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蚊子

蚊子是世界上最常见的吸血生物。它分部在世界各个地方。通常它生活在那些有静水或有血生物的地方。蚊子的种类达3500左右,但并不是所有的都会吸食人类的血。但是那些传染疟疾、黄热病、登革热等疾病的蚊子则都以人血为食。

大家都应该知道,雄性蚊子都是以植物汁液为食的,而只有雌性蚊子才去吸食人血。事实上,雌性蚊子平常也从植物体内吸取糖类及其他营养,只有当它们快要产卵时才去吸取人血来获取必要的养份。 这就是自然,害怕了吗?

一些生物学家表示,如果消灭世界上所有的蚊子将会将会给食物链带来一场浩劫。(当然,人类不在这条食物链内。) 可是名叫Toxorhynchite(又名Mosquito Hawks-?--蚊子猎手---与Mosquito Eater 蚊子食客)的食蚊生物给我们带来的希望。 它是一种大型的蚊子,也分部在世界各个角落。幸运的是它不吸血。相反,它还是蚊子的天敌。它们的幼虫就是以其他蚊子的幼虫为食的。这样就减少了其他吸血成年蚊子的数量。一些疾病研究人员就曾经提议大量培育Toxorhynchite来对抗蚊子。不过这样的话,又会另一场灾难,那就是,杀人蜂的数量又会大大增加。


(二)、床虫

“睡个好觉,不要被床虫咬了。” 从前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古老民间故事,说“床虫”已经回来报仇了。它们伴随空中旅行者而来,然后在旅馆、计程车甚至沙发上安家。于是,全球性的灾难便爆发了。它们很少被人们发现,因为它们昼伏夜出,并且咬人的时候还会释放麻醉药。可它们留给人们的结果却是非常明显的咬痕,和一股脑的“无名火”与不适感。把DDT请回来?针对床虫,这样做应该值吧!

就连霍华?斯图恩(被人称作是“传媒大王”)都被床虫大爆发引响到了,以至于他不得不把他的播音室转移至“安全地带”,并把他的爱车进行烟熏消毒以将床虫彻底清除掉。


(三)、壁虱(蜱)

这是吸血的蜘蛛???好消息!它们不是。 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它们属于蛛形纲动物,所以开始尖叫吧!壁虱可以追溯至白垩纪,与最后一批恐龙处在同一生物链位置。现在它们发生了进化,细分化到了诸如鹿壁虱、狗壁虱、羊壁虱等等。壁虱这东西相当令人讨厌,当然,这得把电影《The Tick》里由Patrick Warburton扮演的壁虱除外。他可是相当“酷”的一只“壁虱”。

壁虱的幼虫长有六条腿,因为个子小,所以人们常叫它们“壁虱子”。可是,千万别叫它们的小个子给蒙骗了。你知道吗?猫狗等动物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受到高达3000壁虱子的攻击,并有可能因此而一次性失血过多而死亡。想到《哈利波特与密室》影片中出现在禁林中的那段蜘蛛的场景了吗?应该有那样恐怖。

壁虱能够传染洛杉矶山斑疹热、莱姆病、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等疾病。并且不幸的澳大利亚人们还得与一种名为Lxodes Holocyclus的能让人瘫痪的壁虱做斗争。被这种壁虱咬后会产生极其强烈的过敏反应,可引发蜱媒介斑疹伤寒,最终有可能导致全身瘫痪。



(四)、接吻虫(毒昆虫)

当你看到“接吻虫”中有“接吻”两个虫时,不要以为这是虫子正在亲热。接吻虫是一类吸血的三叶虫,又叫锥蝽或食虫蝽。“接吻虫”这个听上去蛮友好的名字却是来自于它那极不友好的干坏事的手段。那就是,在人的嘴唇、眼睑等皮薄的地方“亲”上一口。这所谓的一“亲”,就能让你损失宝贵的血液。并且,就算咬你的接吻虫很大,能一次吸掉你好多血,你也不会感觉到痛。同时,亲吻虫在“亲”你的时候,取走了东西,还会“赠送”你东西。可它取走的是你的血液,“送”你的却是疾病。它们能够传播如恰加斯病这样的让人身体衰弱的疾病。

查尔斯?达尔文是最早描述亲吻虫进食方式的科学家之一。1835年在阿根廷的旅途中他曾受过这种虫子的攻击。以下是出自他在南美洲及加拉巴戈斯群岛探险时写下的《贝格尔号航行日记》里的一段文字:“一天晚上,我受到了彭巴斯草原上一种猎蝽属虫子的攻击。我说攻击,这个词用得太好不过了。那种让长约一英尺的无翼虫子在身上乱爬的感觉真是相当的糟糕。”这些都是亲吻虫坏的一面,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它们好的一面。一位非常有创意的飞行员曾在伦敦的一家动物园“雇佣”了一批亲吻虫来取动物血液样品。亲吻虫唾液里的天然麻醉济不让取血给动物带来任何压力。(可是取样后,就有那些亲吻虫好受的了。)




(五)、吸血飞蛾

吸血飞蛾不仅能吸血,而且还能咬它们的攻击对象。据说它们的祖先一开始是通过把它们的长鼻伸进水果里去来吸取果汁为生的。然后才慢慢进化到咬脊椎动物来吸取血液来获得更丰盛的营养。随着全球逐渐变暖,吸血飞蛾的生存空间逐渐向北增加。相信,今后你会更注意这些疯狂的家伙了吧,对不?

与蚊子不同,吸血飞蛾中是雄性靠吸取血液为生,而雌性仍然只以植物汁液和花蜜为食。如果吸血飞蛾还不够让你觉得厌恶的话,那你就想想它的同属的其他飞蛾吧。它们当中有些竟然会从鸟、牛甚至人等动物的眼睛里吸取眼泪来获得盐。够恐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