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被窝:纪实摄影:生死边境城

一对夫妇被害现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拥,腹中的宝宝也无缘这个世界。一颗子弹打入男子的头骨,一枪三命。很难说受害者是谁。他们的卡车里装着玻璃和工具,被害原因可能是因没有付给锡那罗亚集团保护费。也有可能是参与了犯罪活动。当时,调查他们的死因同样很危险。仅在2010年报道的就有3100人被杀,预测2011年将这个数量将达到5000人。

摄影师:Dominic Bracco II

“在这里,有两种生存方式:过一天算一天,当厄运临头,便劫数难逃;或者是每天生活在恐惧当中。”——Daniel Gonzalez,26岁,居住在华雷斯城,后来搬迁到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

快乐被窝:纪实摄影:生死边境城
一位小女孩正在为自己的十五岁生日派对做准备,这是众所周知的成人礼。家人花费大部分的积蓄,来筹备这个成人庆典。她的父亲刚刚失去工作,以维修房屋来养家糊口。

华雷斯地区居民超过60万,几乎都是工人,截止2011年,当地仅有一所中学。很多年后,住在山上的工人们才用到了水和电。华雷斯地处墨西哥和美国德克萨斯州交界处,毒品交易猖獗,就业机会少,使之成为世界上最暴力城市。2008年锡那罗亚贩毒集团接管当地的毒品贸易,由于死亡人数不断上升,青少年成为“雇佣兵”。城市中心怀不满的青少年走上街头,成为刺客或杀手。到2011年,死亡人数超过9000人。

快乐被窝:纪实摄影:生死边境城
在华雷斯市的一个贫民窟,一群青年人搭车去参加朋友的葬礼。一名15岁男孩被美国边境巡逻员击毙。

过去五年中,华雷斯市超过一万家企业关闭, 23万多人逃往墨西哥和美国其他城市。经济衰退加剧了这曾经充满活力的制造业中心的衰落。尽管充斥着暴力,外商在边境地区增加投资,设立加工厂和制造厂,工人们每周的工资不足100美元。然而这一地区的消费水平和美国是不相上下的,为了生活,很多人选择效命于锡那罗亚贩毒集团,一次交易的报酬就相当于工厂一周的工资。 肆虐的毒品战争使得这个城市经济萧条,犯罪飙升。每天都会发生类似于劫车,抢劫,袭击的暴力事件。

快乐被窝:纪实摄影:生死边境城
3名女性在屠杀中丧生,她们的亲戚朋友前来参加葬礼。墨西哥华雷斯城屠杀造成13人死亡,多人受伤。大多数受害年龄在14岁和20岁之间。当时人们在举行生日聚会,一伙持枪男子来找一个年轻人,得知不在后,随即开火,将驱赶到房屋一角的年轻人残忍杀害。

在华雷斯,最易受伤害的群体是“Los Ninis,” 的青年男女,他们的名字来源于“NI estudian,NI trabajan”(那些既不工作也不学习)。 根据调查显示,年龄在14至24岁华雷斯居民中有45%属于这一群体,占被害人数的四分之一。

快乐被窝:纪实摄影:生死边境城
庆生家庭聚会。往往这种聚会转眼之间便成为屠杀现常

华雷斯的青年的被杀现象司空见惯,或者在聚会上被枪杀,或者在康复中心。杀人是不分青红皂白。首次大规模屠杀青年发生在2010年1月,当时一群年轻人正齐聚一堂,举行生日派对,15个青少年被枪杀。同年10月,14名青少年被枪杀。

快乐被窝:纪实摄影:生死边境城
Novenos一名成员翻防护网。

没有工作,也没有欲望去寻找工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奔锡那罗亚集团。屠杀,恐惧笼罩着整个城市,犯罪和诚实界限渐渐变得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