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小说,与广大屌丝共勉。

有一天,我辞职了,于是我发现我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支个摊卖煎饼果子、卖鸡蛋灌饼、卖肉夹馍、或是安心写作成为一个作家,又或是跟着我表哥去混黑社会。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春。

当我在QQ上把上述思想说给我的红颜知己“聂小倩”的时候,她给发来两个字:“呵呵”。我顿时“屌丝感”油然而生。

像我这样的汉子,被人敷衍,自尊心碎一地,怎么能够接受。在我愤怒的大脑的支配下,我的双手在键盘上敲出一句话:原来你一点都不在乎我。然后我就下线了,我觉得“聂小倩”此刻肯定追悔莫及,为自己的行为深深自责,说不定正眼泪汪汪地盯着屏幕上我已经灰掉的头像,眼角有泪滑过。当然,这是我猜的。

“聂小倩”是我QQ上的一个好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好友列表里,刚开始,她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觉得她好像一个骗子,她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的爱好,但是每次我问她她的名字的时候,她都对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我继续问,她就不搭理我了。

我和“聂小倩”之间有一种默契,比如我对她说:“今天我伤心透了。”她说:“被老板骂了吧?”我说:“你怎么知道?”她只是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慢慢地,我和她之间的聊天成为每一天生活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后来我惊恐的发现,我好像爱上了她。我的“屌丝感”又来了。

我居然爱上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我到底是多缺女人?

不过话说,我还真是一个可怜虫,二十三岁,跟喜欢的女人说话还是会脸红,但是在网络上,我却能妙语连珠,两三句话就能把人逗笑。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遇上了我这辈子的好基友“老拖”,“老拖”是我们大学宿舍的性启蒙老师,当他第一次让我看A片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可以算作我这辈子里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一。

当时我情形是这样的,我和老拖在网吧上网,那时我到网吧只会玩一个游戏,CS。当我正专心的CS里杀人的时候,老拖指着他的电脑屏幕说:“过瘾不?”

当时电脑屏幕上一男一女,浑身赤裸,男的正用力的撞击着女的屁股,女的发出一声声的惨叫。然后老拖给我一个网址,这个网址在我今后的六年里陪伴我读过了无数个寂寞的夜。

我理想中的夜晚应该这样度过:我上网玩游戏累了,朝床上望望,一个腰身细细,奶大肤白的妞正在床上躺着,然后任我摆布。

我曾经将我的想法跟“聂小倩”分享了一下,她半天没说话,最后她发来一团纸巾的照片,我问啥意思,她说:“撸完了。”

我扔掉手里的至今,说:好巧。

但是我始终相信“聂小倩”是女孩子,甚至她的模样我都想好了。跟我看过的一部A片的女主角是一样一样的。腰身细细,奶大肤白。

我觉得有一天我会跟“聂小倩”见面,然后两个人去宾馆谈理想,谈人生,然后我们做爱,像是举行一种朋友之间的仪式。

除了“聂小倩”,还有一个女孩是我意淫的对象,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我都想象我俩安静地坐在餐桌的两旁,过我俩的小日子。这个女孩是我的“女神”。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一个哥们正处在性激素“咕咕”冒的阶段,那时他给我发的短信的内容大多是这样的:最近性欲好强!想插!想跑到街上去强奸!

这个阶段我这哥们性压抑到极点,在我看来,当时我的女性在我这哥们的眼里就是来回走动的阴道,他随时都想扑上去抽插个够。

在他追求几个心目中的泄欲对象失败之后,他终于通过一个同学搭上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现任老婆,当年我这哥们为了泄欲,省吃俭用,等攒够来回的路费就去发泄自己的兽欲。

等到他跟这个被他当做充气娃娃的苦命女子结婚的时候,我还真的差点以为这就是爱情。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当时的那个苦命的充气娃娃或许也正被性欲压抑到想跑到大街上强奸男人,刚好我哥们这个全自动人肉自慰器从天而降,于是俩人一拍即合,半推半就的开始以爱情的名义实质猥琐的互相当做自慰器的没羞没臊的生活。

这他妈的才是一些情侣所谓爱情的实质。

我把我的这个宏论告诉过“聂小倩”,当时她说:“你说的有道理。”

在我的心目中,我的“女神”是我这一生值得奋斗的唯一目标。我可以做任何事来博取她的欢心。但是我始终没有将行动付诸实施,因为我怕她的内心其实早已有了某个“高帅富”,而我,则是一个苦逼的“屌丝”。

所以我对我的“女神”敬而远之,她就像是我最爱的那颗星,我抬头仰视她,而她却不知道最后坠落到那颗行星的怀抱里。

后来,我的心理开始变态,我觉得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因为性饥渴凑合到一起,彼此满足下半身的需要才是他们的目的。而我对“女神”的远观不亵玩的态度才是真正的爱情。

后来“聂小倩”说:“你就是一个纯屌丝!”

当我听到她这么说我的时候,我居然有些自豪。

这么说来,真正的爱情来自于“屌丝”。

后来我的“女神”找到了一个在我看来更加“屌丝”的“屌丝”,甜蜜地谈起了恋爱。

之后“聂小倩”给我在QQ上留言:去你妈的吧,纯屌丝!

然后她就从我好友名单里消失了。

后来,我的“女神”让我帮她修电脑,我看到她的QQ登陆框里,“聂小倩”停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