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小饭局上,哥们正手舞足蹈说着段子,接到一电话,脸色晴转多云,大吼:“我跟朋友在一起,不是你想什么时候见我就什么时候见!”啪地掐断。冷场几秒,朋友忍不住问:“媳妇回来了?你还不赶紧回家?”哥们坚决说不。猛灌几杯酒,诉说娶一个美女做老婆的痛苦。
 

  “前年结婚,婚礼你们也去了,场面何等风光,她也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这两年,她不想做的事,我全都没让她做,谈恋爱时,她做过一顿饭,做得很好吃,但她说,做家务伤手,要我答应婚后不让她做饭,我想她是个手模,保养很重要,结婚后真的没让她下过一天厨房。她呢,什么都不用做,却爱琢磨,觉得不宠她了,不爱她了,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后来我在电视的嘉宾席上,每看到这位名牌加身、头衔多多的哥们,就莫名地有些同情:他回家没饭吃。如同某些事业成功,呼风唤雨的男人回到家中一无是处,某些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百,一颦一笑都能引起蝴蝶效应的美女,一旦成为家里的花瓶,也失去生趣。而最残忍的是时间,时间让一切产生审美疲劳,眼中的美女逐渐变成平常人,继而变成比平常人缺点要多的人,最后变成比黄脸婆还讨嫌的人。这个时间大概多久?我问另一个娶美女为妻,却无限期分居的哥们,他回答:两年。
 
  “真是没天理,美女也有保质期有危机?!”“女人都一样,再漂亮的女人过了两年也如左手握右手。”“哼,你的意思是,娶了美女老婆后也一样想逃出围城,看见路上再平常的女子都觉得诱惑?”“差不多。”男人大言不惭着自己是喜新厌旧的动物,但在美妻特例上,他们更充满投资过大,而产品不再升值的现实懊恼。
 
  “你只要漂漂亮亮地过着就好了,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那是哄美女开心说的话。当你精心地涂了半天的指甲油而不洗一只碗时,他觉得穿围裙的保姆更顺眼。曾受控于美女特权的男子,造反起来牢骚满腹。比如一个在失意期与漂亮妻子离婚的男人,得出美女败家的结论,“她不能吃苦,又比平常人有更多物欲,她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不给她买就像委屈了她,更可怕的是,你还要心甘情愿地去满足,直到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而相貌中下的女友在美妻无用论中找到了平衡,说谁家的男人不亦乐乎地和她聊天,热心解答各种问题,把美女老婆晾在一边,连电脑坏了都不帮她修。“他说是为了不让老婆依赖他。”真是讽刺,他摘取了众星拱月的那个月亮,却站在高高的云端,忽然垂恋四下的星空,最后让月亮把每颗星星都当做假想敌。
 
  倒是梁家辉提供了美妻有用的模范境界,他说:岁月流逝,男人也许能在时光的磨砺中越来越有味道,而女人的容貌,却在操持家务的油烟味中变老了。女人老了的时候,丈夫出名了,女儿也长大了。我太太年轻时是个漂亮的女孩,现在她在我心目中越来越美了,有时我会在她睡着时偷偷看她两眼,心里有种温存的东西在流淌:这是给我梁家辉家庭的女人啊。
 
  然后大家看着他挽着臃肿老态再找不出当年人人喝彩的模样的太太,想象美女熬成婆是如何一种修得正果的脱胎换骨。

 

来源:木子美

链接: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847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