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彝(1847年--1918年),又名张德明,字在初,一字俊峰,祖籍盛京铁岭(今辽宁铁岭河西蔡牛乡张家庄),清初编入汉军镶黄旗。他一生八次出国,在国外度过二十七个年头。每次出国,他都写下详细的日记。




张德彝出生于一个没落的旗人家庭,自幼家境贫困,在舅父的帮助下读了一点私塾。但他“性聪颖......年未弱冠,慷慨有四方志”。所以读书刻苦,锲而不舍。在十五岁那年,竟凭着自己的学习成绩考上了当时我国第一所外语学校---北京同文馆,是这所学校仅有的十名学员之一。后经三年苦读,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曾任光绪皇帝的外语老师。

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张德彝十九岁时被清政府委派参加了中国第一次出国旅游团,去欧洲观光。他随团游历了法国、英国、比利时、荷兰、汉堡、丹麦、瑞典、芬兰、俄国、普鲁士等十个国家,饱览了世界风情。



他首译电报、自行车、螺丝等至今仍被中国人沿用的科技名词;首次向中国同胞介绍蒸汽机、升降机、缝纫机、收割机、管道煤气、标点符号,乃至巧克力……

张德彝在《航海述奇》中首次提到了西方的避孕工具--避孕套,张称之为“肾衣”:“闻英、法国有售肾衣者,不知何物所造。据云,宿妓时将是物冠于龙阳之首,以免染疾。牝牡相合,不容一间,虽云却病,总不如赤身之为快也。”在《欧美环游记·法郎西游记》中又记载:“闻外国人有恐生子女为累者,乃买一种皮套或绸套,冠于阳具之上,虽极颠凤倒鸯而一雏不卵。”




西方学者一般认为避孕套是16世纪意大利解剖学家Fallopius所发明,在1870年前后得以普及,批量生产,售价低廉。张德彝出访期间,正值避孕套开始广为流播之时。

到了1888年,随团出使德国期间,张德彝又见到了女用避孕套:“不意更有女用以防男者,其物亦造以古米,周约四寸,深不盈寸,形如银碗。凡娼妇恐男子有疾而染己身者,先置此物于阴门,则无沾染之患。”“古米”,是橡胶的意思。





作为一个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士大夫,张德彝对避孕套这种新事物秉持的是严厉批判的态度,他写道:“其法固妙矣,而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惜此等人未之闻也。要之倡兴此法,使人斩嗣,其人也罪不容诛矣。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