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七八月份,北京这座城市都将陷入一片无尽的酷热之中。天上是灼人肌肤的烈日,树间有聒噪不息的蝉声,城中是几欲枯焦的道路,道路两旁则是那些反射着银光似乎随时即可熔融成一滩泥水的奇异建筑。但最近几年,每到这个酷热的时节,我都要在某个酷热的上午,耐受着那烈日聆听着那蝉噪踩着那道路迎着那银光长途奔走,朝圣般如约赶赴这座城市的一个地方。在那里,我将向一个年轻的姑娘报出我的姓名,并恭敬地对她说出我早已稔熟于心的那句话语:您好,我来体检的……

对我而言,体检已经成了一个仪式。每年的那一天,我都要把自己的身体呈给一群陌生人,由他们对我做出测量,给出判定。这就像读书时的期末考试,虽然体检医生远不如监考老师严厉,但评分结果却往往更加无从反驳,更加冷酷无情。

能够养成每年体检的好习惯,是有其原因的:首先,这要归功于我对体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一直都有着充分的认识。其次,在于当年我国各类体检机构、体检服务的不断完善,为我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但是,更重要也更根本的原因是——这体检是我所在的公司给全体员工的福利,不去检也不折给现金,不去白不去。

是的,就是出于这种庸俗的功利心态,我走上了体检这条不归路,至今已有数年。对于此事,直到现在,我每尝思之,还总觉得悔恨无及。

我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没有体检习惯时,我一直是一个快乐的人,每天都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能吃善饮,气定神闲。可自从开始体检之后,我不仅在每年的体检过程中遭受巨大的精神、肉体上的折磨考验,更是一次次被判定为一个具有多种疾病隐患的人,并因此开始怀疑自我,怀疑过往,怀疑自己原本怡然自得的生活习惯,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是的,正是一年一度的体检,把我从一个自信快乐的吃货,变成了一个畏首畏尾,对生命中一切美好事物都心存质疑、满怀抵触的人。是一年一份的体检报告,强迫我如猛士般,正视无情的岁月给予我的每一点摧残,让我不得不直面我那因淋漓而惨淡的人生。

因为“甘油三酯”后面的一个数值,我在面对东坡肘子时不得不满怀自责;因为一句轻飘飘的告诫——“轻度脂肪肝”,我不得不在朋友高举酒杯时独自啜饮苦涩的大麦茶;因为“尿酸”一栏中的一个小小箭头,无处陪伴我多年的挚爱都要被放逐天际(它们是啤酒、涮肉、鱿鱼、扇贝、卤煮火烧、羊肉泡馍……)。

除此之外,当我本该坦然地赖床不起时,当我本该愉悦地熬夜狂欢时,当我本该心安理得地汤糖躺烫好逸恶劳时,那数值、那告诫、那箭头,连同那一整本体检报告便化身为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在我的耳边开始又一次的谆谆教导——“哎呀,表酱紫嘛,表酱紫啦……”

可惜,我终究抵抗不过。我不是无惧无畏的猛士,不是物我两忘的仙人,我只是个懦弱的凡夫俗子——正是因此,我才成了一个可怜可悲的,抗拒体检,而又会一年一度乖乖地走进体检医院大门的人。

今年的夏天又快到了,可以想到,这个夏天,我仍将不情愿地踏上我的体检之路。我仍将迈入那家体检医院的大门,报上我的姓名,排队等待。抽血时,我仍将顺从地卷起袖管攥紧拳头。腹部B超时,我仍将一如既往地努力仰起脖子想看自己肚子里什么样,但还会一如既往地让医生硬生生地给按回去。眼科的白发老医生仍会一边仔细检查我的眼底,一边漫不经心地考察我的卫生小常识:小伙子,人身上的血管总共有多长啊?还记得吗?然后又在我支支吾吾无法作答之际随口抛出他早已备好的答案:嗯,是八万公里。胸透前,我还会乖乖地在腰部以下系上一个三角型屁帘儿状物体,头戴一顶迪加奥特曼式的奇怪帽子,乍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乘风穿墙而出,拯救世界。而在一间除了我和医生之外再无旁人的小检查室里,医生仍然会在确认屋门已经紧闭之后一边带上一次性的塑胶手套一边命令我褪下裤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我面对着显然手有缚鸡之力的他,仍会遵令执行,并随即羞愤而痛苦地把脸扭到另一边去……

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将反复默念着一句誓言,它指引着自由与光明的方向,象征着真正值得守护的美好,它收纳着我一切可望不可及的向往,表白着我心底放肆而无力的祈盼——“珍惜快乐,远离体检”。

来源:东东枪的枪

链接:http://thisisdongdongqiang.com/archives/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