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王一空(化名)是豫东人,他20岁时来到嵩山峻极隐居修行,至今已有8年。在山上,他不与外界联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功、打坐、读书等,过着清苦贫乏、与世隔绝的生活。


嵩山峻极峰海拔1491余米,有台阶4000多个。走蜿蜒的山路、登高低不同的石阶,经老母洞、中岳行宫等景点,才能抵达峰顶。
王一空所隐居的洞穴,位峻极峰东南,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
这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山洞,上方有悬崖,前方有大片的树林遮挡,游客很难找到。


王一空出生农村,家里条件一般。读完小学、初中,18岁的那年,他参加了高考。由于平
时学习不怎么努力,成绩出来时,大专线没过。农村孩子考不上大学,出路只有一条。
像诗人郑小琼所描述的:“我看到进车间的女孩子们一天天变成流水线中的角色,变成流水线的一部分”。


高考失利的王一空,跟随村里人,进了深圳的一家电焊工厂。说是工厂,其实是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加工车间。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一直干到晚上10点左右。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让王一空极度劳累,时常生病。


3个月后,他换到一家轮胎厂,上班时间虽然没有之前的长,但很卖力。之后,他先后换了数家工厂。
瘦弱的他,始终驾驭不了高负荷的体力工作。



因此他被罚了半个月的工资。其实,那不是他干的。类似这样的事儿,发生了好几次。
他有点厌倦了这样的世俗生活。“人与人之间太多的阴谋,不如做道士,远离尘嚣,归于自然。”


“道教提出的‘清静无为、见素抱朴、坐忘守一’等修行方法,我很推崇,追求‘长生不老、济世救人、得到成仙’宗旨,
我很向往。”王一空说。“从小对道士就有强烈的好奇心。上山,仿佛命中注定的。”


2008年秋,他带着打工攒的几千元钱,先是到四川的峨眉山,又到终南山。同年冬,他又来到嵩山,并且决定长久隐居于此。
这个山洞的洞口1米多宽,高1.5米左右。进入洞内,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里面黑乎乎的,如果不是晴天,几乎没有一点光线。

洞内空间有10多平米,壁上不时地有水珠滴下。除了一墩塑像,就是一张木板,木板的被褥又破又旧,
这就是王一空睡觉的床。居于山洞,吃是大事。王一空不吃肉,不吃炒菜。他的一日三餐很简单,稀饭、面条、野菜。


上山的前两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山买一些米、面等。之后,他已无钱,全靠朋友的资助。
2014年冬,嵩山地区下雪,一周未停。“下雪前几日,吃的已快没,雪后就断粮了,我就拔了一些草放进锅里,
再放点盐,煮煮吃,这样填饱肚子有很多次,也习惯了,还吃过树叶、树皮。”


在山上呆久了,王一空认识白芍、白术、丹参、桔梗、板蓝根、紫苑、夏枯球、三七等几十种草药,并且了解他们的功效。
平时,他会煎熬一些对身体有益的当茶水喝。所以,他很少生病,即使生病,也能自治。
穿,王一空更不讲究,除了唯一的道服,其余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


早晨5点不到,几声清脆的鸟叫声,由远而近,划破山上一夜沉寂。此时,王一空已经起床,并开始了一天中的静坐。
平时,王一空更乐于做实事、帮助别人。下雪天,他主动清除路上的积雪。山路有塌方或损坏的地方,他主动去修。


去年5月份,暴雨如注,他遇到一驴友不慎落入十几米深的悬崖,腿骨折,9个人没一个敢下去救人。
王一空徒手攀着岩石下到悬崖下把人救了上来。
有手机的他,只是看时间,不与外界联系,他不想被外面的世界打扰,他只想做一名隐居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