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身着黑袍在沙特阿拉伯首都机场走下飞机的舷梯时,放眼望去,机场到处晃动着白云似的人群,那是头裹雪白的包头、身披雪白长袍的沙特阿拉伯男子,我仿佛潜入了《一千零一夜》梦幻般的场景,只是机场上那些锃亮的轿车替代了中世纪的骏马。

然而,我的兴奋很快在海关人员的拦截下戛然而止,对方在还给我护照时,很有礼貌地告知:不能入境。原因很简单:女性不能只身进入沙特阿拉伯,必须有一位男性陪同,哪怕是一个六岁的男孩也行。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真是晴天霹雳!为了能得到进入沙特的签证,可谓费尽周折,哪想到已经抵达沙特首都机场了,却被这个意外的疏忽挡住去路。

前来机场接我的中国驻沙特大使馆的一位官员见我迟迟没有露面,猜测可能有意外情况发生,便挤进了海关。得知原委后赶紧和沙特新闻部门联系。很快,沙特新闻部的一位年轻官员匆匆来到了机场,几经磋商,海关最终同意放行。

当日,他俩和新华社驻利雅得分社的同行一起陪同我来到市内一家酒店。没想到,行囊刚刚放下,心又提了起来:酒店竟不肯给我办理住宿登记。原因也很简单:单身女性不能下榻酒店。

同路来的那位热心的沙特新闻部官员又耐心地游说,终于做通了酒店的工作。让我安顿下来。

见我顺利住下,大家便放心地告辞了。

我在下榻的房间冲了个澡,小心翼翼地系上黑头巾换上黑袍下楼用餐。

走进华丽的酒店餐厅,我特意选了一个临街的座位坐下,想借此好好打量一下这座神秘的城市。这时候,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侍者礼貌地欠下身来,让我到餐厅的里间就座。我问他这个座位是否有人预订了,他摇摇头,微笑着反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沙特?我点点头,他笑道,当地不允许一个单身女性与男人们在同一个餐厅就餐,如果被发现,麻烦就大了。我吓了一跳,赶紧冲进了那间空荡荡的里屋。

这顿饭是什么味道我已不记得了,只知道饭后要走到街上逛逛好让紧绷绷的神经松弛一下。刚走到酒店的大门口,一位男侍者客气地拦住了我:“我想你是第一次来沙特吧?”我慌乱地点点头:“是啊,是啊!”并且有些奇怪,他怎么知道?侍者提醒我说:“当地是不允许女性只身出门的,必须有丈夫的陪同,否则,后果十分严重。”

天哪!我咕咚一声瘫坐在大厅会客的大沙发上,到哪儿去找一个“丈夫”?

为了便于我的采访,经中国大使馆、新华社利雅得分社与沙特新闻部门紧急磋商,决定专门为我配备一辆采访车,和一位中国陪同翻译。

由于陪同我的沙方人员和中方翻译都是男性,几天下来,我采访的所有地点都是男人工作和生活的区域。翻译黄先生安慰我说,要想了解沙特妇女的生活,夜晚的利雅得将为你撩开神秘的面纱。

于是,那天我是多么的盼望着夜幕的降临。

白天的利雅得,气温高得吓人,路上行人稀少,更鲜见女人的身影,当星星缀满湛蓝的夜空,也点燃了满城七彩霓虹灯时,市民几乎倾城而出,闹市中心顿时被挤得水泄不通。

仔细地观察紧紧地、静静地跟随在丈夫身后的沙特女子,你就会发现,爱美的天性岂是一袭黑袍能够掩住?白皙的纤手十指涂丹,软皮凉鞋露出的脚趾甲也被装扮得如艳红瓣瓣。最令我惊讶的是,她们几乎个个手里都握有一只小巧玲珑的新款手机。当这些黑袍飘飘的女人一边走路一边打着手机的时候,你脑海里很自然地会蹦出一个时尚的名词———与时代同步。

到沙特多日,我终于有机会一睹那黑纱后面的真容。

那天,我持国际银行卡到银行取钱,当地人告诉我,沙特设有妇女银行,专门为女性服务。当我推开两道门进入这家银行后,看到了一个女性的世界,所有的银行职员都是女的,她们卸下了长长的黑袍,穿着时尚的西式裙装,杏仁白的脸庞,黑翅般的双眉,丹红的嘴唇,个个美若天仙,她们能以流利的英语为顾客服务,言谈举止间充满了职业女性的干练和自信。

在沙特的日子,我还有过一次乘火车的经历。当车站的广播提醒乘客们检票进站的时候,一路陪同的黄先生笑着推了推我:女士进站优先。起先我以为是句玩笑话,结果很快就发现候车室的妇女们纷纷从各自的丈夫身边站起来整理好长袍,从检票口鱼贯而入,只有抱小孩的男乘客才可以和她们一样享有优先权。当我宽宽松松地通过检票口的时候,感慨万千,做女人这么些年,不论在火车站还是汽车站,男人常常和我们一起奋勇争先,真没想到,第一次享受通行优先权,竟是在沙特!

如今的我已不会看见黑袍就去联想不幸。幸不幸福,实在不是一件外衣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