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妤的母亲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她:「唉,我觉得我这辈子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嫁给妳爸爸…」

 

「妈,妳怎么了?」静妤有些不明白。父亲已去世三个月了。这个时候,母亲提这个?她又想起什么不愉快的记忆了吗?

 

「我…气死了。最近我一直在整理他的东西,才发现他在银行有个保险箱。我还以为他在里头藏什么金银财宝呢?结果…」

 

「结果怎么了?」这事也是出乎静妤意料的。她从来不认为爸爸会有什么秘密。

 

「结果里头藏着一些情书!还有照片!」

 

「什么时候的情书?」静妤此时已经在一边偷笑。哇,原来母亲是打翻醋坛子了。

 

「他以前的情书,年轻时的情书!妳知道,他以前有个论及婚嫁的女朋友…」

 

这事静妤在父亲在世时听过千万遍。传说父亲与母亲订婚时,前女友回头找他,他曾想要退婚娶前女友,只因父母反对而没有成功。母亲和父亲吵架时,常为这数十年前的情敌在生气,让为人子女的觉得好气又好笑,也让父亲百口莫辩、头痛不已。

 

静妤打断母亲的话──父亲都去世了,还提这陈年往事做什么呢?「妈,以前的事,都是婚前的事了,婚后他又没有对不起妳!」

 

「谁说没有?」母亲抢白道:「那些照片,可都不是以前的照片,而是他去红包场捧场时,那些女人给他的签名照!真是的。我以为我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之后,他就没再去了…从这些照片看来,他是直到他躺在床上起不来之后才没去的…」

 

静妤不敢说出实话。其实,这件事她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明知父亲晚年爱去红包场,而母亲又严控父亲的荷包,她还是常塞给父亲一些钱,让父亲开心一下。她甚至还陪父亲去过两次──老年人也需要娱乐嘛,又不花什么钱。

 

「没良心的东西!为什么保险箱里都是那些女人的照片…一张也没有我,没有妳,没有我们这家子,他到死心中还没有我!」

 

听声音,母亲在电话那头,应该是气哭了吧。

 

「妈,妳想想,我们的照片,他并不需要藏在保险箱里啊。这不代表他不在乎我们。他可能只是觉得放在家里不妥吧。我们的照片,他都摆在书桌前啊。」

 

「是这样吗…?」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嗯,也对…」

 

父母亲这一辈子算是白头偕老了。不过,母亲吃醋吃了一辈子,两人也吵了一辈子。痛苦和快乐都搓揉在一起,分不清楚何者为多。父亲都去世了,母亲还在吃醋,应该算是一种至死不渝的爱吧。静妤想着想着,又甜蜜又无奈。

来源:吴淡如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fd66f01017dv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