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网

不错的故事,请耐心读完。你是否还记得你的他/她那晚懵懂的模样?

十年后,我发现,有一种爱的感觉是疼痛。

作者:刘小禄

我曾对一个双腿修长的漂亮女孩说,上帝既然给你们女人创造了黑色的丝袜,那么,你们就应该穿上它。当时那女孩正在与我谈恋爱。而且,那天她想谈论的话题是理想与人生的关系,而我想谈论的话题是我们俩个能否发生关系。当时她刚刚进大学,还是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并不知道肉体的欲望能带来快乐。所以,当她听了我的建议后,很顺利地想歪了。然后,她用鄙夷的眼光望着我,边望还边撕扯着自己的紧身牛仔裤。总之,当时她的表情很忧郁。像是怕我一时冲动去扒掉她的裤子。我见她害羞,就笑了,边笑边说: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特轻浮?她低下了头,许久,终于回答:其实,我今天出来地时候想穿丝袜的,可是,我怕我穿上了你会说我轻浮,所以,我就没穿。

这个女孩后来成了我的女人。第一次我带她去旅馆开房的时候,她照旧是穿了一条牛仔裤。当时我们坐在旅馆的床上看动画片,一直看到凌晨一点。最后,我实在是扛不住了,就对她说:宝贝,你自己看吧,我困,先睡了。说完,我脱的光剩下一条男士内裤,并在她的注目下,很坦然地钻进被窝中,打算睡去。可就在这时,她突然开口了,她说:其实,我也困了。我睁开刚刚合上的双眼看着她,发现她的表情很无辜,让人心疼。于是,我从被子底下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说:那就脱了衣服进来睡吧,我抱着你睡。

那天晚上,当她脱下牛仔裤后,我发现她穿了黑色的丝袜。当时,我对她说:宝贝,丝袜不应该套在牛仔裤里面的,它应该穿在外面,裙子的底下。她不解,回头问我:为什么要穿外面呀?我说:那样才性感啊。她不乐意了,嘟嘟嘴巴,说:可是,我的性感只想给你看啊?我听了她的回答,笑了,边笑边说:那好吧,你近一些,让我看看你的性感。

那次旅馆里的鱼水之欢发生在十年前。想想,那已经是很古老的风花雪月了。当时,我们的第一次进行的很费劲。因为,那时候的我们还小,除了知道做这种事情会导致女方生儿育女之外,对如何避孕一无所知。这直接导致我们在事前做了大量的探讨。

最先展开话题的是叶子。她脱光衣服后用被子紧紧捂住下半身,瞪着灰溜溜的大眼看着我说:你要忍住,别看我的下面,不然,我会怀孕的。我无奈了,说:看看怎么会怀孕呢?以前我整天看光屁股的小女孩,她们也没怀孕。她烦了,一摆手,说:她们是年纪小,当然没有那个能力了,我都这么大了,所以,我就有可能。我说不过她,就躺在床的一角不再说话。她见我不说话了,以为我不想和她亲热了,就用小指头捅捅我的胳膊,温柔的说:亲爱的,不要急,我记得我妈妈去卫生所领过一个气球套子,据说那个套子就能不让我生宝宝。

深更半夜购买气球套子的任务最后敲定在了我的身上。说实话,当时我真的不想去买,我是个男人,拉不下脸去打听哪里有卖那玩意儿。可是,我又不想让叶子失望,于是就咬牙沿着旅馆附近的小卖部挨个打听。

第一家小卖部递给我的是一个气球,上面写着红双喜的那种大红气球。我摆了摆手,说:大爷,我说的不是结婚用的气球,我说的是和女人用的那种气球。大爷被我的话吓蒙了,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小子才多大啊,不结婚不能和女人用那种气球。说完,他让我好自为之。第二家小卖部递给我的还是一个气球,只是和第一家的颜色不同,但完全是同一件商品。我又一次无奈的摆了摆手。走出小卖部的时候,我心想:这年头买个气球都这么难吗?想着我走进了第三个门头房。进去后我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这里是卖夫妻用品的专卖店。站在柜台的前面,我大脑开始思考一个要命的问题,就是我还没和叶子结婚,这就算不上夫妻,这样一来,这家夫妻用品店的东西就不会对我有什么用途。
正想着,柜台后面的一个老女人说话了,问我:小伙子,买安全套的吧?我们这里品种多,花样全,质量佳,你看看,你需要哪一种?我被问迷糊了,随口说:这安全套是不是指的和女人用的那种气球?女人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边笑边点头,像是瞧不起我的无知。我烦了,瞅了老女人一眼,说道:一样儿来一个。

当我抱着一堆的安全套回到旅馆的时候,叶子已经睡着了。我把套子一股脑的堆在床头,一脸坏笑的看着叶子,并伸手去捏她的鼻子。见叶子醒来,我指了指床头,说:看,这玩意儿不叫气球套子,它叫安全套。叶子被我捏醒了,眯着眼看着我堆起的安全套,说:哎呀,你怎么买了这么多?我爸妈一年都用不了这么多。

叶子醒来后与我一同研究了这一堆安全套的说明书。研究完了,我们针对应该使用哪一种产生了分歧。她的主张是用普通型的。我不同意,我认为夜光的好,不仅有趣味性,还可以供我看清通道的方向。她严重反对我选择,她认为夜光的就是变相的手电筒,用手电筒她会心理上觉得干这事儿很变态。而且,她再一次强调,我选择夜光的目的是不轨的,是想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是想让她给我生孩子。没办法,激烈的争辩让我对亲热失去了兴致。叶子看出了我的失落,从被窝里钻出脑袋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用带浮点的这个吧,我们都互相退一步,你看,说明书写的也挺好,不仅能加大摩擦,还能增强快感。我叹了口气,边脱裤子边想:好吧,咱俩意见不统一,总这样摩擦下去也不是个头儿,还不如快点修成正果。

事后,她满身大汗的仰躺在旅馆的床上跟我谈判。她说:你告诉我,你刚才那样做,是破坏了我是肉体还是磨练了我的肉体?我早已是一身的臭汗,经她这么一问,额头上更湿润了。我摸摸自己的光头脑袋,想着怎么回答她的问题。正琢磨着,她哭了,并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刚刚真的很疼,可我却又不想你停下,这是为什么呀?当时,我害怕极了,感觉自己已经被问的举手无措。没办法,我从床头柜上抄起了红塔山,点上,猛吸一口,对她说:你的问题很严重,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我知道一个解决你顾虑的方法。听到我的回应,她兴奋了,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抱住我问:什么方法?快告诉我!我拍拍她的后背,脸上升起了笑意,说:快躺下,我们再来一次,这一次中我们大概就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在那之后,我又和叶子亲热过很多次。每次她都喜欢在牛仔裤底下穿黑色丝袜。尽管我每次我都会建议她往后把黑色丝袜穿外面。可是她一意孤行,从来都对我的建议不屑一顾。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她认为那样她就不纯洁了,那样别人就会怀疑她的处子之身。渐渐的,我开始觉得她虚伪,并和她打了一个赌。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摸着她的大腿说:再过十年,大街上女人的腿都将变成黑色。

叶子和我分手是在八年前,也就是说,她一共和我在一起有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我们除了做情人间的那些事儿,还探讨过人生,争辩过未来。但,那都是一去不复返的往事了。那段岁月如今就像我们一同探讨过的安全套一样,早已万劫不复。

在这八年里,我收到过叶子的两封来信。第一封里她告诉我她结婚了,娶她的男人是个公务员。她说这个男人的下面很短小,临分手我送给她的几个安全套都不配套,一带就掉,很可悲。还有就是,他的男人从来不让她穿丝袜,一穿就打她。有一次,她在家把丝袜穿在了外面,照镜子时,她觉得自己很美。可,那一天晚上,他男人狠狠的揍了她。她说,那男人扯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边撞还边骂她轻浮。她很生气,流了一夜的泪。

第二封信是在她死后她朋友送给我的。叶子死于精神病,据说是被他男人打疯的。信中,她问了我一个很久远的问题,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吧?当时我真的很疼,可我却又不想你停下,这是为什么呀?你一定要回答我。不然,我死了之后,即使是上了天堂,晚上我也会瞪着眼睛睡不着的。

就在今年的清明节,我去老家看了她。她的坟在很边远的一个土坡上,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听到。整场找寻,就像当年我为了给她快乐去买气球套子一样的艰难。

她的坟很小巧,上面长满了草。我花了不少力气才给她拔光。累了,我就躺在她的坟堆上和她说话。说的话题很杂乱,有探讨过去我们在一起时候的幼稚,有说未来,有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我告诉了她一场赌局的结局。那就是,在我和她打过的赌中,她输了。还有就是,我告诉她:现在大街上女人的腿都变成黑色了,一个个把丝袜穿的都很性感。不过,现在想想,还是你性感。

临走,我烧了她给我的两封信,外加一张我用手机拍摄的各种丝袜的照片。我在照片的背面写着:这是我给你买过的一些漂亮丝袜,你腿长,如果穿上,一定很漂亮。

火光很快就烧毁了两封信和一张照片。我呆呆的看着,在内心里悄悄的告诉她:你寄来的第二封信上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我的答案是:首先,你之所以会痛,是因为我太爱你了。然后,你之所以不想让我停下,是因为你太爱我了。说完,我微笑着看见了她瞪大的眼睛。然后,我伸手想去捏捏她的鼻子,可什么也够不着。

来源:http://blog.renren.com/share/250352255/5408793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