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性生活来之不易,而每逢实战力不从心,不怪你,只怪过去的房中术跟不上时代。你需要的,是这部根据北上广青年的真实苦逼生活打造的《房中术大全》。

 

初阶 (适用于月薪2300 - 5000 人群)

体位一:新泰山压顶式

 

女在1米2乘1米9,由房东两年前购自西三旗旧货市场的木板床上仰卧平躺,抬起双脚并伸直——为避免踢到床尾的简易衣柜,不能伸得过直。男方俯身,两腿伸直,但同样不能伸得太直。上身如做俯卧撑般下压,鼓起因常年搬砖而格外健壮的二头三头肌。

下压时,敏感的床板发出雄壮的呻吟,隔壁房间的老阿姨“咚咚咚”敲起了墙。男方放缓自己的动作,女方调整自己的节奏,双方都快要进入状态了,一股浓烈的速冻饺子味儿却贴着门缝儿飘了进来。

欲望混着二两猪肉大葱味儿,像泰山一样压下来。

 

体位二:新老汉推车式

 

女俯卧,趴在同一张木板床上,两脚分开伸直,但不能太直,同时舒展因坐了一天办公室而略显干瘪的臀部。男方以站姿扶女方腰部,头部略低,背部稍弓,以免碰到上方三个灯泡还剩一个亮的吊灯。

动作时,男方发现墙上有水渍入侵的痕迹,原来外面在下雨。他突然警觉起来:停在外头的自行车推回来了吗?那辆倒了八手的杂牌自行车因为过于破烂,从来不招贼惦记,女方习惯把它停在外面。同样是因为过于破烂,它很有可能会毁于一场大雨,那将会是这对捉襟见肘的小情侣不能承受之重。
于是男方一个猛子翻身下床,下楼去推自行车回家。

 

体位三:新蟾蜍食日式

 

男方于床沿坐定,双手小心翼翼地撑在后方的木床板上;女方骑至男方大腿上,膝盖跪地,拥抱男方。空调坏了俩月整,房东来修了一次,跟没修一样。双方都出了很多汗,特别特别多的汗,黏黏腻腻湿湿嗒嗒,谁都想甩手不干了,但谁都不好意思先放开谁。

没钱太苦了!事后,男女双方挤在那张一米二的小床上,互相感慨。努力挣钱才能不受罪,要奋斗!要走出去!双方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像两只小蛤蟆在井底眺望蓝天。

 

 

中阶(适用于月薪5000 - 19999 人群)

体位四:新观音坐莲式

 

男方在1米5乘2米大床上平躺,脚伸直——这次,终于可以真的将腿伸直——女方双腿分开,坐于男方腿上,面向男方快速摇摆。

两个人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了。工作这么忙,就算同居一室也很少有打照面的机会,两两相看,竟都觉得有些陌生。原来男方眉心都有皱纹了呢,女方心想,原来女方不是双眼皮儿啊,男方心想。

 

体位五:新老树盘根式

 

男方站立,女方坐在房中一角的宜家利蒙/阿迪斯桌上,双腿环绕住男方腰部。房间除床之外多了其他家具,男女双方都感到格外新鲜。自打把群租房换成了两居室,他们发誓要让爱的回忆遍及家里的各个角落。

双方都在用夸张的演技和叫声掩饰自己的力不从心。
“咚咚咚”,隔壁有人在敲墙。新家,新室友,不变的是这个世界对非单身人士的恶意。

 

体位六:新金鸡独立式

 

初始位,双方站立。女方背后像紧贴地铁13号线车门一样,严丝合缝地贴紧墙壁,以减轻男方负担——男方腰力已经大不如前,全靠新租的楼房墙壁足够坚实,能提供一些的支撑——男方提起女方双脚盘在腰间,双方呈金鸡独立之态。整座房子都静悄悄的,室友不在家,他们好像可以尽情地喊,但谁都张不开那个嘴。

有一瞬间, 男方和女方都不想搞了——忙了一天,都他妈快累瘫了,还搞什么搞啊?我们就谁都不说话,在沙发上北京瘫一场,不是也挺好?
可是男方和女方都一边以为对方依旧兴趣盎然,一边因自己对爱的付出而感动。

 

 

高阶(适用于月薪20000以上人群)

体位七:新树熊背抱式

 

宜家购入的1米8乘2米大床,男女双方朝同方向侧躺,男方从背后抱住女方。

男方庆幸是从背后抱住女方,如果这个时候两个人面对面,未免会有些尴尬。恋爱久了,摸哪儿都好像左手摸右手,可想到分手就头疼——工作这么忙,压力这么大,谁有这个精力去分手?就这么着吧,男方从背后抱住女方,闭上眼,眼前浮起苍井空的模样。
女方庆幸男方是从背后抱住自己,演了这么久的戏,她早都演烦了,终于可以把心里的无波无澜堆到脸上。耳后传来蔫蔫的哼唧声,女方的上下眼皮勾搭得火热,马上,就要缠绵到一起了。

 

体位八:新求婚式

 

还是宜家大床,男女双方面对面,分别以不同脚下跪,并紧贴对方,姿势像极了求婚。

男方突然有些感动。他想起多年前两人在群租房里流下的汗水和体液。这个像极了求婚的体位触动了他心底的柔软,他甚至想,要不顺势求个婚得了。
他盘算了一下银行里的存款和双方的住房公积金,大概够在六环边儿上贷个一居室。到嘴边儿的“嫁给我吧”便化作腰间一股蛮力,和着愤恨使了出去。
还有完没完啊,女方心想。真要跟这个人过一辈子吗?她低头看见自己腰间微微浮起的游泳圈。
再多挣点钱,就跟她求婚。男方暗暗发誓。再多瘦两斤,就跟他分手。女方暗暗发誓。

 

体位九:新三人行

 

后来男方没能挣到更多的钱,女方也没瘦下来。熬了一年,男方单脚跪地求婚,女方尖叫流泪答应,他们在六环边贷了个两居,忙装修,忙到好久不过性生活。

前脚搬进新家丈母娘后脚就到了。风风火火张罗起来,家一下就像个家的样子了。后来男方才发现她来了压根就没打算走,有球赛的晚上男方买了一斤毛豆两罐啤酒,激情豪迈,丈母娘一屁股坐下就换台换到了《新老娘舅》。看到精彩处,丈母娘和女方一起哈哈大笑,两人笑声极似,难以分辨。
男方瞥向女方隆起的小腹,再有大半年,这“三人行”就要变成“四人行”了。算了,《新老娘舅》,好像也挺有意思的,男方决定放弃抵抗,跟着丈母娘和女方看了几分钟,还真看乐了。他顺手开了一罐啤酒,恍神间,朝虚空里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他在敬什么呢?敬女方?敬夏夜?敬三人行,敬北上广,
敬我们美好、生动、前途远大的当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