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90年代,大批偷渡客乘坐这样破旧的渔船或货轮偷渡来美。
美国林则徐基金会主席黄克锵曾经在纽约移民局和美国海岸巡逻队当翻译,他长期关注偷渡问题。黄克锵表示,到达美国的福州人最早的要算在中国境外工作的福州籍海员。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就有福州籍海员“跳船”定居在美国。为什么在福州很多人当海员?那还得从明朝郑和下西洋说起……
●“跳船”——最早的无组织偷渡
黄克锵表示,到达美国的福州人最早的要算在中国境外工作的福州籍海员。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就有福州籍海员“跳船”定居在美国。为什么在福州很多人当海员?那还得从明朝郑和下西洋说起……
闽江,是福建的母亲河,它的入海口在福州,而入海口的南北两岸分别是隶属于福州市的长乐、连江和马尾,由于地理位置的因素,当地的许多人都出海打鱼,或者从事海上航运。明朝永乐年间郑和7次下西洋,6 次是从长乐出航。当时他在当地招募水手,从那时起,上船当海员就成为长乐以及与其相邻的闽江口北岸连江和马尾人的一种职业,几百年不断地沿袭下来。
福州人主要在香港、新加坡当海员。大约上世纪四、五、六十年代,由于美国放宽了移民限制,世界各地掀起一股向美国移民的浪潮。在这种浪潮影响下,一些福州籍海员乘海轮停泊在纽约港,利用船长批准海员上岸玩几天的机会,“留”在岸上打工不走了,人们把以这种方式留在美国叫做“跳船”。
可以说“跳船”是最早形式的偷渡,但这种偷渡是没有组织的,也不需要偷渡费。
●香港“馆主”——最早的蛇头
在香港的福州海员,绝大多数都住在“行船馆”里。“行船馆”类似于船员旅社,也是福州人开的。“行船馆”功能多样,几乎涵盖了船员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不仅提供住宿,负责一日三餐,还介绍工作,代办“红本子”(船员护照)。同时馆旁边还开有杂货铺等,船员日常生活所需和寄回家乡的物品在杂货铺里都可买到。船员们寄回家乡的钱和物品也都通过“行船馆”托人带回去。福州海员大部分单身在外,语言不通,因此,他们对“行船馆”非常依赖,除了出海行船,上岸后基本都住在“行船馆”里。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大陆物质匮乏,人们生活贫困,可海员家人除了收到钱,不时还会收到他们寄来的猪油、饼干、肥皂、牙膏、布匹等食物和生活用品,因此,有人在外当海员的人家是非常让人羡慕的,在长乐、连江、马尾,家家户户都想方设法把更多的男孩送出去当海员。而当有人“跳船”到美国,发现美国能赚到更多的钱时,大家纷纷又把目光投向了美国。
精明的“行船馆”馆主们在介绍海员工作时,开始按船到不同国家而收取不等的介绍费,那时最热门的美国航线“红本子”大约一两万港币。“有了‘红本子’基本上就可到美国了,这些馆主应该就算是最早的蛇头吧。”黄克锵说。
●香港——加拿大——美国:最早的偷渡线路
“可毕竟当海员的机会有限,而想到美国的人很多。借着都属于英联邦,香港到加拿大不需签证的便利,在上世纪60到70年代,香港一些馆主和旅行社做起了从加拿大偷渡到美国的生意。”黄克锵说。
想到美国的人,首先要偷渡到香港。偷渡香港可走陆路和水路。从陆路在深圳沙头角一带过去,到了香港边境,不仅要爬山,还要爬铁丝网翻过去,领头的人爬前面,其他人跟着,像一群蛇,因此就把领头的人就叫做“蛇头”,而偷渡者就叫“人蛇”。蛇头、人蛇的叫法就来自于此。
到了香港后,馆主帮你拿到香港护照,而后以旅游的形式,买张机票就可以到加拿大了。到了加拿大,那里有白人接应,一般把人蛇放在货柜车里送到美国。那时的偷渡费用是加拿大到美国1200美元。很多无缘走美国航线的船员及其船员的家属们都是这么踏上美国土地的。
1970年代末,中美关系正常化,到了上世纪80年代,出现了以护照换人头、回美作假,或学生签证、旅游签证方式来美,那个时候都是通过航空或航空和陆路结合,或直接在美国机场闯关或从飞到中美洲国家,从墨西哥边境进入美国。蛇头每次运送到人蛇也不多,五六个到10几人不等,费用8000到1美万之间。
●布什的总统特赦令——大规模偷渡潮的起因
黄克锵表示,大批福州人偷私渡来美国的热潮始于1989年夏天的政治风波后。1990年4月1日,老布什总统以行政命令形式发布了第12711号总统令(Executive Order 12711)--"中国学生保护令"。该保护令中的条款于1992年在国会通过,成了永久性法案,称作《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 of 1992,简称"CSPA")。那时绝大多数与风波无关的华裔非法移民因特赦拿到了身份。
这对偷渡者是个天赐良机,大量福州人想来美国,蛇头们则利用了这个机会,开始以最便宜、单次数量最大的方式——船运,向美国运送人蛇。这其中香港、台湾的蛇头居多,他们购买废旧的渔船或退役的船,组织大规模偷渡。当时每个月都好几条船进入美国,每条船少则几十人,多则两三百人。偷私渡费用亦从初期的8000美元一下子飙升到1万8000美元。当时长乐人对偷私渡的男人俗称是“万八哥”,而对留守在国内的家眷则称“万八嫂”。
那是偷渡最蓬勃的时期,可谓“海陆空”并举,但以海路和陆路为主。人蛇们有的在福建霞浦、平潭等地登上小船,到台湾海峡换乘大船;有的爬山经过中缅边境进入泰国,在泰国上船,经过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辗转,有的在公海换成小船进入美国,有的到达中南美洲,从墨西哥进入美国。
蛇头一般在各个国家和港口有关系,甚至一直以来跟黑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船运很不安全的,而且经常发生女性被强奸、生病的人被抛入大海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不过死亡的恐惧没有阻止偷渡的诱惑。”据统计,那时国际偷渡集团每年可获得高达30亿至95亿美元的犯罪利润,比毒品走私利润还高。
1993年5月,“金色冒险号”载着200多名偷渡者抵达纽约皇后区洛克威海域,计划中的接头人在黑帮“福青帮”的仇杀中死亡。在海上等待两周后,蛇头决定将船搁浅,有的偷渡者游泳上岸,导致10人死亡。金色冒险号事件震惊美国朝野,震惊世界。之后,美国政府对海路偷渡的打击更加严密,海路偷渡慢慢式微。
●人数减少,方式日趋多样——21世纪的偷渡
之后,美国又陆续出炉了“一胎化政策”、“宗教”等政治庇护项目,致使福州市各大乡村的偷渡浪潮一直没有停休,偷渡费用亦水涨船高,飙升至8万5000美元,甚至9万。直至近年,因美国经济不景气,偷私渡来美国的现象才稍微有所改变。
而在福州各大乡村偷私渡大行其道时期,中国其他各大省市的偷私渡浪潮亦开始兴起。进入21世纪后,偷渡到方式更加多样化,如:合法考察、旅游非法滞留,赴海外“留学”,“投资”移民,海外产子,假结婚,假避难申请……各种花样翻新的方式已演变成一种有组织的跨国犯罪。而非法入境者,更多则是持有第三国合法签证。
自2008年6月,美国开放中国部分省市公民组团旅游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以团队的形式来美旅游、考察。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统计报告,第二年持B签证短期来美旅游、商务考察和探亲的中国人就达51万。近年来,有证据显示,该渠道已被偷渡集团利用。他们在中国利用各种办法,改变人蛇让签证官“敏感”的出生地,以骗取签证。而投资移民更是五花八门,很多是假投资,这主要由美国的一些律师和在中国大陆的蛇头勾结起来进行。据悉,现在来自中国的投资移民申请很大一部分存在作假。
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中国开放旅游市场,合法持有第三国签证伺机偷渡进入美国也成了近来偷渡的新方式。从北美洲的加拿大,南美、中美各国到欧洲、澳洲、非洲各国,都成了蛇头中转人蛇的理想地。以从南美、中美洲圭亚那、厄瓜多尔、多米尼加等国进入美国为例,人蛇可以持合法旅游签证乘坐飞机进入这些国家,然后伺机从墨西哥等与美国接壤的国家进入美国。“用这种方式,路途风险小了许多,再加上偷渡集团的一条龙服务,让许多人蛇乐于选择。” 黄克锵说。

不论是稚气的脸、微笑的脸还是沉思的脸,他们心中的梦想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