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文明程度越来越高,女人对男人需求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原始社会,女人择偶的标准是,男人必须健康,强壮,有阳刚之气,白天能棒打野兽,晚上能生吃猪腿,除了能让女人怀孕,还要保护女人不受伤害。
现代社会,男人这一社会性越来越薄弱,女人对男人的审美也有了变化,一部分女人开始喜欢皮肤姣好、说话温柔、扮成女人比女人还女人的奶油小生。
 
一部分女人喜欢所谓的“暖男”。
所谓暖男,就是笑起来露出八颗牙齿,一生中只为体贴女人而存在,但偏偏这个女人其实还没追到手,说白了就是“云备胎”,无论女人犯了什么错误,暖男始终像太阳守候地球一样守候着女人,等待着有一天女人终于厌倦了高富帅,厌倦了坏男人,厌倦了灯红酒绿,想回到暖男怀里歇歇脚。
 
还有一部分女人,喜欢“男闺蜜”。
男闺蜜就是可以讨论例假、讨论其他男人和女人,如果互相不介意,甚至恨不得一起洗澡、上厕所,而又不用担心发生肉体关系。
男闺蜜一度很火,女人恨不得身边有一个高富帅,有一个暖男,还有一个男闺蜜,似乎这样才能成为人生赢家。
 
由此可见,女人对男人的需求变化越来越快,也越来与复杂。
而男人对女人的要求,千百年来,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只要女人好看。
一个优秀的男人,自然不想太奶油,不想给女人做“暖男”和“男闺蜜”。
一个优秀的男人,应该是优雅的,幽默的,因为坚持原则而性感的绅士。
 
绅士,英文gentleman,解释为优雅、上品、宽大、稳健、亲切、讲究礼仪。
应广大读者的要求,这一期专栏,我们将着重探讨绅士到底怎么讲究“滚床单的礼仪”。
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未来,讲究“滚床单的礼仪”将成为男人的核心竞争力。
 
既然这件事如此重要,我们有必要科学地将滚床单这件事细化成简单的几个部分。
我读严歌苓老师《陆犯焉识》,陆焉识在西北大荒漠,压抑不住写文章的冲动,但怕再一次因言获罪,只好写腹稿,甚至时不时拿出来修改某个章节的某个段落,如同计算机一般精准的大脑。
可见写文章这件事对于文人来说,和滚床单并无不同,俱都是本能反应。
 
其实滚床单和写文章的步骤是一样的。
我们将按照写文章的步骤,讨论“绅士到底是怎么滚床单的。”
说到这里,一股“造福人类的自豪感”再一次油然而生。
请为我点赞。
 
写文章之前,需要心有所感,要郁结于内,才能不得不发乎于外。司马迁称之为“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冯唐说是“内心有肿胀”,说白了就是不写憋得慌。在写文章之前,一定要憋。
滚床单也是如此。
苦读十年,一朝赶考,势必下笔如有神。
大旱三季,雨水过境,那必然是倾盆而下。
 
憋得差不多,正式迎来正式滚床单的第一步:仪式感。
古人写文章要焚香沐浴,要红袖添香,文房四宝都要选上等的,准备工作甚至比写一篇文章的时间都要长。
滚床单亦然。
 
前面我们讨论过,滚床单是男女之间灵魂上的承认。
尤其是对于姑娘来说,让一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这需要内心深处的喜欢和肯定。
所以这个时候,建立仪式感,让滚床单这件事情正式和神圣起来,是滚床单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何建立滚床单的仪式感?
虽然“仪式感”三个字听起来很玄妙,但实际上,用两个字概括,就是“感觉”。
对于姑娘来说,抽象的感觉重于具象的一切。
为了营造姑娘喜欢的感觉,首先,要注意情景和气氛。
古人写诗,常说“一切景语皆情语”。
同样的道理,和姑娘滚床单,尤其是第一次滚床单,这件事注定是要浓墨重彩地写进两个人的人生记忆里。
因此,滚床单发生的地点,一草一木,一树一花,都会根植到姑娘的回忆深处。滚床单表面上是滚床单,实际上却是在创造记忆。
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写,他说服她,一个人在这世上能交欢的次数是有限的,如果不充分利用,无论什么原因,都永远失去了这些机会。
简直是说服姑娘和你滚床单的最佳理由。
 
第二,既然是滚床单,那一定要换一条棉质的、干净的、吸水能力强的床单。
鉴于现在大部分滚床单都发生在酒店,所以要体现一个男人的与众不同越来越困难,不过,买一条床单,甚至是四件套,在滚床单之前换上,不失为获取姑娘好感的高妙方法。
姑娘都爱干净整洁,一条好的床单,可以让姑娘身心放肆,我们也好关门撒野。
 
第三,选择时机。
滚床单这件事,时间,地点,人物,每一个环节都无比重要。
尤其是时机。
其实万事万物都讲究是时机,人人都渴望在刚刚好的时间里,遇到恰到好处的人。
清代最为事儿逼的文艺男青年张潮在其所著《幽梦影》里写,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
连读个书都分了四季,可见其事儿逼。
但是滚床单这件事,当然是一件非常事儿逼的事情,再怎么讲究也不为过。
如果你足够利害,知晓了姑娘的一切,选择其经期结束后的三五日,此时,姑娘刚刚完成新陈代谢,内分泌和谐,身心愉快。
再选一个美好的夜晚,最好有风,最好有雨,风吹进来,可以鼓荡窗帘,雨落进来,可以打个冷颤。
天与地之间斜风细雨,我和你之间风雨如磐,纠缠往复,抱紧抱紧再抱紧,探寻彼此身心的秘密。
张潮还说了,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
要我看,四季落雨都适合滚床单。
 
仪式感建立成功之后,我们进入了正式的滚床单环节。
写文章讲究凤头,猪肚,豹尾。
无论哪一部分没有完成好,都会破了文气,不能称之为一篇好文章。
滚床单亦然。
 
凤头。
一个好的开始即是高潮的一半。
有调皮的人,将前戏称之为“逗逼”,实在深得文字之妙也。
具体“逗逼”之方法,因人而异,在此就不消多说了。
但有一点,往往是被人所忽略的。
那就是,姑娘是听觉动物,时时刻刻离不了甜言蜜语,即便在滚床单时,耳朵也不想闲着。
要想让床单滚得风生水起,滚得天昏地暗,一定要姑娘配合才行。
所以,说服姑娘配合,就成为重中之重。
比起“轻拢慢捻抹复挑”的逗弄,言语抚慰效果更加。
古人写此事,自有一套文法,现今读来,仍旧能突破时光藩篱,就好像看3D电影,男男女女就在你对面,别开生面地上演着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李渔老爷子的一生,是吃喝嫖赌的一生,却修炼了一个人情练达,事事看的透彻。
《肉蒲团》第三回“道学翁错配风流婿 端庄女情移薄情郎”,未央生取了玉香小姐,玉香虽然人窈窕,浑身满面都堆俏,腰肢九细,柔如无骨,姿容无双,但奈何风情不足,又有点不太喜欢未央生。加上平日里读了太多《列女传》和《女孝经》,中了剧毒,一定要做到耳不闻淫声,目不睹邪色。
这还不算,更让未央生烦恼的是,只要对玉香说一句轻薄的调情话,玉香就满面通红,掩面而走。
未央生喜欢白天滚床单,玉香觉得这是禽兽行径。
无奈之下,未央生只好等到晚上,可是晚上玉香也只是无可奈何地承受,如木头人一般,丝毫没有兴味。
更令未央生觉得生活没有惊喜的事情是,玉香只接受一种传统姿势,绝对不能接受什么“隔山取火”,“倒浇蜡烛”,就连快活的时候,也绝对不肯叫死叫活,助男子的军威,就唤她心肝命肉,竟象哑妇一般,不肯答应。
未央生快愁死了。
只能下决心,说服玉香。
 
于是,未央生买了一副春宫册子,共三十六幅,取唐诗“三十六宫都是春”的意思,拿回去给玉香看,一定要让玉香知道,这些姿势不是我变态编出来的,而是古人早就发明好的。
 
玉香一看这些东西,非常不高兴,责问未央生,你就是变态,为什么总是喜欢大白天做那些事情。
接下来,未央生说了一段话,可谓是妙趣横生。
未央生说,日里行房比夜间的快活更加十倍。其间妙处正在我看你、你看我,才觉得动兴。做这事全要你爱我我爱你,精神血脉彼此相交,方才会快活。若是妻子生得肌肤雪白,又娇又嫩,就像美玉琢成的一般,丈夫把他衣脱了搂在怀中,一面看一面干,自然兴高十倍。若是我和你这样夫妻,白对白红对红,娇嫩对娇嫩,若不在日间取乐,显一显皮肤,终日钻在被窝里面暗中摸索,可不埋没了一生?
玉香被说动,口里虽然不肯,心上却要顺从。
未央生趁热打铁,娘子不信,我和你试一试,看比夜间的滋味何如?”
玉香娇羞,未央生心想,她有些意思来了。但现在明显是欲心初动,饥渴未深,若就与她做事譬如馋汉见了饮食,信口直吞,不知咀嚼,究竟没有美处。我且熬她一熬然后同她上场。
于是,就扯过来一把太师椅,抱着玉香一同翻看宫图,什么纵蝶寻芳,教蜂酿蜜,饿马奔槽,双龙斗倦名目繁多,看得玉香整个人都酥了。
未央生一看,ok,逗逼结束,开始上阵了。
李渔写到此处,透露了一个实用主义的细节。
那就是,不要先脱上衣,而是先完成最关键的环节。
原因是,若先脱她上面衣服,她心上虽然着急外面还要怕羞,必竟有许造作。故先把要害处据了,其余的地方自然不劳而定。
这是行兵擒王捣穴的道理。
我伙呆!
李渔老师威武。
可见在“逗逼”环节,“说服”有多么重要。
 
 
猪肚。
猪肚指的是文章中段,要饱满如猪肚一般。
滚床单也是如此。
 
作为主体部分,这个环节的完成度一定要完整得不能再完整。
有一个词叫“回床率”。
要想回床率高,在这一个环节,一定要拿出生平所学,吃奶的本事。
这是最重要的礼仪。
 
初次坦诚相见,要开始直面彼此的所有私密。
此时,极有可能出现尴尬。
为了化解这一尴尬,《金瓶梅》里有两首字谜,可以背出来调笑一番。
一物从来六寸长,有时柔软有时刚。软如醉汉东西倒,硬似风僧上下狂。
出牝入陰为本事,腰州脐下作家乡。天生二子随身便,曾与佳人斗几场。
此一首,答一物。
还有一首:
温紧香干口赛莲,能柔能软最堪怜。喜便吐舌开颜笑,困便随身贴股眠。
内裆县里为家业,薄草涯边是故园。若遇风流轻俊子,等闲战斗不开言。
答千人爱万人贪一件美物。
是不是顿时显得很有文化呢?
不过在此提醒大家,如果操作不当,有被姑娘抽耳光的风险。
 
朋友相聚,开玩笑说,要找个什么样的姑娘过完此生。
大家的回答各不相同。
问到我,我说,能在厨房熬汤,能在股市救场,穿上裙子出厅堂,脱下裙子浪大床,下雨天能背诵《离骚》,“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滚床单谙熟《素女经》,换姿势的时候来一句“御女当如朽索御奔马,如临深坑下有刃,恐坠其中。”
这当然是笑话。
《素女经》一类的房中术,说女子有药用,动不动就采阴补阳,讲究什么固精守元,看起来没什么道理。
但实际上,如果真的能熟读《素女经》,弄明白姑娘快乐的时候,“有五徵五欲,又有十动,以观其变,而知其故。”比看一千万部毛片管用。
 
豹尾。
文章写的好,一定要有一个完美的收场。要“言有尽而意无穷”,最好是绕梁三尺,读者读完了能三月不知道肉味。
在滚床单这件事情上,豹尾又是一个极为容易被忽略的环节。
姑娘还在意犹未尽,男人已经翻过身,呼呼大睡,响起了呼声。
更有甚者,已经伏在姑娘身上,坠入了梦中。
姑娘高潮之后,会有强烈的空虚感,此时,除了抱紧,甚至不需要别的言语。决定回床率的高低,这一条至关重要。
姑娘是细节动物,无比苛求一切细微的体验。
男人在点燃事后香烟,或者呜呼大睡之前,一定要留给姑娘足够的回味时间。谈谈风月,谈谈人生,交流一下心得,为下次滚床单积累经验。
评判一个男人有没有魅力,除了固有的绅士标准,很重要的一条,那就是看他有没有注意滚床单的礼仪,回床率高还是低。
 
 
最后,文以载道。
好文章要讲道理,要承载道义。
滚床单当然不是为了滚床单,而是一种爱情的交流方式。
人生苦短,要和你欣赏的人共事,要和你爱的人上床。
不要为了滚床单而滚床单,那简直就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犹如弃千金而不知自用,可悲可叹。
 
滚滚床单,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