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惨双蛾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泥谁。
    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赢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
    画檐春燕须同宿,兰浦双鸳肯独飞。长恨桃源诸女伴,等闲花里送郎归。
    相思只恨难相见,相见还愁却别君。愿得化为松上鹤,一双飞去入行云。

这是唐朝才女步非烟写给情人赵象的四首七绝诗。非烟,即步非烟,也作步飞烟。诗中感恨伤怀,情意绵绵,读来令人动容,让人感叹。说来步非烟也算得上是个才女,但可惜的是,她现是因为父母包办嫁错了人。后来又因为苦无知音,好容易遇到了书生赵象,却又是个好色却无担当之人。

中国封建社会,素来以男权著称,一夫多妻制延续了两千多年。女人可以说是饱受了历史的沧桑,承受了两千多年的苦难,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真正解放出来。然而,尽管封建社会有三从四德,甚至还有《烈女传》、《女四书》等等教材,从思想和精神上对女性进行摧残和毒害,但仍然有大胆的反抗者以死相拼。

唐代美女步非烟就是其中的一位。年轻美貌的步非烟,本是一位纤纤淑女,在唐代流行以肥胖为美的时代,她却独具一格的清瘦妖娆。非烟不仅身材好看,而且长相秀美,目似明月,鼻翼如葱。她虽是平民家的女儿,却从小习字做画,精通音律,擅长弹奏琵琶,尤以击筑出名。步非烟不仅是唐朝的才女,也是唐朝的美人。唐朝美人大都是丰满型,而步非烟却是轻盈纤弱的美女。步非烟工于音律,精通琵琶,更敲得一手好筑,堪称当时一绝。

非烟的美丽渐和才情渐在本地有了些名气,她的丈夫——唐懿宗时期临淮武公业,便给了媒婆很多银钱,让她从中牵线从而骗娶了非烟。年轻美貌多情的步非烟,并不喜欢剽悍粗暴的武公业。两人之间不仅有代沟,而且兴趣爱好各不相同。非烟喜欢吟诗作画,而武公业却对此丝毫都不感兴趣,平日里他总是忙于工作,无瑕过问家事,当然对非烟的才情也漠不关心了。深夜寂寞,武公业虽然很爱步非烟,下班后整天陪着她。但是,两人在一起,除了床上的那点事,剩下的也没有什么了。步非烟空守大好青春,却无奈眼看韶华流逝,真是哀哀咽咽,自叹生不逢时。

恰在此时,邻居家有个读书人叫赵象,这公子年刚二十岁,正是风华正茂,不仅长相帅气,而且文武兼备,是个难得的好人才。拿老牛吃嫩草的武公业与赵象相比,那真是天上地下,差距大得实在是没法去说了!这天,正当步非烟对花伤怀,伤叹自嗟的时候,突然从隔墙传来赵象的读书声。步非烟听着书生磁性的声音,默记着书中那深味的语句,不由自主地抬头向上看去。可惜隔墙有碍,非烟的眼睛是无法看到这位多情的年轻帅哥。
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正当非烟心急如焚的时候,赵公子放下了书本,开始练习武艺。赵公子还真是身轻如燕,武艺非凡,只一个腾空的姿态,便如飞翔的春燕。非烟抬头看到公子那潇洒俊逸的身影,心里不由地为之一动!而赵象也常听到墙那边,有琵琶声和击筑的音乐声,只可惜男女有别,深恨不能一见。此刻练武之机,也免不了瞥一眼隔墙的惊鸿,不料却与步非烟四目相对。这一瞬间的相望使赵公子委实地吃惊不小!

哇寒,这小娘子太美了!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只见她身如仙子纤若弱柳,芳颜艳丽貌若出水芙蓉,点点情眸,似有泪光盈盈,尤其是瞥见他的一刹那,泪眼中居然闪出袭人的亮光来!莫非小娘子对自己有意了?这恐怕是世间最迅捷的一见钟情吧?赵象自见到步非烟之后,立即心魂飞魄散,一时间忘乎所以,竟把读书求功名的事给放到了一边。日思夜想,有时便隔墙偷看,实在是熬不过相思情绵绵,便买通了武家的守门人,让他帮自己传递书信。
这守门本是贪财之人,又兼赵公子死缠烂磨地央求,便不由地答应下来。暗地里派自己的娘子,将公子写给步非烟的情诗交到了她的手里。步非烟偷偷地展信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一睹倾城貌,尘心只自猜。不随萧史去,拟学阿兰来。”赵象爱慕非烟,专门使了一种信纸,叫做“薛涛笺”,写下了此诗。非烟喜之不禁,也赶忙赋诗一首,托看门人老婆传递给赵象。非烟写道:“绿惨双蛾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泥谁。”
赵象收到信心中大喜,又换了一种信纸,叫做剡溪玉叶笺。只见上面写道:“珍重佳人赠好音,彩笺方翰两情深;薄于蝉翼难供恨,密似蝇头未写心。疑见落花迷碧洞,只思轻雨洒幽襟;百国消息千回梦,裁作长谣寄绿琴。”将信付与看门人送去后,非烟那儿却好些日子不见回音。赵象以为小娘子可能是碍于女节,不得不关闭了情扉。赵象不由地一片惆怅,内心里一片感伤。恰在此时,看门告诉赵象,原来步非烟由于相思深情,得了重病。
赵象一时感慨,不由地又赋诗一首,托看门人送给步非烟。步非烟看到诗后,一番感叹。此时,她终于突破了自己思想的矛盾,决定好好地与赵公子恩爱一场。于是非烟便将自己被媒人欺骗,无奈嫁给武公业的事在信中说给他听。并表白自己喜欢公子,并非出于一个女人的轻薄,而是对他深情所至。赵公子立即回信说自己也不是轻浮狂生,而是真的爱慕娘子才情。
二人情书翩翩往来,白日里赵象以读书表达心声,步非烟则以琵琶声声相赠,墙里墙外,彼此情深,渐渐来往频繁。有一天,看门人偷偷告诉赵象:“今夜武参军因公务值宿,家里在只留小娘子一人,你可在深夜逾墙相会。”
赵象一听大喜,便在深夜偷偷越墙,来到武家院里。步非烟见到公子前来,二人携手来到卧塌前,二目相望,只见眼中人物,熠熠生辉。一个是弱柳拂风,身姿袅娜,一个是俊朗才子,眉清目秀,举止端雅。非烟轻吐珠唇,情语生香,赵象绵绵深情,只恨夜深梦短。二人相拥相抚,无法言尽心中情絮,不由地缠绵交织,渐渐解衣相拥,肌肤相亲,做成风流韵事。自此,二人更觉难分难舍,相处契合,只恨不能融为一体,叹不如天空的飞鸟,能够自由双飞。
许是情深意浓,更容易惹起周围的评议。武公业渐渐感觉异常,便找来仆人讯问,却又问不出个究竟。恰在此时,步非烟的贴身丫环,由于非烟责备她,一时冲动打了她一下。也不知这丫环想做武公业的夫人还是为了渲泻一时之怒,便将步非烟与邻家男子偷情的事,这么这么地向武公业诉说了一番!
武公业一听勃然大怒,便将看门人叫来讯问。那看门人刚开始还想抵赖,后来见主人问得详细,又句句属实,知道此事已经败露,又兼武公业苦苦相逼,只得承认了确有此事。武公业不知道也罢,一听非常恼火。但是这家伙的确是老谋深算,尽管在气头上,他还是装得十分深沉。故意又说深夜值班,却藏在家里等待捉奸。这一夜,赵象照常逾墙来会步飞烟,谁知却不小心被人扯住了衣裳!赵象回头看去,只见武公业怒气冲冲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赵象机敏,赶忙闪身逾墙而走,武公业只抓破了他的衣裳。
武公业终于忍无可忍,拿着赵象的衣裳片子,来到屋里向步非烟问罪。步非烟见到暴跳如雷的丈夫,反而冷静下来,横下一条心冷冷地对他说:“生既相爱,死亦何恨!”武公业听到此话,更加恼羞成怒,便举起手中的鞭子对着步非烟猛打。非烟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故而也不示弱求饶。武公业本是一员悍将,打人时心狠手辣,他见妻子不服软,更是暴跳如雷。皮鞭打下去,步非烟被抽得皮开肉绽。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渐渐非烟弱体不胜摧残,终于一动不动的含恨而去了!
武公业没想到自己会打死了妻子,但他又明白家丑不可外扬,只对外说妻子得了暴疾身亡。隔壁府椽赵麟,也是一名官员,听说非烟病死,顿感事情蹊跷,便着手调查此事,谁知偷情者竟是自己的儿子赵象!赵麟一看事情棘手,不便过问,也只好作罢!就是这样,非烟只因婚外出轨,屈死在丈夫的皮鞭之下。
想想古代女子,真是冤屈重重,嫁人不得自主,爱人不得自择,生活在婚姻的牢笼,一辈子不得放飞自己。飞烟与赵象,一个是大家公子,一个是参军娘子,想逃出世俗樊笼,本来就是难上加难,又何言双宿双栖呢?真是走投无路,只有选择归去了。
据说后来,非烟坟墓前,常有一青年男子哭倒,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