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如果能放下,早都已经放下了,根本不会到现在的地步。所以,当黑夜来临的时候,我只能孤独的思念一个人.





2.我有时候想,如果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能让我对其的想念漫长到足以使我在无眠的夜晚彻夜写一封纪念的信,然后在天亮之后郑重其事地寄出。那么,这该是多么好的事情。





3.An unacceptable love needs no sorrow but sometime.A badly-hurt heart needs no sympathy but understanding. 一段不被接受的爱情,需要的不是伤心,而是时间;一颗被深深伤了的心,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明白。——有时候,惟有一场眼泪,才能彻底清晰我们的视线。





4.没人理解仙人掌的悲哀:防备了别人,孤单了自己。更没人理解,受多深的伤害,才会长出这满身的尖刺。





5.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