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礼一向是社会生活的润滑剂,人情世故的温度表。官场送礼之学问,不外乎三点:送什么,如何送,送给谁。通达者信手拈来,行云流水。愚钝者费尽心机,不得要领。好在天地万物皆有章法可循,今日我们便来捋一捋个中的门道。

自古有谚云:官不打送礼的。但今时今日,律法昭昭。依照国务院与中办在1993年发布的指导文件,党政机关人员在对外交往中“接收价值按照我国市价折合人民币二百元以上的礼物,应当自接受礼物之日起一个月内填写礼品上报单,并将应当上缴的礼物上缴礼品管理部门或受礼人所在单位”。超标且逾期不缴即视同贪污。倘若要追究刑责,累计价值只需达到五千元以上。在物价飞涨的今天,随便送个像样物件儿,依此律都得充公。因此绝大多数人给官爷送礼,都会避开公务场合。只要不直接涉及钱权交易,尺度便宽松得多。

几乎每个党政机关住宅小区的周边,都会有若干家礼品回收店。这也提醒了广大送礼者,除了礼品自身的实用性,便于估价与二次流通也是必须考虑的因素。因此高档烟酒、茶叶与保健品便成了热门首选。尽管重庆、南昌、鄂尔多斯等地纷纷开始限制售卖“天价烟”,要求卷烟零售价格均不允许超过999元一条或99.9元一包,但在强劲的市场需求刺激下,各大烟厂依然我行我素。中华软3依旧是最佳选择,因为除了好流通外还不惹眼。在更贵价的品种里,时代版熊猫的过滤嘴太长,黄鹤楼1916的烟枝太短,铂金苏烟的金属盒太招摇,都可能给眼尖的无聊人盯上而留下话柄。当年那位房产局长周久耕,就是被一包至尊九五给出卖了。至于更尊贵低调的“6号”,从不在市面上流通,识者寥寥,倒也符合衣锦夜行的官场作风。

酒水与虫草,因为极少会在公务场合使用,反倒没有这般顾虑。酒水在礼市上同属快速消费品,送多了之后,有心人就开始打新、奇、特品种的主意。私房菜馆兴起后,送礼者更可将踏破铁鞋搜罗来的琼浆玉液直接存放于官爷常光临的会所,再无被偷窥之虞。大约五六年前,空军后勤部有一批特制的蓝瓶装飞天茅台流入坊间,因奇货可居,迅速成为送礼界大热门。后来此酒不再供应,市面上假货泛滥,至今仍有人前赴后继地中招。如今又开始流行七、八十年代的库存老白酒(主要是茅、五、泸、剑等四大品牌),台湾和东南亚便有人勾结大陆奸商,专靠做旧、高仿来牟取暴利。以上种种歪门邪道,说白了都是靠内地礼市供需养活。

茶叶也是礼品中的大宗,不但催生出天福茗茶这样的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就连专走“商政礼节茶”路线的八马,近来也在冲刺IPO了。这些茶叶用来供养要求不高的官爷已经足够,若要精益求精,就必须找更小众而讲究的出品。农残超标风波之后,铁观音留下的阴影一时难去,如果舍不得乌龙茶的独到香气,可以选台湾产的头等白毫东方美人。近年岩茶逐渐在华东官场蔚然成风,武夷山幔亭研究所的限量出品大受追捧。如果送的是普洱,就起码得是特级一棵树或者陈国义的88青饼。一般对茶叶有研究的主儿对壶也有爱好,这就带动了精品紫砂的行情。从拍卖行弄几件顾景舟等大师的名作,与馈赠名家字画有相等效果。

说到以名家字画与文物作礼品,就不得不提温州鹿城公安分局原局长王天义。他出事时,执法部门从其家中一举搜出名家书画195件,古瓷及西方艺术品27件,另有银元、金币、邮票、鸡血石等清玩1351件,其中不乏齐白石的《春山图》与清乾隆斗彩团花罐这样的珍品。其中就有不少是送礼人从拍卖会上竞投而来。国画大师范曾谈到自己作品行情不断看涨的原因时,就曾笑言“内靠贪官,外靠土匪。”

观察时下送礼的新动向,亦可从高档楼盘附近新开业的商铺着眼。近年高档红木器作店纷纷进驻豪宅周边,大多同时开设回收业务。支撑他们生意的并非都是巨商大贾,许多官爷在外边置了业,也喜欢添置几件保值性强的海南黄花梨或小叶紫檀的家具,再不济也是大红酸枝。官爷私宅大多讲究风水,因此各种上等玉石摆件与关公、佛像比毛主席像更受欢迎。某位在地产公司供职的友人,就曾亲自护送一尊超过200万元的寿山石摆件进京。

能往人家里送这档次物件的,基本都是官爷身边交情甚笃的老伙计,一般人敢送,那边厢还不敢收呢。轻易别再送名表、名笔或名牌腰带等随身用品,如今网络反腐成风,今年南方有位厅长,就是戴了春节时弟弟送的“工字头”腰带,结果被卷入一场浩大的口水风波。送这些物件一不小心反会葬送了人家的锦绣前程。一定要送,可以赠给家属,但也要尽量回避标识特别明显的款式。一般来讲,像欧米茄(星座与海马)、浪琴(嘉岚与瑰丽)、雷达(精密陶瓷)与帝舵(王子骏珏)这些二三线基本款要安全一些,在官场也是标配。超过5万以上的表,送的时候最好附带一只高仿,万一被人盯上了也好说是淘宝上买的。

并非所有送礼人都这么有心,因此最常见的套路还是直接送购物卡,想要什么买什么,顺带可为黄牛创造就业机会。每逢年节,便是各大卖场购物卡发行的高峰期。在经济稍发达的城市,一个实权部门中层干部一年收的购物卡就够换一辆顶配奥迪A6了。就连重点中小学校管招生的副校长,一个中秋节都能收到数万元的礼券。

但凡行事谨慎的官爷,轻易不会给生人送大礼的机会。若初次打交道,讲究的做法是人、礼分离。人必须得亲自拜见,礼却最好透过对方信任的中间人转交,价值越高越如此。坊间有打油诗为凭:“过节送礼太正常,小小红包献吉祥。你家有事我捧场,沟通感情多来往。领导拍板单位支,公款送礼我无私。你怕出事不要紧,送你家人照样行。先送小来再送大,一步一步交兄弟。”文火慢炖是官场送礼基本路线,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那就是送“名”,比如透过高校送个特聘教授或客座教授的头衔。虽然弯儿绕得大了一些,却无风险之虞,且不失风雅。“学者型官员”正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品种,而高校也乐于将有为官员吸收为校友,实在是安全体面、一举多赢的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