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说,三八二十三。凡是背过《九九表》的人,都会条件反射般地想,这不对呀!但是,有人不但认为这是对的,还会演绎出一番道理,以此证明天朝文化的博大精深。

从这些扯蛋的故事里寻找正能量,正是心灵鸡汤大师于丹们的杰作。

昨天看到网友转载的杨恒均的博文《于丹,你演讲能否不再胡扯》,转述了于丹大师在“世界华人文学研讨会”上讲的故事。

古代一位混混买了三匹八吊钱一匹的布,付款时声称“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位混混竟然以颈上人头作担保说自己是对的,只肯付二十三吊钱。一位小和尚打抱不平,说如果“三八二十三”是对的,他愿意输掉头上的帽子。众人相持不下,于是来到小和尚的师傅——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处,请他作主。

没想到,老和尚沉思了一会,竟然说“三八就是二十三”,小混混是对的。小混混不但用二十三吊钱拿走了三匹布,还得了小和尚的一顶帽子,高兴而去。老和尚却因此受到镇上众人的鄙视与驱逐。小和尚一路上都愤愤不平,最后还是忍不住质问老和尚为何说“三八二十三”。老和尚说,你说那小混混的头重要,还是你头上的帽子重要?他用头来和你的帽子打赌,我能说“三八二十四”吗?

于丹因此得出结论,外国人弄不懂中国文化,说我们不讲原则,是人情社会……但这故事就说明了我们中国文化的高深和美妙之处,我们的中国文化有时就可以是“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啊!

于丹大师就这样无比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告,咱们就是不要脸!

这个故事,曾经看到过,主角是颜回和孔子,于丹把他们换成了小和尚和老和尚。把人物模糊处理,是正确的选择,否则,容易被人抓住把柄。我就坚信,孔夫子不至于如此糊涂。而且,那时他们也没有发明“三八二十四”的口诀吧?

一个敢于理直气壮地说“三八二十三”的人,他会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他的话就是放屁而已!一个说话当放屁的人,动不动就以生命作为赌注,更是放屁!老和尚说,小混混的头重要,还是你的帽子重要,看似悲天悯人,其实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把信口雌黄的小混混,当成了一诺千金的季布。估计小混混听了老和尚的话,心里暗暗得意,这个老傻逼,又被我耍了。在老和尚的熏陶之下,明天的小和尚,极有可能就是今天的老和尚。于丹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

俗话说,要脸的怕不要脸的,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这是典型的流氓文化。面对流氓的无赖行径,你一旦抛弃原则,他绝不会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反而得寸进尺、得陇望蜀。比如那个小混混,今天可以说“三八二十三”,明天就可以说“三八二十二”。再用颈上人头作赌注,你敢说他错了吗?

《水浒》中的牛二,就是这样一个流氓。他之所以随时摆出一副玩命的架势,是因为他的人生经验告诉他,没有人敢于给他玩命。因为他一旦服软,多年来建立的光辉形象,就会轰然倒塌。如果他知道杨志真的会动手,就不会不依不饶了。对付这种人,用法治来惩处他,当然最好不过。像杨志同志那样,宝刀一挥,在某些时代,也是不错的选择。

老和尚貌似慈悲心肠,却把自己的高尚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卖布人的损失,谁来承担?人家也有妻儿老小,也要养家糊口吧?号称“德高望重”,就应该主持公道,维护公平正义。他倒好,被小混混的恐吓绑架,却悟出一番自欺欺人的大道理来。

如果老和尚坚持原则,小混混也许会思考,原来这一套是行不通的。说不定他就会痛改前非,从新做人。因此也可以说,正是老和尚的“智慧”,把他送上了一条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