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幼儿园就会揍抢我玩具的人,天天被关禁闭;小学三年级了还咬别的女生的手臂,把吃剩的骨头丢她碗里;初中当着所有班委的面给一姑娘难堪,仗着别的老师喜欢和新来的班主任

对着干;高中考试坐在第一排,在监考老师眼皮底下给本班和校外的人群发答案,就连简单题都打给他们。高中寝室里有一姑娘很反感我发答案给别人,说不公平之类的,我当时躺在床上侧过头和她说,我能考97,98,你只能考六十几,这和我发答案给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你自己的问题。

曾经有个女生忍着怒气和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有人不喜欢你吗?因为你太强势了。在我递交这所大学申请的时候,至今都记得个人简介里有句话是,I am a little aggressive. 其实不是a little而是quite。想来是真的没有让自己受过顶点委屈,就算是嘴上也从来不饶人。 这是我在大学前的样子。小学开始老师每年的评语里大约都会有一句,太锋芒毕露,或者是以自我为中心。其实就是蛮横无理。

自从高三他走以后,我的性格也发生了改变,以前心底里瞧不起姑娘,也不觉得和她们是一类人,后来发觉其实她们大多数也是可爱的。也学着会对自己喜欢和在乎的人少些冲突和计较,也不会再对外人轻易动怒。

直到前几日他的一个过去的好友在我校内留言说,你怎么一直这么强势,从来没见你是示弱过。

哈?

我为什么要示弱?示弱给谁看?

弱是需要主动去“示"的吗?谁强谁弱难道还要主观控制,再三协商?

我又不是需要依靠男人才能过活的姑娘,我为什么要示弱给你看?你能给我什么帮助?

如果你对我没有任何价值,我为什么要示弱给你这样一个本来就弱爆了的人看?

今天也有人对我说教,要我放弃什么,做什么来以取悦别人。

我为什么要取悦他?他如果不喜欢我这个样子便是不喜欢,何况他喜欢我这样喜欢得不得了,我干嘛要可以去改变?

我从小就是放养式姑娘,家里没有管太多。什么限制我看电视,玩游戏什么的从来没有出现过我的童年里,相反的,我是和我爸一起玩的仙剑,和我爹妈一起玩的绝代双骄,神雕侠侣这些RPG游戏。我养过狗兔子小鸡小鸟乌龟金鱼荷兰鼠鹦鹉猫咪,几乎正常点宠物我都养过。和大人出去什么跳楼机,蹦极,潜水都要跟着去玩。幼儿园那会儿就开始接触还是dos系统的电脑,我爸也从来没担心我弄坏过。一年级的时候我上课讲话,老师留我,叫家长来,我妈和老师说的第一句话是“以后你要找我直接给我打电话,不要留我女儿”。

五年级那会儿我不想再学竹笛,就放了学了7,8年的笛子,改学古筝。小时候喜欢画画,四年级开始,就去画室里呆了五年。从小到大没有请过家教,也没上过学校里的兴趣班补习班,每个周末都是想干嘛干嘛。暑假寒假从来不按时做作业,我爸妈也不管,最后一天熬夜,撕掉作业本中间几页,抄上答案就交上去了。

我在六年级之前,就跟着我爸妈跑过了除了内蒙古西藏广西之外所有中国的省区。四年级的时候我爸妈就丢我一个人去跟着旅行团天南地北到处跑了。还没高中那年我就一个人跟团出国玩去了。

来这边三年,年年都是自己提着箱子回国再回来,就包括在父母送到机场换登机牌的时候,行李都一定会是我自己拎到行李带上的。如果要出去旅游就自己办签证自己订机票订酒店,拿着地图找要去的地方。

大一刚来的时候我完全不会做饭,一直到来日本之前也没和我妈学着做个菜。我来日本前,在家里从来不洗碗,不做饭,连袜子也不是自己洗。来了这边,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买了锅铲和电饭煲就自己开始折腾。做了几顿下来也就烧得有模有样了,再几天可以做一桌菜了,之后甜点什么样样都能做了。

和几个姑娘们一起出去,没有男生,她们叫累,搬不动箱子,我就给她们搬;订不来行程,我就给她们订;觉得想去哪儿吃饭但是嫌贵了,就我出钱请。我从来不欠别人人情,也不贪别人便宜。

做presentation组员嫌麻烦,就把讲稿写完了你读就行,ppt,report就丢我来写;几次同住的人没时间写论文,我就给他从头写到尾;办conference,其他成员嫌临近考试,那从poster到代表到主持我都可以一个人来做完。

手机电脑坏了自己拆了修,iphone,pad要越狱回国要解锁都是自己看着教程来。我有手有脚,干嘛要麻烦别人?

我喜欢买蝴蝶结珍珠和倒腾各种化妆品,爸妈给我钱我就自己买,多的就分给朋友。我从来不收任何贵重的礼物,生日什么的你发一条短信就足够,从来没有强求,收到的礼物一定会还以更高价的东西。朋友给的即使只是几百日元的车票我都会付钱,但是给朋友带的小东西,只要不超过2000或者不是太贵,我都绝对不会收他们钱。和任何人,甚至是老师一起出去吃饭都至少是AA。

这就是我的philosophy。我不懂为什么出去吃饭就要男生埋单,为什么要叫男朋友给自己买贵重的钱包首饰,为什么去看个男朋友还要男生出路费,我都不懂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因为是姑娘就可以有这样的特权?那如果一个姑娘这么依赖男人,就好好给那男人卖命,生孩子洗衣做饭当黄脸婆你能有什么资格抱怨?反过来说,我不依赖男人,我干嘛要示弱要去取悦他?我讨好他是为何?爱喜欢我不喜欢,我又不是没了你不能活。

我是觉得不是自己赚钱的男生所送的再昂贵礼物都没有意义,不如一句祝福什么的来得真诚。我身边至今没有气场能盖过我的同龄的男生,每个都和小朋友似的,要被照顾要被疼。无论是他们的学识或者气度,总是或多或少有缺陷,不是一不小心就让我知道他们“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是让我觉得他们“怎么这点事都办不好”。对于这样的同龄男生,我觉得他们还是要时间去成长的,但是这个时间不是我能预支他们的,也不是我能在现时点上就对他们俯首称臣的。

我因为哮喘和过敏都分别被下过病危通知书,送进过抢救室无数次,4岁的时候没打麻药就直接脑壳上缝针,青霉素差点要了我的命,发过41.5度的高烧无法用抗生素,被车撞飞过,小时候一天要吃6种药,现在还是离不开药物,高中那会儿有抑郁症每天晚上把刀放在电脑旁边想要自杀。我这样都活过来了,我为什么要去取悦一个和我没有任何共同话题的人,干嘛要对一个对我来说毫无价值的人示弱?

要我能示弱,要让我甘愿去改变,至少对方要有这个level,得不得到是后话,但是气场上就比我弱的人,我怎么去示弱?

我一个学国关的姑娘,你却在我面前和我大谈政事,大谈民主,却连民主的根本定义都说不清,你要我如何服你?我能对你笑而不语,已经算是礼貌不是?

前段时间有篇文章叫你太难取悦了,我觉得这压根不是个问题,这难以取悦的,意味着以后要取悦的那个人水准更高,没什么好计较的。真心难取悦的姑娘,哪会来在乎有没有人来取悦她,根本就不屑这个。她的生活本来就是独立的。只有吊在半空的姑娘,一方面想要特立独行,抱怨男人不识泰山,一方面又幻想着男人对她百般爱慕,从此遇到白马王子。

可能吗?

我自知我难以取悦,但没到需要被抓出来鞭打的地步,因为我从来没有抱怨过。我自己可以取悦我自己,这就是原因。无论男女,我不会因为物质上的优待就感动,精神上能打动我的又都是太过细节和微妙的东西,过于世俗的反而让我反感。钻戒玫瑰和甜言蜜语都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或者说,是根本没有能取悦我的事,只有能让我喜欢上,而从此无论他做什么都让我觉得愉悦的人。他不用做任何事,就他本身的存在就已经取悦了我千百回。

那是怎样的人,他不会搞什么众人瞩目的求婚,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说,觉得相处得差不多了,就结婚吧;不会要父母买的房子,愿意和我一起从零开始积攒,房子不用大,干净能住能样条小狗就行;不狂热豪车豪宅,也不会想要摆什么铺张的婚礼,愿意领了证就和我一起去世界到处旅游,走走看看,愿意和我一起读书一起养狗,会一辈子孝顺父母的男人。

若是有,我会死心塌地,便是要我怎样改变都可以,从此执手羹汤相夫教子都可以,而我也会愿意做一切去取悦他。但正因为是这样的人,我又是不需要去为他改变这么多的。

我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以为时间和他的体贴和宽容而动过心;对我温厚善良的老师动过心;对在问我你最近在研究什么之后只是听我说话,所给的意见又是中肯的男人动过心。

对我来说,两个人去彼此长大的地方走走,远比刻板的婚纱照有意义。两个人一起出行的经历,远比婚礼和昂贵的婚纱有意义。面对面捧杯白开水的聊天,远比鹅肝红酒有意义。

也许我这辈子都坐不进limo,也穿不上华服,可能也不会住进大房子,但是这些都无所谓,我内心富足,我不觉得我的生活有不公或是无趣。

但是现在要遇到一个相知相识能不落俗套,从内而外有一种丛然淡定,有三分傲骨又温润宽容的男人不是易事。只愿这世间的姑娘多好心,看不上这样物质上不宽裕但精神上富足的男人。像老师这样便好,姑娘们不爱或者是嫌弃,那留下给我便好。

不是我不愿意示弱,而是没遇到能让我能去改变和示弱的人。也并不是难以取悦,而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歪了,才会觉得原本正常而且基本需求反而变得难以实现。

就是这样一个放养式的姑娘,至于能被谁驯服,还是最后找到一起狂奔的知己,那也都是后话了。

你从不觉得狂奔着的,或者是懒散地晒着太阳的野马是寂寞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