便勾引李,活活气死了花。李瓶儿尚未迎娶进府,京都杨戬案发,西门庆女婿陈经济因其父属杨党受株连避难西门家,西门庆亦怕连累自己,便大事打点,巴结蔡京,幸免一难。在处理此事的过程冲,李瓶儿却嫁给了蒋竹山,西门庆大怒,打走了蒋,把李娶进府。从此妻妾成群,美女如云,打情骂俏,寻欢作乐。

西门庆其实已经离不开女人,像泰格•伍兹一样有了性依赖症。在《金瓶梅》的第55回里,西门庆专程到东京为蔡庆寿,被安排在翟管家中安歇,当夜是“独宿,西门庆一生不惯,那一晚好难挨过”。独宿一晚已经不习惯了,可见西门庆平时偎红倚翠、云来雨去已是稀松平常。而且他的理论依据是:“今生偷情的、苟合的,都是前生分定,姻缘簿上注名今生了还。难道是生剌剌,胡诌乱扯,歪厮缠做的?”只是“上帝要让他灭亡,就先让他疯狂”,西门庆一生滥交,最后生命之烛熄灭在潘金莲的肚脐上,纵欲无度而死,年仅33岁。

西门庆早先有个正妻陈氏,已死(为他生了女儿西门大姐,女婿陈经济也是一个色鬼淫棍)。续正妻吴月娘(为他生了儿子西门孝哥),还有李娇儿、卓丢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为他生了儿子西门官哥)、孙雪娥诸妾,号称“一妻六妾”。他还淫过丫头春梅(服侍潘金莲的,与潘金莲、李瓶儿合称“金瓶梅”,即该小说题目的由来)、迎春、秀春、兰香等;淫过仆妇宋惠莲、王六儿、如意儿、贲四嫂、惠元等;外遇有林太太,占有的妓女有李桂姐、吴银儿、郑爱月、张惜春;又看上过何千户娘子的蓝氏、林太太儿子王三官的娘子黄氏等。

西门庆最拿手的本事就是讨好女人,赞美女人的外貌,等女人的情欲被唤醒后,便开始水到渠成地行鱼水之欢。这样看来,他对女人还是比较花心思的,而不是低俗简单的钱色交易。

有人这么评价道:

处于封建时代的潘金莲,她对西门庆的看法是:“作为一个女人,我可以从你身上得到很多从其它男人身上所得不到的东西:你的强壮和温柔,你的激情和持久;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的快乐享受、欢歌燕语、颠鸾倒凤、巫山云雨等等一切人世间所能感受到的快乐的极致。我是多么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和和美美,恩恩爱爱,齐心协力,传宗接代。”如此这般,潘金莲又怎能不弃武大郎而求西门庆呢?为了追求享乐的生活,在引诱、胁迫和潜意识的心理支配下,她只好使出谋害亲夫的下策。这只能是她的不幸。她追求的,难道不就是现代人追求的自由、爱情、性和更好的生活?心里的爱情已经被唤醒,却无法用合法手段脱离不幸福的婚姻。如果武大郎能够明白自己不适合做她的爱情故事的男主角,结局也许不会那么惨。

此观点虽然不一定完全正确,倒也算是一家之言,尚能自圆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