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微反应
姜振宇,中国政法大学中国法律信息中心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微反应研究小组组长。他在节目中话不多,却能捕捉到人们一闪而过、不易察觉的表情,更能一针见血地判断出来宾说辞的真与假。他不仅能让场上闯关选手对其言听计从,也让封新城等人大叹“哥们儿,你火了!”更让网友惊呼“《Lie to me》(《别对我说谎》,又译《读脸神探》)中的Mr.Lightman(男主角卡尔·莱曼)归来”!
虽然被外界传得神乎其神,但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的姜振宇却毫不留情地粉碎了这一“幻象”———“微反应没有那么无所不能!”“我用微反应观察人也会屡屡犯错!”“《Lie to me》是很肤浅的解读!”
【误区】
电视把我的个人能力放大了!
从美剧《犯罪心理》到港片《读心神探》,再到国产电视剧《唐琅探案》,以及《非常了得》,“微反应”在电视表达下成功地被“神化”。真的能通过一个动作辨别此人是否说谎?“错!一整套微反应流程需要七个步骤。”真的能一眼看出一个人是否真诚?“错!观察一个小时,必须分析六个小时!”高手观察人万无一失?“错!我的成功率也不过70%!”……让“微反应”被神化的姜振宇,却不留情面地将“微反应”拉下神坛。
羊城晚报:一个微反应全套分析要多久?
姜振宇:正式签合同实施的测试时间是1:6,也就是说测试一个小时的视频,要花六个小时做回放分析和撰写报告。
羊城晚报:《非常了得》录制时间那么短,如何快速给出答案呢?
姜振宇:因为这是个游戏,我可以贸然地判断偏真还是偏假。每一个判断都有侥幸的成分,我在节目中给出的只是一个“疑似”的结果。电视把我的个人能力放大了,大家看到我的正确率很高,其实很多错的时候都没被展现出来。
羊城晚报:你用微反应判断的成功率一般多高?
姜振宇:正式测试,大概70%出头。节目中的成功率,好像还更高一点。可能因为参加节目的是同一类型的人,都抱着“想要把谎言说得完美无缺”的目的,都有一些特征:第一,做过充分的准备;第二,不会因为自己说虚假的信息而承担负面压力,不会尴尬愧疚,不会怕失去什么或受到什么惩罚,心态都是统一的,就是“你看我多聪明,你没猜到我就赢了”。因此他们在说谎时会有一个统一的表情———得意,用北京话说叫做“抖机灵”。
羊城晚报:这种学说人人都可以掌握吗?
姜振宇:其实微反应不太适合做大面积推广。我下学期的课程有50个名额,我预想会有很多人抱着猎奇和好玩的心态来上课,但真正能够“扎”进人脸、对肌肉的运动形态和组合表意了然于胸的,估计最后不会超过五个。这些还都是考上政法大学的学生,可想而知如果放到社会上,有多少人能把整套体系学下来?而且如果学得不对,就用它去分析,反而会造成损失。所以我个人觉得除非行业有应用的需求,否则还是不要滥推广。
【揭秘】
《Lie to me》传播的是伪科学
美国有多部电视剧涉及到微反应,如《犯罪心理》、《超感神探》等,其中《Lie to me》可谓最为神化的解读。主人公莱曼从一个人的面部表情、说话声音和肢体语言,就能读懂其内心。不过姜振宇却指该剧“不靠谱”,并在政法大学开了门课“心理应激微反应”,更触电上了《非常了得》。用他的话说,“我是怀着对《Lie to me》的怨念来驳斥‘伪科学’的”。
羊城晚报:门外汉看微反应会背一些定律,如“人在回忆的时候,眼睛不会盯着对方”,完整的流程应该怎样?
姜振宇:我们观察一组动作分为三个层面。第一层有点“因材施教”的意思,就是说根据被测试者的特征来定性“基线”,即在正常情况下,此人是什么状态,了解之后再问一个有压力的问题,如果反应跟基线有矛盾,那就说明有可疑的地方。第二个层面是,人各种各样的表现的原因何在,比如说目光转移,就有很多原因。第三个层面是找出和基线有矛盾的动作,再在背后追溯有无生理性基础。
羊城晚报:《Lie to me》播出对你的学说帮助大吗?
姜振宇:我是2007年开始比较系统的接触微表情,2009年《Lie to me》开播,原作者是保罗·艾克曼,我看过他的书。当时很兴奋,但很快发现越来越不好看。分析原因,第一个是因为艾克曼的研究只是基础理论,并未做过真实的测试,所以编不下去。这是该剧最失败的地方,只有核心的理论,没有丰富的案例。第二个问题,就是粉丝们在网络上出现的许多总结,如“眼睛往左看就是回忆,往右看就是撒谎”,很多是不准确的。我实在看不下去伪知识越传越疯,所以决定在学校里开一门课。
羊城晚报:参加《非常了得》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姜振宇:对,我倒不是想推广微反应的商用或者社会化应用,主要还是冲着对微反应的误解去的。我想通过这档节目让更多的人知道,你分析一个人的对和错、真和假,并不是一眼两眼的事情。
【应用】
对付明星要破坏其情绪节奏
张柏芝、谢霆锋究竟谁在说谎?铁道部官员是否真的很无辜?郭美美跟邱振良是否真的“被冤枉”?通过这些焦点人物的视频,姜振宇能看出什么?面对明星和官员“张嘴就来”的话,能信几分?如何判断?对此,姜振宇很有一套。
羊城晚报:分析过明星的微反应吗?比如“锋芝”?
姜振宇:有,但我们不会发布分析结果。谢霆锋的四分钟声明,我做了分析,但没有公布。因为这涉及到两个孩子,其次离不离婚那是谢张两人的事。公布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对我也没有好处,还不如去分析动车追尾、郭美美等事件当中的关键人物。
羊城晚报:对这两个事件你是怎么分析的?
姜振宇:对铁道部新闻发布会的分析里,我们提出,为什么发言人王勇平在回答关于小女孩获救、说出“这是一个奇迹”的时候,会出现逃离反应———把头扭过去?如果事实如铁道部宣称的一直没有放弃救援,那么这样的反应怎么解释?
郭美美事件中我们分析了传闻中与郭美美有桃色关系的天略董事长邱振良,结论是:第一,接受采访时邱没有表现出对郭美美这个人的异常反应,表现比较中立。当然,他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这个名字”肯定是撒谎。第二,他肯定跟红十字会联合做过生意,还赚过钱。我把这些结果写出来,如果对方有意见,那要先解释清楚这些问题;如果不想解释,只是对我个人或我的分析小组有意见,那就直接走诉讼好了。 羊城晚报:我们采访经常碰到一些人,看上去非常淡定,无法判断他们的话是真是假,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对付这些人呢?
姜振宇:演员和官员是两大难点。对付官员要直击要害。比如王勇平,他其实表现得很好,整个发布会局面掌控得不错。仅出现了两次失误,一次是“这是一个奇迹”,一次是“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说辞,都是被逼得慌了说的话。官员平时高高在上,对他们提问要直击痛处,越细致的证据支撑越会让他失去比较平和的心态。
至于演员,他们被骂得多,更难对付。演员最强大的地方是受过系统训练,学会了“除掉自我”,可以演猩猩、演癞蛤蟆,这个心理素质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对付这种人,办法是变化刺激的种类,如果他一上来就眼泪扑簌簌地掉,那就要打断他的悲伤,问两三道可以产生积极情绪的问题,然后再问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绕开核心问题,打乱他想要表现的情绪。如夸她漂亮、得奖后,马上来一个“对离婚的事情你怎么看”。对方很难从洋洋得意一下子转换到装可怜。
●姜振宇十大经典判断
1 如果你是在回忆某件事情,那么眼神不应该是直勾勾地看着对方;
2 快速地眨眼表示你很紧张或是很得意;
3 嘴巴抿紧、下巴上扬这两者都是自豪的表情;
4 说话时抿嘴有时是一种欺骗的表现;
5 膝盖来回晃动是逃跑细节的变形,可能很有心理压力,想赶快结束;
6 如果整个表述过程都很稳定(没有波动),那就具有一定欺骗性,可能是在背东西;
7 听到别人对于自己自豪的事情给予否定,会不自觉表露出厌恶、轻蔑、撇嘴的表情;
8 人在回忆颜色和数字的时候,眼睛看的方向是不一样的(因为大脑功能分区不同);
9 一般人双手背在后面是紧张的表现,但如果他的手始终是松弛的,没有握拳、没有把手指绷紧,一般表示他对目前的情境是不适应的,有点紧张,但是他心里其实很有谱;
10 眼睛先往旁边看,再往下看,带有一定的欺骗性。
图解微反应
A 吃惊表情超过3秒———有做作嫌疑
B 一般情况下快速连续说两声谢谢———没有诚意
C 回答有压力的问题后,舔嘴唇———说谎
D 笑时只有嘴和脸颊变化,而没有眼睛的闭合动作———假笑
E 嘴角单侧上扬———轻视
F 下眼睑紧绷———厌恶或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