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让我明白一个问题,便是大学里的快速消费品,一是报纸,二是小炒,三是避孕套,这些东西都是一次性的,相当快速,小抄尤是。小抄满天飞,纸条一地散,全是破碎,显得相当的落寞,这也便宜了收拾教室的老头老太太,这群人,一年的好时候也就这几次,也是这个时候发了一笔环保财,这时候的自习室也几乎见不到冲动男男女女,不仅没有艳照门,连摸奶门也少很多,这段时间的性教育是落伍的,但在思想上是忙碌和充实的,大抵可以抵消,跟太平公主的乳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但一般而言,是要忽略不计的。

考试就有作弊,这是必然,谈恋爱一定要拉手是同理的,但是作弊也是要看水平的,笔者就是天生的作弊高手,这种作弊的天赋来自于对面的女生宿舍,我的望远镜告诉我,每天晚上十点左右,无聊的难以打发,就必须像一个狙击手,那不亚于一场战争,不管有没有兴趣,都是要做得,笔者懂得隐藏,虽然经常被看得起抬举,骂我几声色狼,还是很高兴的,偷窥者,一定要做到你不偷窥她,她才骂你色狼,你偷窥她的时候,她不做声响,静静地展现给你看,其实那时候到不应该叫偷窥,应该叫远眺,偷窥到我这里变成一种义务,你不偷窥,她不高兴,你要惹她高兴,虽然并不认识,但还是要做的。

 

作弊的学术价值,不体现在文本上,而是行动上,你要让监考老师觉得去揭露你作弊的行为,变成一种尴尬,也就是说,要反将一次军,我们不能被动的接受监考老师的监督,不能人为刀俎,俺为鱼肉。要主动些,跟狼一样,主动些,不管是不是色,是不是有狈,但绝不能有狗,那样合起来,没了狼性,成了狼狗。

下面我要简述一下,一个资深作弊认识的忏悔和骄傲

1,每次开考30分钟,就要去上厕所,最好买包烟,红塔山就行,后面必有一个监考老师跟着,恰当的时机,最好是尿尿前,这时候手干净,递上一只烟,给老师点上,这不是叫贿赂,这叫培养感情。监考是件费力费心还不讨好的事情,你要跟他侃大山,但是你妈贵姓这类敏感的隐私不要问,要讲些中听的还耐说得,跟口香糖一样,虽然嚼几分钟就没味道了,但是还会嚼下去,这就是耐嚼的真谛,索然无味的话,不是废话,而是拖延时间,感情的培养一靠好感,二靠时间,只要你保证能侃五分钟,这老师就被你丫征服了。这是我的第一招,实践证明,后来的考试我睡着了,那老师叫起我来,叫我好好弄弄,快弄弄,要不然会挂科。他话的潜意思便是:快抄抄,能抄就抄,哥们不管你。

2,第二种方法,是我第三场考试的产物。这个方法便是你不想去厕所,也没有红塔山,那老师更不喜欢侃大山,你就要再想别的方法了。我翻开自己的卷子,发现里面除了汉字和数字认识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潇洒的签上自个名字。但不能坐以待毙,你要主动出击,便是制造噱头,让这个老师感兴趣,甚至是在考场上侃大山,这不是不可能,我就是很成功的跟三个以上的监考老师在考场侃大山。监考老师中差不多会有一个自己的任课老师,这时候,我就在卷子上写着:XX我爱你,XX我佩服你妈。比如统计学,我在卷子上写着“桶计学——关于饭桶哲学——感谢XX饭桶老师教诲,感激涕零,屎尿横飞”作为同仁,另一个老师肯定会表现出一种轻视的浮躁,他会笑话那个被骂的XX老师,也就是说,在他笑意荡漾的脸上,已经认同你是个渣滓,他用不着难为你,同时也会为你非凡的创造力表现出一种赞同和后怕,至少我相信,我是这个监考老师自监考以来记忆最深的主儿。、

3,这招是最绝的,也是最冒险的,不过要看人下菜谱。倘若你的任课老师很开明,是个年轻的开放的,最好还是留过学的,大可不必抄袭,用不着作弊,也用不着答题,考试在这种老师眼里是个过场,坚决不会难为学生,倒数第二场,我根本没怎么做题,答题纸上全是我的感慨,如果你人跟我一样烂,会骂人,会写字,会偷窥,会耍流氓,就完全适合你了,这是我的大招,杀手锏。
例如写点句子,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和绝望,我是这样写的

1.大学是妓院,围成里的妓院,我们不仅仅是匆匆的过客,也是不带钱的嫖客

2.我们被教授言说成国之栋梁,渐渐才明白,这是疯话和浪语,这个国家不需要栋梁,只需要房奴和小资

3.学者和教授把这群不经事的少年捧成“天之娇子”,四年过去了,才晓得自个是个”天大傻子”

4,我们愤怒,我们咆哮,却找不到出路

5,通常大学校长能养的起一车女人,常常大学连辆校车也养不起

6.大学死了,大师嫖去了

7,虚无的道德律被教授束缚在我们身上,他们却蔑视道德,烂醉肉体

8,忘了

9,忘了

10,忘了

总之,你要有胆量,还要有能量,杀不死,侃不死,总是必须是不死鸟——一辉,说白了,哥们要像个圣斗士,不管是把妹还是作弊,还是杀猪,总之,只要脸皮厚或是没有脸,哥们就是王道,别说低调啊,自个都没高调过,扯什么低调,低调你是没资格得,高调够了,才低调。

哥们讲到这,也没怎么收费,算是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