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颤。身体在震颤。身体在双手的压力下震颤。疼痛,但舒服。被解救、被释放的舒服。

在一双温热大手的压力之下,皮肤肌肉此前的紧张和局促似乎都被扫除。放松下来,仿佛全身的气血都开始随着双手的方向开始律动。

即使房间里开着空调,医师的鬓角还是渗出了一点汗。“颈肩这里劳损啊,”不知是说给躺着的这个人听,还是根本就是一句无所谓听众的简单陈述,“都这么硬了,要经常来推推”。话音落下,刚被打破的宁静又包裹住了时空。

身体横陈在床上,隔着衣服,推拿医师还是能清晰地“看到”患者身上的每个部位,用手的大小感知和丈量那些“关键点”的位置,按下去,舒展经络,畅通气血。

推拿:去掉桃色滤镜的大保健

如今,“推拿按摩”这几个字似乎总是自带一种桃红色滤镜,让人浮想联翩。裸露的肌肤,身体的摩擦,逼仄的空间,昏暗的灯光,和那摇晃不清的意识,这些联系在一起,怎么都使人感觉不太单纯。但事实上,传统的推拿其实根本不涉及上面任何一点,外在设施皆可舍弃,关键点其实是人身体上的大小穴位,因而以上那些环境铺陈出来的感官隐喻实际上并不存在。

推拿:去掉桃色滤镜的大保健

推拿是中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种“以人疗人”的自然疗法,它不“侵入”任何肌肤,其作用主要是在疏导。“推拿”本身正是两个基本治疗动作,除此之外还有“按、摩、揉、捏、点、拍”,这些都与中医里的奇经八脉、经络穴位理论密切相关。

而我们印象中常见的“按摩”体位,往往其实是欧式按摩和泰式按摩的规定动作。泰式按摩源于古印度西部,当时一度成为招待皇室贵族的“国礼”。泰式按摩注重拉伸腰背,因此力道往往相当大,通过按摩师的“拳打脚踢”,人们仿佛被动完成了一整套瑜伽动作。与此同时,泰式按摩的配套设施也相当完备,按摩师可以利用按摩床上方的“单杠”完成很多高难度动作,一场按摩下来,按摩师大概会和被按摩者一样浑身疼痛。

推拿:去掉桃色滤镜的大保健

《极限挑战》中黄磊在海南“享受”泰式按摩服务,但似乎表情并不享受。
《极限挑战》中黄磊在海南“享受”泰式按摩服务,但表情似乎并不享受。

而另一种人们熟知的“推油”按摩,则源于古希腊罗马,属于欧式按摩。这个最早专属于贵族的休闲活动在工业革命之后才逐渐流传到欧洲其他国家,为大众所推崇。在热爱运动的古罗马,人们接受按摩还需要进行一整套规定动作。在一系列运动之后出一身汗,随后在身上涂满橄榄油,然后去到温水、热水池中浸泡身体,再去蒸汽室发汗,然后接受按摩、刮肤,最后冷水洗净涂上橄榄油,才算完成全部精油按摩护肤程序。

推拿:去掉桃色滤镜的大保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式按摩手法之下,还有一个特别的分支,那就是港式按摩。港式按摩将中西方按摩相结合,不仅利用穴位筋络的理论,还在此之上增加了推油步骤,这可能也是我们相对更加熟悉的按摩方式。

推拿:去掉桃色滤镜的大保健

基于气血调和、穴位脉络原理建立起来的中医理论在中式推拿中就表现为对环境和“道具”要求不高。相比泰式按摩和欧式按摩,传统的中式推拿不需要借助精油,更不需要按摩床和单杠,甚至患者根本无需脱掉衣服。没有天花乱坠的外在,中式推拿的精妙之处全在一双手。通过不同的手法和力度,推拿师就像解密专家,能够破解人体各个中枢通道的问题所在。

掌下即乾坤,压力过后的酸胀疼痛就像夏日午后的大雨,飘过之后,一片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