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所赐,网友在网络上脑补了一次“大唐女性事业线”的历史知识,许多人据此感叹唐朝的风气是多么的开放、自由,并认为这股开放、自由之风,到了宋代便戛然而止了,因此,宋人的服饰风格拘谨、呆板,女性必须将自己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

但很抱歉,这样的历史知识脑补是非常不完整的,带有很大的想当然成分。唐人的衣着确实奔放,但也没有《武媚娘传奇》表现的那么夸张。宋朝女性的妆扮风格虽然比唐人收敛,但依然是性感动人。

 

唐诗中有“粉胸半掩疑晴雪”“胸前瑞雪灯斜照”“慢束罗裙半露胸”的暧昧描写,宋词中也不缺香艳句子,而且透露出新的时尚信息。北宋诗人赵令畤有一首《蝶恋花》,描写了一位娇羞的闺中少女:“锦额重帘深几许。绣履弯弯,未省离朱户。强出娇羞都不语,绛绡频掩酥胸素,黛浅愁红妆淡伫。”请注意“绛绡频掩酥胸素”这一句,是说那位少女穿着素雅的丝质抹胸。

还有一位北宋诗人毛滂,听歌妓弹唱琵琶曲,也写了一首《蝶恋花》:“闻说君家传窈窕。秀色天真,更夺丹青妙。细意端相都总好,春愁春媚生颦笑,琼玉胸前金凤小。”这句“琼玉胸前金凤小”,则是说歌妓穿的抹胸绣着小小的金凤图案。

黄庭坚的一首小词《好女儿》也写到了宋朝女子的抹胸:“粉泪一行行,啼破晓来妆,懒系酥胸罗带,羞见绣鸳鸯。拟待不思量,怎奈向、目下凄惶。假饶来后,教人见了,却去何妨。”词中女子,大约为情所伤,早晨醒来,不敢穿上抹胸,生怕见到抹胸上绣着的鸳鸯图,又要触景生情。

这几首小词提到的抹胸,是宋朝女性的贴身内衣,因其“不施于背,仅覆于胸而故名”,类似于唐人的“诃子”。宋人对抹胸极讲究,材质多为棉、布或丝绸,上面绣有精美的图案。北宋程颐的伯祖母还有一件“珠子装抹胸,卖得十三千”,值十三贯钱,相当于今天六七千元。那么前面的诗人毛滂为什么知道弹琵琶的歌妓穿着绣了金凤图饰的内衣呢?这是因为,按宋人的时尚,女子内衣是可以露出来的。

如果说唐朝女子的典型服饰是“短襦+长裙”,那么宋朝女性的典型装束便是“抹胸+褙子”。褙子是宋代最时兴的上衣款式,直领对襟,两掖开衩,下长过膝。宋朝女性习惯上身穿一件抹胸,外套上一件褙子,双襟自然垂下,不系带,不扣纽,任其敞开,因此,胸间内衣也略为外露。如果是胸部丰满的女性,自然会显露出诱人的
“事业线”。褙子还是宋人的礼服,换言之,一位宋朝女性穿着抹胸,套上一件微微敞开的褙子,是可以出来见客人的。

今天我们从许多宋画都可以看到身着“抹胸+褙子”的宋朝女子形象。出自南宋佚名画家之手的《歌乐图》,描绘了宋朝宫廷乐伎正在彩排、演奏的情景,图中乐伎,均着淡雅的抹胸,外套一套红色的褙子。北宋画师刘宗古的《瑶台步月图》,画了几名赏月的仕女,也是“抹胸+褙子”的打扮。

 

宫廷乐伎与大家闺秀的服饰,代表了上层社会女性的流行色。那么宋代平民阶层的衣着打扮呢?由于以平民生活为表现对象的宋画非常多,我们通过宋画就可以轻易地了解到宋朝平民女性的服装款式。南宋画师刘松年的《茗园赌市图轴》中,有一个手提茶瓶的市井女子,穿着抹胸,乳沟微露;同时代的李嵩画有一幅《骷髅幻戏图》,图中正在哺乳的少妇,上装也是低胸的抹胸;另一位南宋画师梁楷的《蚕织图卷》,里面的女性也内穿抹胸,外套褙子,乳沟显露;还有《杂剧人物图》中的瓦舍女演员,也是身着“抹胸+褙子”。

 

出土的宋代文物,也佐证了“抹胸+褙子”是宋朝上至官绅家庭、下至市井人家的流行款式。河南白沙宋墓出土的壁画,显示士大夫家庭的女性以“抹胸+褙子”为日常服装;酒流沟宋墓出土的砖刻,上面有官宦人家的厨娘,开凿于南宋的重庆“大足石刻”,有一个养鸡的农家少妇雕像,都是身着抹胸和褙子;四川泸县宋墓出土的侍女石刻,也是抹胸外露,并略显“事业线”。

 

宫廷成员、贵妇、侍女、厨娘、伶人、农家少妇、市井商妇,身着“抹胸+褙子”的宋朝女性遍及社会各个阶层,低胸装寻常可见。即便不是“抹胸+褙子”款式,穿襦裙的宋朝女子也能恰到好处地展示性感。李嵩《观灯图》、《听阮图》中的文艺女青年,穿着低胸的交领襦裙,略露胸膛,不及唐人奔放,却比唐人优雅。

从很多宋代图像资料,我们都可以看出,宋朝女子的身材不如唐人丰腴,多如当今的时装模特,以纤瘦为美;她们的服饰也不如唐人华丽夸饰,但绝对不是拘谨、呆板。以我观察宋画后的感受,宋朝大家闺秀的衣着打扮,可谓素雅中透出小性感,市井女子的装束,质朴却不乏野性。我想,在宋朝那个时代,人们并不觉得女子微露“事业线”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同时,宋人(包括男性与女性)也受到礼教的适度约束,不似唐人放浪。

网上有人说,“宋朝服饰较为保守,穿着也较麻烦,层层叠叠,像包粽子似的把美丽的女人们包裹起来。也许是宋朝人的思想太狭隘,生怕自己的老婆被别的居心不良的男人偷瞧了去,所以一改唐朝大胆前卫的作风,用服饰将女人们包裹了起来。”我忍不住哑然失笑,说这话的人,必定不肯去看一眼存世那么多的宋画,心里只有先入为主的想象:“宋代流行理学——理学束缚自由——女性不准穿性感衣服。”

许多人都想象了一个自由开放的大唐,想象了一个作为对立面的压抑的两宋。其实他们可能并不关心历史的真相为何,历史只是他们的一杯酒,借以浇胸中块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