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天涯国观潜水有些日子,以前我一直是一个爱国愤青,对美国的印象就是,犯罪率高,华人在当地很受歧视,枪支毒品问题泛滥,在性方面非常不保守,在国际上则霸道十足欺凌弱小,可以说除了经济上超越中国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况且中国现在发展势头强劲,五年内经济超越美国简直轻而易举,美国已经是衰落的帝国。我会为这个看上去日益强大的祖国自豪,并跟随国观的网友嘲笑阿三的浮尸、棒子的泡菜、还有衰落中的美利坚。

可是前不久,我应一位朋友之约和他开展了美国之旅,短短的一个月,我所收获的比我此前二十多年的人生还要多,这段经历给我带来的震撼深深影响我的思想和价值观,可以说自我踏入美国土地的那一天起,我获得了第二次生命,获得了不再是行尸走肉而是充满意义的新生。我想,如果我不把这段经历分享给别人,那么我将是无比罪恶的,所以,我特地在国观发了这贴子,希望让更多的人从对美国形形色色的误会乃至敌意中解救出来。

  
  我们乘坐的飞机即将在洛杉矶降落。洛杉矶,这座美国经济第一大州加州的州会,也许有些像我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的省会——我居住的广州。可是,洛杉矶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我坐在飞机上闭着双眼,不断想到:二十年前的骚乱、糟糕的治安、严重的种族歧视……想着想着,不禁毛骨悚然,难道这就是洛杉矶?这就是我展开美国之旅第一站的洛杉矶?
  
  飞机终于缓缓降落了,我拖着我的行李,走出飞机外。第一次踏在异国国土上,感觉自然十分激动,然而更让我激动的,并非在我的脚下,而是我头顶的蓝天。
  
  “居然……如此的……蔚蓝?”,我不得不怀疑起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真正的天空的我,在这片异国的蓝天下目瞪口呆。
  
  这片湛蓝的天空,超乎了我的想象。虽然从小我就被教育天空是“湛蓝”的,小学写作文时几乎离不开“湛蓝的天空阳光灿烂”,我也曾经一直天真地以为,我在中国看到的天空就是真正湛蓝的、清澈的,就是这片天空本应具有的色彩。在此前的二十多年里,对此我未曾有一点怀疑。可是,在今天,我发现我才第一次看到湛蓝的蓝天,才第一次沐浴在清澈干净的天空之下,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自由的呼吸。深邃的蓝色蔓延了整个天穹,这片象征着自然、永恒、美好、纯净的蓝色,在我的眼前居然那么真实,它是不可触摸且遥远的,但仿佛就笼罩在我的眼前,让我确确实实感受到它的存在,感受到它充满生机的活力。美国的湛蓝天空没有言语,却向我倾诉着自然的喃呢,却向我演奏着朴实的旋律,却向我描绘着静谧的图画。偶尔天空中飘来几朵白云,沉浸在这片无尽的蓝色中,正展现着它的宽怀和魅力,欢迎着我的到来。一阵微风吹过,我低下头,忍不住深深呼吸,享受着毫无污浊的空气。洛杉矶的空气是如此清新,仿佛只要吸上一口就能让人精神飒爽百倍,这股自然的清新似乎在引领着我穿越海岸边的摩天大楼,穿越洛杉矶的繁华喧闹,把我引到洛基山脉的森林中,让我畅快地感受自然的脉动,我耳旁甚至还萦绕着溪水流动的声音,让我在这中国难得体验的自然中身心舒坦。我忍不住再次抬起头,用敬畏的眼神仰望这美国的天空,它是如此的神圣,又仿佛有着神奇的力量,让我长时间乘坐飞机的疲劳瞬间消散。我在这片蓝色的深邃中,陷入了深思,从小到大,我在中国看到的都是灰朦朦的被污染了的天空,当天空经常充斥着阴霾时心情也不知不觉笼罩上了一层阴霾。我在想,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蓝天之下,到了我这一代,却要在异国他乡方能体验真正的蓝天,真是讽刺至极。不知道我们的祖先在仰望蓝天感激它的魅力时,有没有想到有一天这样美丽的天空对于他们仍生活在中国的后代来说也是一种奢求呢?
  
  这时,旁边的一位美国人,看见举头仰望目瞪口呆继而低头沉思痛心疾首的我,友好地走上前来,问道:“您是觉得我们这里的天空有些什么奇怪吗?”
  
  我从沉思中醒过来,挠着头笑着用有些笨拙的英语回答道:“不,我在惊叹,贵国的天空居然如此湛蓝清澈,实在超乎我的想象。”
  
  这位美国人不禁捧腹大笑,当然,这笑显然已见是发自内心的,而不像我在中国看到的都是为了附合他人掩饰自己的强颜欢笑。他笑道:“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礼,您是说,洛杉矶,这座美国空气最糟糕的城市之一的天空居然湛蓝清澈?”
  
  我再一次目瞪口呆,一言不发,只有内心深深的震撼。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朋友,这时突然语重心长地对那位美国人说:“我们来自中国,在我们的国度里,为了追求经济效益,人们不顾后果地污染环境,他们的眼里只有财富,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所以工厂和烟囱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我们的土地上,黑烟蔓延了整个天空,我们也渐渐习惯了污浊的空气,失去了自由的呼吸。我们来自中国南方的大城市,广州,我们都知道有一定年纪的广州人肺部是乌黑色的,可是我们却不再感到惊讶,默默忍受。也许您会知道最近三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取得了所谓惊人的发展,但这只是表面的,是通过牺牲环境、牺牲我们及我们后代享受清澈蓝天的代价所换来的,当我们无法再享受到我们父辈所体验过的蓝天时,我们知道这些所谓发展都不再重要。”
  
  这位刚才还笑不拢嘴的美国人顿时表情严肃,若有所思,良久才告诉我们:“很抱歉听到你们的悲惨经历,祝你们享受这里的蓝天和旅程。在我们美国,每个人都渴望拥有美好的环境,渴望大自然的怀抱。为了经济污染大自然的行为,势必会受到大多数人的鄙视。美丽的环境是我们的财富,也是我们留给子孙的遗产,当环境被破坏得盲目疮痍之时,我们留给子孙的只有一笔永远也无法偿还的债,剥夺他们享受自然的权利,把他们异化为现代社会的牺牲品。”他说完后,充满疑惑地问我:“先生,你们国度的人难道就真的为了经济可以不顾一切?”
  
  我此时此刻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感到无地自容,“是的,在我们那里有一个全中国最大型的网络论坛,其中有一个国际观察版块,里面的人很热衷于比拼各种经济数据和对低估中国经济数据的人进行辱骂嘲笑——他们称之为鞭尸,可是他们从来不抬头望下头顶处是否还有属于他们的蓝天。”
  
  “喔,那可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先生。”,美国人摇了摇头,充满同情地望着我们两个而离开了。
  
  我已经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只能默默望着天空,拖着我的行李,心情沉重,继续前行。九月的洛杉矶还很热,可湛蓝的天空却带给我清凉,安抚着我的内心。是的,美国的蓝天就如同一盏明灯,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当我看见这纯净的天蓝,我就知道,哪里才应该是我的归宿。

  
  下飞机后,我们找到一间旅馆安顿起来。旅馆虽然很小,但干净整齐的房间和礼貌热情的服务人员让我们得到了如同国内五星级酒店一般的待遇。值得一提的是,旅馆里的服务人员的敬业精神令我印象十分深刻,他们是真正把工作看作自己的责任所在,而不像中国人一样,把钱看得比责任还重要,只问索取不会奉献。舒服地睡上一小觉后,我们决定先逛逛洛杉矶,亲身体验一下这座城市。
  
  这时天色已黑,入夜的洛杉矶是如此繁华,走在洛杉矶的街头,我们游玩得很尽兴。不得不说洛杉矶的中心区虽然人口众多,但街道却异常干净整洁,没有一个人会乱丢垃圾。我很自然想起国内的街道,与洛杉矶的街道相比起来简直不堪入目,想想广州的上下九、北京路,你绝对找不到一个没有垃圾的角落。逛了几小时,时间也很晚了,行人渐渐稀疏起来,街道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当然国内的街道夜深人静行人散去时必定是满地垃圾原形毕露的)。不久后,街道几乎变得空荡荡了,我们也打算打出租车回旅馆,这时,后面有一个人叫住我们,我回头一看,对方是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壮硕的黑人男子,联想到网上对于洛杉矶治安的描述,我不得不忐忑不安起来。那个黑人加快脚步小跑过来,我们两个感觉不对劲,也拔腿就跑。黑人见状也追着我们跑了起来,这让我们顿时心慌了,难道我们来到美国的第一天就要遭此厄运?
  
  很自然,身为黄种人天生体质就差而且自小就被中国畸形的教育制度压迫得喘不过气没有时间进行体育锻炼的我们,自然跑不过这位黑人小青年。眼见他就要追上我们了,我停下来,喘着气说道: “我把钱都给你,请不要伤害我们。”,说着就摸了摸我的钱包。咦?我的钱包居然不见了!
  
  说着黑人扬了扬他手上的钱包,说:“先生,刚才您的钱包掉了。”我从他手里接过我的钱包,顿时尴尬不已,结结巴巴地说道:“谢谢您,不好意思,我刚才以为您是……”。“天哪!我的上帝,您居然以为我是匪徒?请相信我,我只是看见您的钱包掉了,想交还给你们,可是你们却跑了起来,我只好追上你们。”
  
  我们两个只好接连道歉,为我们的荒唐和多疑赔不是。当然,黑人小青年性格直爽,不像国人那样一件小事就能怀恨在心,也没有把这个放在心里。不过他好奇地问我们:“日本不是一个治安很好的国家吗?为什么……”,我笑着回答说:“很可惜,我们并不是日本人,我们来自中国。在我们那里,每个人都被告知夜深走在街道上要特别小心,随时会有不法之徒抢劫我们的钱财,即便是这样,在抢劫时我们最好要妥协顺从地把钱物交出来,不然很可能会被伤害甚至被杀。我们中国虽说反对资本主义,每个人却把钱都看得比道德更重要,为了钱多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可以做,我就曾亲眼看见一个妇人因为被抢时反抗被歹徒用刀砍断了一只手。为了经济的发展忽视道德的建设,只会搞形式主义的活动,这是多么的悲哀?生活在中国,我们犹如畜生一般要适应丛林法则,随时警惕捕食者的袭击。我们失去了对陌生人的信任,在我们眼里每个陌生人都有可能是歹徒、骗子,人与人之间不再会有真诚,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的面孔、漠不关心的态度,甚至敌视。您知道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吗?在那段荒唐的岁月里,女儿举报父亲,妻子举报丈夫的事情屡见不鲜,就连亲人之间也没有信任可言,遑论陌生人呢?所以,请原谅我们的多疑,您是一个好人,或许很难理解我们,但请相信,我们的道歉是真诚的。”
  
  黑人倒吸一口凉气,良久才挤出一句话:“这……这实在……太恐怖、太难以置信了。”,接着他握着我的手说:“我无法想象你们的经历,但是请放心,在这里人与人之间是真诚的,你会享受到真正的温暖和友谊。”,我们两个发自内心地点了点头。是的,在中国,我们会不得不对着上司、领导点头,为了附和他们装作一副认同的模样,尽管打心底我们多讨厌他们的意见。但面对这位朴实的黑人,我们无法不相信他的真诚,他的话语是那么的充满力量,如此令人信服,他的手是那么的温暖,让热情融化了我在中国已铸造得冰冷的内心。我想,这就是真诚的社会与虚伪的社会的区别,真诚的社会里每个人的话都出自内心,无形中就有一股温暖的力量,虚伪的社会每个人的话都那么荒谬,只会令人恶心。这时,黑人想了一下,说:“你们刚才是怕我抢劫你们吧,可是面对危险,为什么你们居然还跑得这么慢?”
  
  我朋友显得有些无奈:“其实刚才我们已经尽我们最大的能力跑了,要知道在我们国家,青少年为了获取更优秀的考试成绩,都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运动和娱乐时间。中国的教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孩子掌握良好的考试技巧,至于其他的与学习无关的事情都被视为荒唐的,被家长和老师明令禁止。所以我们自小就背着沉重的书包,不得不为了考试去记忆令人反感的内容,望着运动场唉声叹气。这种畸形的教育制度使得我们的身体素质远远比不上其他国家的同龄人,尽管我们国家的举国体制让我们在运动会上有着不错的表现,但我们绝对不是一个体育大国。太多人过早戴上眼镜,太多人有着糟糕的身体,当然也包括我们,这种畸形的教育制度正在摧残着我们,然而我们却仍然不知反省,每年依然沉醉于大学入学考试成绩的比拼和歌颂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第一名的人——我们称之为状元。我们的教育制造了一大批的高分低能儿,同时也摧残了青少年的身体,让他们彻底成为废物。当你知道我们是如何在这种畸形教育里面成长起来的时候,你就不会惊讶于我们废物一般的笨拙身体。”
  
  黑人摇了摇头:“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身体健康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最重要的,你们国家怎么能这样摧残孩子的身体呢?这是摧残着国家的未来,这是对孩子的犯罪!朋友,你们真的需要规律的体育锻炼,你看我虽然是一个工作繁忙的人,但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抽出时间健身,刚刚我就是从附近的健身房返家,我感觉锻炼赋予了我们力量,让我们每一天都有充沛的精力应付精彩的生活和工作。我们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意识到体育锻炼的重要性,我的朋友几乎都有着健美的身躯。”,说着他便掀起上衣,向我们展示了他健壮的胸肌和腹肌。我看着我那瘦弱的排骨嶙峋的身体,和我朋友的大肚腩,有些无地自容。在网上经常看到有人责怪那些喜欢老外的女人,现在我觉得这简直是无理取闹,如果你是一个女人,排除经济水平、文化素质修养之类的不说,你是会喜欢一个排骨男还是一个大胖子还是一个有着健美身材的男人?
  
  “在我们中国最大的网络论坛天涯论坛里面,有一个国际观察版块,每当谈到教育的贴子,他们总会为中国病入膏肓的教育辩护,并嘲笑美国学生糟糕的数学和科学成绩,也许他们不知道,离开了健康的身体和丰富的想象力,再优秀的成绩也毫无作用。”,我说道。
  
  “真庆幸我能生活在美国,希望你们中国能早日意识到这种教育制度的恐怖,还孩子美好的生活。”,黑人用真诚的眼睛带着怜悯地望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友好和善良。
  
  在我们再次对黑人表示感谢后,就坐出租车回到了旅馆。虽然来到洛杉矶的这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我经历了许多令我目瞪口呆的事情,让我不得不陷在对中国的反思和对美国的震撼之中,但旅途的劳累还是让我倦意十足,躺在床上,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看到一个自由的中国,里面再没有畸形的价值观,只有人们脸上纯真幸福的笑容……

  三
  
  在美国睡的第一晚,我想比起在中国国内睡的每一晚都要香甜。旅途的劳累感荡然无存,早上起床时我们两个都充满了精力,继续我们第二天的旅程。我们决定去好莱坞参观,顺便继续体验下洛杉矶的人文风情。
  
  傍晚从好莱坞返程回旅馆,我们在一家富有特色的餐馆就餐。且不论洛杉矶的诱人美食,餐馆的气氛也令我印象深刻。餐馆本来就应该是就餐的地方,只有中国人把餐馆变为聊天聚会的场所。在餐馆里面人的嘴巴应该进食而不是说话,可惜中国人更偏重后者,喜欢在餐桌上喝酒吹牛,不善喝酒吹牛的就被视为失败者。在洛杉矶的餐馆里,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食不言”,享受美食并不需要令人恶心的客套话和敬酒礼仪,只需要宁静的内心,消除一切杂念,远离凡尘杂世,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品尝嘴中的美味。
  
  正当吃得津津有味之时,我从窗外看到,居然有孩子在餐馆旁的小河涌里里面戏水游泳。其实与其说那是小河涌,倒不如说那是排水渠,因为洛杉矶没有什么自然河流,很多这类小河涌其实就是人工开挖疏导污水的。毫无疑问,排水渠里面的水肯定非常肮脏。记得每当走近广州的某些河涌时人们都要掩鼻而行,更遑论在里面游泳,虽说美国的环境卫生比起中国肯定好很多,即使在排水渠旁就餐也毫无杂味,只有迎面而来的清新,但在那里游泳还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下子我感觉恶心了许多,原先的旺盛食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不禁说道:“怎么可以在里面游泳呢?”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独自用餐中的美国老伯笑道:“怎么不可以在里面游泳呢?”
  
  我为自己的粗鲁显得有些尴尬,可还是禁不住好奇:“排水渠里面那么脏那么多生活污水,在里面游泳不是一件很不卫生的事情吗?”
  
  老伯笑道:“看来你们是第一次来美国旅游的游客,对吧?我们这里的排水渠虽然接收着来自各个社区的生活污水,但是一点也不脏。洛杉矶早就制定了河涌整治计划,每个社区的生活污水都会先经过多重处理,直到达到污水排放标准才能排放入排水渠内。这个污水排放标准可是非常严格,我在我的区域里生活污水治理中心里工作,对此可十分清楚,首先污水会经过两级处理,用物理处理法和微生物处理法去除污水中的固体、胶体污染物质和溶解状态的有机污染物,然后再利用生物脱氮除磷和离子交换法、电渗析法进行第三级处理,除去难降解的有机物、氮、磷等元素。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经过排放的污水已经不能称之为污水,各项污染指标和清澈的天然河水并没有多大区别。”,说着他缓缓站了起来,打开了窗户,望着戏水的孩子对我说道:“朋友,过来看看水有多么清澈吧。”
  
  我站起来,认真望向排水渠,不得不承认里面的水确实很清澈,打开窗了也丝毫嗅不到异味,在西落的夕阳映照下,渠里波光粼粼。孩子快乐地嬉戏着,让我想起中国被繁重的作业和补习班压得喘不过气的孩子,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可是,我还是不大能接受:“我知道我下面要说的可能会影响您的食欲,但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些污水都混杂着人的排泄物和各类垃圾油污,就算经过再先进的处理也难免令人恶心。”
  
  “先生,这就恐怕只是你的偏见。”老伯说,“其实物质循坏在这个世界上永无休止,我们每天接触的一切,即使是餐桌上的美食,又何尝不曾是他人的污浊之物?即使是在清澈的河流,也或多或少混有上流的污水,但先生你在里面恐怕不会有恶心的感觉。我和我的工作伙伴作为生活污水治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必定对纳税人负责,所以我们在中心里都要以处理后的污水作为饮用水,如果有谁负责的某个污染指标连续三天超标他就要被革职。”
  
  我想了想也是,中国人确实喜欢产生偏见,不会从本质上判断事物。不过更令我惊讶的是,这位老伯作为一个公务员,居然为了对自己的工作负责每天喝处理后的污水,而且只要工作出现疏忽就随时随地被革职。我不得不想起我们中国的公务员,众所周知都是铁饭碗,对工作丝毫不负责,却有着丰厚的收入和福利,也难怪大学生挤破头皮也要考公务员。同样是拿纳税人的钱为纳税人办事,为何差别居然如此之大?
  
  我向老伯讲述了我的城市——广州的糟糕卫生状况,并顺便提道:“在我们中国最大的网络论坛天涯论坛,有一个国际观察版块,里面的网友喜欢嘲笑印度恒河上的浮尸,却绝口不提中国城市里肮脏且令人绝望的河涌沟渠。”老伯显得很惊讶:“一个城市卫生状况是最重要的,即便有着不错的经济发展和密集的高楼大厦,即便举办再大型的国际盛事,没有良好卫生的城市也是糟糕的城市。”
  
  是的,老伯说得没错,一座城市的美丽与否,不在于光鲜的外表。我默默品尝完餐桌上剩下的美食,和朋友一起来到排水渠旁,看着嬉戏的孩子,我想,他们确实是快乐的。生活在蔚蓝的天空下,嬉戏在洁净的清水中,他们的童年一定充满了美好的回忆,生活在这样的国度,实在是一种幸福。
  
  回到旅馆,我们计划明天离开洛杉矶,起程前往北加州的一个小镇 Lewiston,那里有我朋友以前认识的一位同事。

用了大概一天多的时间,在来到美国的第四天下午,我们终于到达了 Lewiston,住在那位美国同事 Mike 的家中。Mike 将近四十了,和他的妻子、十八岁的女儿,十四岁的儿子生活在 Lewiston Bridge 的附近。Mike 为人很热情,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家人后又带领我们参观了他的家。中国人梦寐以求只有发大财才能拥有的别墅在美国几乎是每个家庭都有一间,我想这个不必多说了。Mike 带领我们参观了他三层高的家后又带领我们参观了他的车库,车库里有两辆车,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每辆车都很干净,我不禁说道:“Mike,看来你很爱惜你的车,经常给他们清洗。”

Mike 笑道:“哈哈,我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给我的车常常清洗一番,你现在可提醒了我,这两辆车好久没洗了。”

后来我得知,几乎每个星期 Mike 都会开车载着他家人到 Lewiston Lake 游玩,可车为什么会如此干净?我不得不联想到美国洁净的空气和道路,哪怕是乡村道路也几乎没有一点灰尘。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想起在国内糟糕的空气质量和飞尘滚滚的路面,乡村道路更是坑洼不平砂石混杂,在那上面开车简直是受罪,相比之下,国内难道不是人间炼狱吗?

Mike 的妻子为我们准备了精美的晚餐,他们说虽然 Mike 曾经到中国工作几年,但从来没有中国人来到他们家做客,所以他们感到很荣幸和兴奋。在餐桌上,我们和 Mike 一家聊得很开心,可以说很久没有这种敞开心怀的痛快感觉。想起在国内,因为工作原因和家人一起吃饭少在外应酬陪酒多,每次都要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尽管每个人都知道这些应酬是假的,却不得不去适应它,这难道不是一个变态、畸形的社会吗?更可怕的是,在这种中国特色的应酬饭局上,你时时刻刻都要害怕自己会说错话,有时候就算自己觉得没有说错,别人也会误以为你有针对他的意思,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可能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两句话,就让上司对你印象不佳,就让同事对你心存芥蒂,就让客户和你的生意告吹。来到美国这么久,我所遇到的人都是如!
此的直爽、开朗、善良,我不得不反思,在中国,人与人之间为什么要勾心斗角?这样难道就活得不累吗?

餐后,Mike 和我朋友到了天台聊起他们一起工作时的趣事,而 Mike 的儿子在餐桌上得知我是物理系毕业时,告诉我他对物理很感兴趣,邀请我到他房间里面聊聊物理。我顿时就纳闷了,不是说美国人的数理化水平都很差吗?怎么还会有美国人喜欢“枯燥”的物理呢?要是在中国,有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要我和他聊聊物理,充其量也只是要让我替他补补课应付考试之类的。于是,来到他的房间,我带着微笑问他:“你是要准备SSAT(也就相当于美国的中考)所以要让我给你讲讲物理题吗?”我知道我们中国人在做题方面是很棒的,难怪这位小美国人会拉我到他房间给他讲讲做题技巧。

可是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我,就像看到外星人一样:“不会吧?天哪,你以为我喜欢物理就是……做题?”我一下子意识过来,这里可不是中国呀,于是我接连向他说抱歉,解释了我的误会。这时,我看到了他的书柜,里面几乎摆满了书籍。我问他:“这些都是你的书吗?”,他点了点头。我认真看了下这里面的书,有微积分,有线性代数,有朗道理论物理教程里面的力学、场论、量子力学、统计物理,有费曼的量子力学讲座,还有不少科学书刊杂志,我顿时惊讶得目惊口呆!这是一个十四岁的八年级初中生应该看的东西吗?在中国的同龄人,看的不是辅导书就是课本,或者是校园青春小说,书柜里面只会塞满了试卷和习题本。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现在轮到我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他:“这些,你都喜欢看?你都看得懂?”

他告诉我他确实对物理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经常自学,里面不少内容都能理解,但是掌握到一个怎么样的程度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刚才晚餐时得知我是物理系毕业的,就想和我探讨一下。随后我们就物理问题聊了起来,他的数学功底确实不怎么样,运算能力恐怕不会比起中国的同龄人高出多少,但知识的广度却令人惊讶,就连我这个物理系毕业的人,在谈话中也经常被他口中冒出的一些从来没碰过的或者早已忘记的专业名词弄得晕头转向,让我很尴尬。聊着聊着,他对我说:“我真的非常佩服你的运算能力,中国人的数学都很优秀,对吗?”

“不,中国人只有在做题方面才能说是优秀,我们会为了考试拼命记忆一些几乎用不着的公式,即使根本不了解公式是怎么推导出来的,而且对数学丝毫没有兴趣。所以中国几乎没有优秀的数学家,有的只是平庸的运算工具。我曾经给我的一个就读高中的亲戚补课,为了应付大学入学考试——我们中国人称之为高考,他必须背下令人窒息的数十条三角函数公式,却从不思考这些公式的来源;他要记忆十多种数列的递推方法,却从不知道这些方法的本质。中国学生有的是数学技巧和熟练度,缺乏的是数学思维。技巧和熟练会随着大量练习的消失和衰退,所以中国学生学的数学注定踏入社会后就会被忘记,但是数学思维是一辈子的,所以能让你们美国的孩子受益终生。正因为中国的畸形教育制度,数十年来没有一个中国人获得过诺贝尔奖,当时还没有公布刘某某获奖呢),这就是中国教育的可悲之处。你能想象一下,像你这样年纪的孩子,每天晚上要上晚自修,星期六日要补课,就连充满快乐的寒暑假也要被繁重的学业剥夺走,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在他们九年级的夏天参加高中入学考试。即使在高中入学考试中脱颖而出,就读了名牌高中,等待他们的的是更恐怖的日程表,一切又是为了应付三年后夏天的大学入学考试。于是到了大学,出于对学习的憎恨,他们不再会学习,在玩乐之中麻痹自己,作为对这十多年来的恐怖经历的补偿。”

夜色已深,我回到 Mike 安排给我的房间里面休息。Lewiston 的夜晚很宁静,没有刺眼的霓虹灯,没有喧嚣的车鸣声,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我的床上,笼罩上一片安谧。躺在床上,我不断思索,美国不仅仅是孩子玩乐的天堂,更是孩子成才的天堂,当我有了孩子时,我是应该让他留在中国挣扎在题海之中,成为一个为分数而学习的人,还是应该尽我的努力把他送到美国这个孩子的天堂,让他成为一个为兴趣而学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