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还住在北锣鼓巷的时候,有个深秋的晚上去小卖部例行巡视,发现前几日堆在大杂院门口的青砖上坐了个工人,他很苍老。胡同里灯光昏暗,青砖都堆在光线找不到的暗影里,那人默不作声,穿着破旧的棉衣,身边放了瓶劣质白酒,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估计是要这么抄和着手,在这里蹲守一夜。我停下看了他一会儿,他坐在影子里,低头带着凄苦。我就这么看着他,发了会儿呆,猛的想,我突然萌生出的怜悯或许也只是一种自嘲,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裹紧衣服,匆匆跑了回家。第二天一早,我特地去青砖那里看了一眼,上面满是露水。没留下丝毫关于那个只靠一瓶白酒准备抗衡北京深秋的老工人的痕迹。

2.中午出去吃饭,有对儿年纪大概五六十岁的夫妻,他们叫住我,用外地口音含含糊糊的跟我说他们是来找儿子的,儿子丢了,人生地不熟的,想让我给他们买顿饭吃。我环顾周围的小卖店,想了想能有什么吃的可以买,然后我答复他们说:那我给你买个面包吧,那女的说我吃不惯面包,你给我买包方便面吧,然后开始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着什么。我开始怀疑他们是骗子,本想扭头就走,可是看着在今天纵横的烈日下,两个满头大汗的一脸苦相的老夫妇苦苦哀求我,给我们买顿饭吧,我们不要钱。我就实在忍不住想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塞给他俩,给你自己去买吧。

等我飞奔回公司,楼下正在挖地三尺不知道又做什么孽,刨出来的大坑周围用垃圾桶、旧梯子和各种奇怪的东西围了起来,周围地上躺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瘦骨嶙峋,衣服破旧,身上全是泥土,女的在地上铺了一件衣服,男的则枕着胳膊睡的正香,睡完这个午觉,就要继续起来刨这或许根本没什么意义的可给他们带来微薄收入的深坑。我顿时感觉生活昏暗,脑子了不停的闪过那些我曾经一次次遇见的愁容满面在路上奔走的面孔,为什么这世界上有这么多悲戚又艰辛可是却不得不奋力活着的人。

3.我第一份正式工作是给一个摄影师做助理,月薪1200。

他平时最大的收入是办摄影培训班收到的学费,可是他从来不教那些千里迢迢赶到北京想跟着他学得本事,谋条生路的人,他只是想骗骗那些学费罢了。我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提醒他,你要有责任心,你今天是不是该上课了?最后他安排我给学生去讲了一堂设计课,我连夜准备教程,心里觉得痛苦万分,因为我从来没有学过设计,我不知道这一堂课我可以告诉别人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非常无耻。我记得学生里有个从新疆辞了公务员赶来的大叔,那年他38岁,那个大叔每天都毕恭毕敬的叫我王老师,还有个浙江来的小伙儿跟摄影师讨要学费时给他下了跪,但是一分钱都没讨出来。我负责招生的时候还委婉的想推掉两个要来学习的人,他们不听我的话,最后他们也只是来这里帮摄影师洗了几次车之后就消失无踪。

我最后忍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在给我妈哭着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不想跟骗子一起工作,我觉得我受不了这种生活之后就惶恐的逃跑了,连我要辞职都没说,也没要我那半个月的工资。

多年以后我换到了今天的这份工作,老板接了某局的活儿,给某行业的所有单位做一些迎接检查的相关产品。老板跟我说,你记得,如果是小点的单位你就推销A类产品的给他,那种我们赚得多。我奋力的推销了几天之后,又开始感到心里有种东西正在崩溃。

那些小店儿的老板,有外地人、有本地人,一身油污,不善言谈,老实巴交的从口袋里抠抠索索摸出一堆零票给我的时候,我真想把这个世界给炸了。

我仔细想了如果今天赚到的钱老板分我一半或者说这个买卖就是我自己的,我还会像今天一样感到这么痛苦吗?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发财,因为我不想赚这个悲苦的世界所给予我的每一分钱。我愿意单纯的做单纯的工作,接到手的都是我的单纯的技术性工作换来的纯洁的钱,我不想骗人,起码不要让我有意识的直接的参与到骗人的工作中吧。

对于我来说,如果这样能让这个世界的悲苦少一点,我愿意。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211197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