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05、Man06都是文化人,有过二十多个性伙伴,其中包括一二名“小姐”。访谈中,谈论其它性经历的时候,他们会很自然,而谈到找小姐的经历,都显 得有些尴尬。二人都说,如果不是因为与研究者是太熟的朋友,事先承诺了对我的研究认真负责,他们不会谈和小姐的事情。“圈子里不乏人知道我有情人,我却从来没有对别人承认找过小姐。”

那么,是什么使他们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呢?既然按照交换理论所说,人都是理性的,就一定有一个使他们做出这理性选择的因素吧。如果说警察对“嫖娼”者 的打击使他们不得不对有可能“出卖”他们的人小心提防,从而维持不被罚处的交换机制的话,对于作为朋友或很疏离的研究者的我,事过很久之后的陈述显然不会 对他们有任何伤害。按着交换理论来观察,他们在“交换”什么呢?

在后来进一步的追踪访问中,曾经很公开地携带情人出入京城文化圈的Man06对此解释说:“找小姐不一样,多少有些丢身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Man05说:“找情人的事让圈子里的人知道不丢面子呀,因为大家都很开明,甚至会觉得你很浪漫,有‘名士风范’。但是找小姐则完全不同了,毕竟不光彩嘛,让人看轻。”

我追问:“既然是性观念很开放和开明的社交圈,为什么会觉得大家会因为你找小姐而看轻你呢?”

Man05的解释是:“就因为找的是小姐呀!一个找小姐的男人,至少会让人们觉得没有本事吧。有本事就找情人了,怎么还会找小姐呢?”

会因为多性伴、婚外性而被看重(“浪漫”、“名士风范”),却会因为找小姐是没“本事”的表现而被看轻,在这里,社会的评价标准,以及自感价值的标 准不是性的越轨与否,而是一个男人的“成功”(有本事)与否。如果说Man05和Man06会因为找小姐而感到社会压力,那么这种压力也不是针对他们的性行为的, 而是针对他们可能由此而显示的个人价值的贬损。

有意思的是,Man05一再强调找的唯一一个小姐在国外旅行的时候,好奇,想体验一下异民族的风情,而且事后便后悔了:“嫖娼只有一次,那是在国外,导 游组织的,实在是出于对异国女子的好奇。但感觉极不好,那妓女面无表情,像一个塑料人一样应付着我,心情大受影响,做了一会儿就软了,后来勉强折腾完,一 出门就连连感叹:‘还是找情人好!’”

而Man06则说,第一次找小姐的时候,还幻想那个女孩子会对自己有感情呢,结果很失望地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有过几次去歌厅、找小姐之后,很害怕,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

在这样一个话语表述的过程中,通过将小姐和情人进行比较,完成了对自我行为的辩解,以及将小姐从可能的情爱对象中剔除的过程,找小姐便不再等同于一 般的越轨行为。需要说明的是,Man05和Man06都是文化界人士,而且自感有一定的品位。“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很多人承认自己有情人,却几乎没有人承认自己找 过小姐。”

事实上,在七名找过小姐的受访者中,只有身为公司普遍职员的Man03对找小姐的经历津津乐道,并且没有表现出任何对找小姐这一行为的自我贬损。事实 上,如果以Man05和Man06的眼光来看,Man03所处的环境和自身条件(不太成功)决定了找小姐注定是他获取多性伙伴的重要手段(48名异性性伙伴中40人为 妓女),因此,他也就没有贬损这一行为的空间了。

Man02(一度是文人,受访时为商人)虽然坦率地承认自己和许多小姐上过床,但他一再强调了所居住城市对找小姐的宽松环境,以及他和小姐上床是不需要 付费的:“我们那里大家对男人嫖妓的态度很低调。男人嘛,就是这个样子。有句话说男人不跑皮(就是找情人或者是嫖妓)活着真没劲;女人没情夫,活着不如老 母猪。女人对自己男人出去鬼混找小姐可以消极对待,她们的表态是:‘你找可以,就是别让我给抓住,否则那事就大了。’但是多数情况下是忍气吞声,闹了一阵 就没事了。与我发生一夜情的有很多是小姐,我和她们上床是不用花钱的,因为她们喜欢我呀,我有才华,又帅。”

有趣的是,Man02在这里完成了前述两位文人想达到而没有达到的境界:将小姐情人化。在这一过程中,Man02和小姐上床的行为便被光彩化了,他也不会觉 得是件丢面子的事了,甚至可能是更光彩的事:连“婊子无情”的小姐都喜欢我,可见我的魅力非凡了!由此,他竟然还能够“交换”到对自己魅力的认可。

Man07、Man08、Man10均为商人,他们关于找小姐的表述也颇耐人寻味。

Man10说,第一次找小姐是因为要陪客户:“我原本是不敢找小姐的,怕被公安抓住。但都是客户想要,我觉得不陪着不好,而且都是在外地,找之前当地已 有朋友告诉过我们,我们住在那个政府某部门办的宾馆绝对安全,公安不可能去那里查。……这之后我又陆续和四个妓女性交,还有几次接受小姐按摩到射精,没有 插入的性交。”虽然他没有对找小姐这一行为进行贬损的有述,但在整个访谈过程中一语带过,表情麻木,不愿意多谈,与谈论情人时快乐与得意的表情形成鲜明对 照。

事实上,这七个与小姐有过性关系的男性受访者即使在他们给我逐一按时间顺序讲述自己的性对象时,涉及到小姐的时候都险些略了过去。几乎每个人都问 我:“找小姐的事还要谈吗?”而即使那些最终没有接受我的访问的男人,在初始通电子信件联系的时候,大多也会问一句:“找小姐也算吗?”虽然,我发布的寻 求志愿者的启示里说的很清楚:只要有过一次性交,就算。

于是我知道,至少在我的受访者的心目中,小姐是否能够算作“性伙伴”是件很值得怀疑的事情。如果她们连性的对象都不是,那是什么呢?

Man08的一句话也许一语道破机关:“干小姐能算做爱吗?”

正是在这样一种将小姐非人化,非**对象化的价值观下,找小姐还是格外需要对别人隐瞒的,还是需要 “社会控制”的。

Man07坚称,找小姐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只会在出差的时候偶尔找小姐,已经好几年没有找过了。找小姐的事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那太跌份了,小姐算什么东西!”

Man08是调查中找过小姐最多的人,有六十多个,但是,他却不回避找小姐,虽然他是我的受访者中最“成功”的人(一家大国际公司中国的老总)。这位曾 经对我讲在公司里找情人是件绝对不允许的极危险的事情的受访者,告诉我,找小姐一点儿事没有,而且他时常和上级领导,或者自己的手下,一起去找小姐。

圈里人找小姐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很公开,也是请客户,或者请来本地视察的上级的必备款待方式。只有当你的业绩不好的时候,才有可能会拿你找小 姐的事笑几句。IT业的人,工作压力相当大,真是拿命换钱。每天都绷得太紧,在这行里只认功劳不认苦劳,你做的不好立即滚蛋。所以实在太累了,找小姐是一 种放松,一种释放,花钱买笑,买老婆不能给的东西。

找小姐的时候,常是上下级一起去的,甚至在同一个房间里做,这并不会影响上下级的关系,也不会对以后的工作构成影响。我们和官办企业家打交道时也一 样,也请他们一起去找小姐。……政府官员也无所不为呀,我们办事时也常请政府官员找小姐,他们通常只会在决定帮助你之后才会接受你的邀请,不是什么人请了 都会去的。而且他们会知道应该去哪里,有时是去邻近的城市,他们清楚去哪里不会有公安管,知道市级领导去哪儿,区级领导去哪儿,县级领导去哪儿,因为他们 要考虑回避别的领导,彼此绝对不会碰到。

为什么这个时候不觉得找小姐“跌份”呢?而且竟然可以结队一同前往呢?是他们觉得找小姐和找情人一样光彩吗?

Man08的另一番表述也许才是问题的关键:“没有人会担心因为自己找了小姐,而给别人留下把柄。因为在这个圈子里,找小姐实在算不上一件特别的事情,和吃饭时多点了一道菜没有什么区别。”

即使如此,Man08还是曾因为找小姐而自责过:“我刚开始找小姐的时候很有障碍,第一次也是别人请客,我根本做不了,硬不起来。那之后找过小姐后也常 自责。因为人在欲望盛的时候看女人会觉得很漂亮,而第二天早晨起来会觉得很烦,责骂自己怎么找出这么一个人上床,太不值了,太没有品味了。”

他还将找小姐和找情人加以对比:“找小姐是为了释放,找情人是一种身心的相互愉悦,完全没有金钱交易,更多的是情感。”

“吃饭时多点了一道菜”–这就是不觉得丢面子的真正原因,因为在此时,找小姐不仅不是做爱了,甚至连性行为也不是了,只是“释放”,也是男人间沟通感情,接近距离的一种手段。

说白了,小姐只是饭后的一道甜点。谁会觉得吃道甜点不光彩呢?

因为找小姐而感受到的“控制”,便以这种方式在特定的情境下化解了。

Man05、Man06都是文化人,有过二十多个性伙伴,其中包括一二名“小姐”。访谈中,谈论其它性经历的时候,他们会很自然,而谈到找小姐的经历,都显 得有些尴尬。二人都说,如果不是因为与研究者是太熟的朋友,事先承诺了对我的研究认真负责,他们不会谈和小姐的事情。“圈子里不乏人知道我有情人,我却从 来没有对别人承认找过小姐。”

那么,是什么使他们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呢?既然按照交换理论所说,人都是理性的,就一定有一个使他们做出这理性选择的因素吧。如果说警察对“嫖娼”者 的打击使他们不得不对有可能“出卖”他们的人小心提防,从而维持不被罚处的交换机制的话,对于作为朋友或很疏离的研究者的我,事过很久之后的陈述显然不会 对他们有任何伤害。按着交换理论来观察,他们在“交换”什么呢?

在后来进一步的追踪访问中,曾经很公开地携带情人出入京城文化圈的Man06对此解释说:“找小姐不一样,多少有些丢身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Man05说:“找情人的事让圈子里的人知道不丢面子呀,因为大家都很开明,甚至会觉得你很浪漫,有‘名士风范’。但是找小姐则完全不同了,毕竟不光彩嘛,让人看轻。”

我追问:“既然是性观念很开放和开明的社交圈,为什么会觉得大家会因为你找小姐而看轻你呢?”

Man05的解释是:“就因为找的是小姐呀!一个找小姐的男人,至少会让人们觉得没有本事吧。有本事就找情人了,怎么还会找小姐呢?”

会因为多性伴、婚外性而被看重(“浪漫”、“名士风范”),却会因为找小姐是没“本事”的表现而被看轻,在这里,社会的评价标准,以及自感价值的标 准不是性的越轨与否,而是一个男人的“成功”(有本事)与否。如果说Man05和Man06会因为找小姐而感到社会压力,那么这种压力也不是针对他们的性行为的, 而是针对他们可能由此而显示的个人价值的贬损。

有意思的是,Man05一再强调找的唯一一个小姐在国外旅行的时候,好奇,想体验一下异民族的风情,而且事后便后悔了:“嫖娼只有一次,那是在国外,导 游组织的,实在是出于对异国女子的好奇。但感觉极不好,那妓女面无表情,像一个塑料人一样应付着我,心情大受影响,做了一会儿就软了,后来勉强折腾完,一 出门就连连感叹:‘还是找情人好!’”

而Man06则说,第一次找小姐的时候,还幻想那个女孩子会对自己有感情呢,结果很失望地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有过几次去歌厅、找小姐之后,很害怕,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

在这样一个话语表述的过程中,通过将小姐和情人进行比较,完成了对自我行为的辩解,以及将小姐从可能的情爱对象中剔除的过程,找小姐便不再等同于一 般的越轨行为。需要说明的是,Man05和Man06都是文化界人士,而且自感有一定的品位。“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很多人承认自己有情人,却几乎没有人承认自己找 过小姐。”

事实上,在七名找过小姐的受访者中,只有身为公司普遍职员的Man03对找小姐的经历津津乐道,并且没有表现出任何对找小姐这一行为的自我贬损。事实 上,如果以Man05和Man06的眼光来看,Man03所处的环境和自身条件(不太成功)决定了找小姐注定是他获取多性伙伴的重要手段(48名异性性伙伴中40人为 妓女),因此,他也就没有贬损这一行为的空间了。

Man02(一度是文人,受访时为商人)虽然坦率地承认自己和许多小姐上过床,但他一再强调了所居住城市对找小姐的宽松环境,以及他和小姐上床是不需要 付费的:“我们那里大家对男人嫖妓的态度很低调。男人嘛,就是这个样子。有句话说男人不跑皮(就是找情人或者是嫖妓)活着真没劲;女人没情夫,活着不如老 母猪。女人对自己男人出去鬼混找小姐可以消极对待,她们的表态是:‘你找可以,就是别让我给抓住,否则那事就大了。’但是多数情况下是忍气吞声,闹了一阵 就没事了。与我发生一夜情的有很多是小姐,我和她们上床是不用花钱的,因为她们喜欢我呀,我有才华,又帅。”

有趣的是,Man02在这里完成了前述两位文人想达到而没有达到的境界:将小姐情人化。在这一过程中,Man02和小姐上床的行为便被光彩化了,他也不会觉 得是件丢面子的事了,甚至可能是更光彩的事:连“婊子无情”的小姐都喜欢我,可见我的魅力非凡了!由此,他竟然还能够“交换”到对自己魅力的认可。

Man07、Man08、Man10均为商人,他们关于找小姐的表述也颇耐人寻味。

Man10说,第一次找小姐是因为要陪客户:“我原本是不敢找小姐的,怕被公安抓住。但都是客户想要,我觉得不陪着不好,而且都是在外地,找之前当地已 有朋友告诉过我们,我们住在那个政府某部门办的宾馆绝对安全,公安不可能去那里查。……这之后我又陆续和四个妓女性交,还有几次接受小姐按摩到射精,没有 插入的性交。”虽然他没有对找小姐这一行为进行贬损的有述,但在整个访谈过程中一语带过,表情麻木,不愿意多谈,与谈论情人时快乐与得意的表情形成鲜明对 照。

事实上,这七个与小姐有过性关系的男性受访者即使在他们给我逐一按时间顺序讲述自己的性对象时,涉及到小姐的时候都险些略了过去。几乎每个人都问 我:“找小姐的事还要谈吗?”而即使那些最终没有接受我的访问的男人,在初始通电子信件联系的时候,大多也会问一句:“找小姐也算吗?”虽然,我发布的寻 求志愿者的启示里说的很清楚:只要有过一次性交,就算。

于是我知道,至少在我的受访者的心目中,小姐是否能够算作“性伙伴”是件很值得怀疑的事情。如果她们连性的对象都不是,那是什么呢?

Man08的一句话也许一语道破机关:“干小姐能算做爱吗?”

正是在这样一种将小姐非人化,非**对象化的价值观下,找小姐还是格外需要对别人隐瞒的,还是需要 “社会控制”的。

Man07坚称,找小姐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只会在出差的时候偶尔找小姐,已经好几年没有找过了。找小姐的事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那太跌份了,小姐算什么东西!”

Man08是调查中找过小姐最多的人,有六十多个,但是,他却不回避找小姐,虽然他是我的受访者中最“成功”的人(一家大国际公司中国的老总)。这位曾 经对我讲在公司里找情人是件绝对不允许的极危险的事情的受访者,告诉我,找小姐一点儿事没有,而且他时常和上级领导,或者自己的手下,一起去找小姐。

圈里人找小姐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很公开,也是请客户,或者请来本地视察的上级的必备款待方式。只有当你的业绩不好的时候,才有可能会拿你找小 姐的事笑几句。IT业的人,工作压力相当大,真是拿命换钱。每天都绷得太紧,在这行里只认功劳不认苦劳,你做的不好立即滚蛋。所以实在太累了,找小姐是一 种放松,一种释放,花钱买笑,买老婆不能给的东西。

找小姐的时候,常是上下级一起去的,甚至在同一个房间里做,这并不会影响上下级的关系,也不会对以后的工作构成影响。我们和官办企业家打交道时也一 样,也请他们一起去找小姐。……政府官员也无所不为呀,我们办事时也常请政府官员找小姐,他们通常只会在决定帮助你之后才会接受你的邀请,不是什么人请了 都会去的。而且他们会知道应该去哪里,有时是去邻近的城市,他们清楚去哪里不会有公安管,知道市级领导去哪儿,区级领导去哪儿,县级领导去哪儿,因为他们 要考虑回避别的领导,彼此绝对不会碰到。

为什么这个时候不觉得找小姐“跌份”呢?而且竟然可以结队一同前往呢?是他们觉得找小姐和找情人一样光彩吗?

Man08的另一番表述也许才是问题的关键:“没有人会担心因为自己找了小姐,而给别人留下把柄。因为在这个圈子里,找小姐实在算不上一件特别的事情,和吃饭时多点了一道菜没有什么区别。”

即使如此,Man08还是曾因为找小姐而自责过:“我刚开始找小姐的时候很有障碍,第一次也是别人请客,我根本做不了,硬不起来。那之后找过小姐后也常 自责。因为人在欲望盛的时候看女人会觉得很漂亮,而第二天早晨起来会觉得很烦,责骂自己怎么找出这么一个人上床,太不值了,太没有品味了。”

他还将找小姐和找情人加以对比:“找小姐是为了释放,找情人是一种身心的相互愉悦,完全没有金钱交易,更多的是情感。”

“吃饭时多点了一道菜”–这就是不觉得丢面子的真正原因,因为在此时,找小姐不仅不是做爱了,甚至连性行为也不是了,只是“释放”,也是男人间沟通感情,接近距离的一种手段。

说白了,小姐只是饭后的一道甜点。谁会觉得吃道甜点不光彩呢?

因为找小姐而感受到的“控制”,便以这种方式在特定的情境下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