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派 > 家长里短 >

余生啊,我要牵着你一起走

小姨与小姨夫是相亲认识的,方式很老套。

小姨夫对小姨一见钟情。

余生啊,我要牵着你一起走

小姨说自己不会做饭,小姨夫赶忙说:“我家三代祖传御厨!”;小姨说不喜欢做家务,小姨夫笑成花:“我从小多动症,医生说多干活可以治疗!”;小姨瘪瘪嘴说:“关键我还路痴。”,小姨夫指指自己的脑袋:“巧了!我这有一个指南针!”

小姨笑了,说行啊。

小姨确实没撒谎,我们家的女性确实方向感出了名的弱,从我姥姥到我妈到我小姨再到我,无一幸免。

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东南西北,只有前后左右。

尤其是我小姨。

她曾经在新搬的家周围绕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找错了家门。还有一次,本来她上班只坐固定一路公交车,有一次临时起意换了另一路,结果在对面的街道下车,过一个地下通道,出来迷路了!

这个症状在婚礼上,也没见好转。

那天,小姨夫在招待客人,小姨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找不到大厅,穿着新娘旗袍走到饭店门口,让工作人员领了回去。

那是八十年代初。

余生啊,我要牵着你一起走

没有手机,又不认得路,和小姨夫在一起之前,小姨很少出去玩。

但我小姨夫很神奇,能够通过太阳或建筑物的朝向辨清东南西北,无论去哪里他都能轻松找到,去过一次的地方,他就会记在脑子里,多少年都不忘。小姨夫对小姨说:“有我这张地图啊,你出门就放心吧。”

结婚后,小姨夫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逢年过节家庭聚会,小姨夫承包了全家上上下下二十几口人的饭菜,大家夸赞小姨夫,小姨就笑成了一朵花。

最让人艳羡的是,无论去哪儿小姨夫总是紧紧牵着小姨的手,生怕一松手她就丢了似的。他们没有什么钱,和城市中的大多数一样平平淡淡,但小姨很幸福也很知足。

她常和我说,她虽然不认路,但她走了一条最正确的路,就是和小姨夫并肩。

退休那年,他们随着我表妹迁到了另一座城市,那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小姨热情地邀请我妈妈,说让小姨夫要带她们去吹海风,捡贝壳,去山上看热带雨林。

可是没等我们去,小姨夫就突发脑出血,经过了两次大手术,留下了很多后遗症,不仅走路有些困难,说话不清楚,反应也越来越迟钝。

我去看过他几次,他总是沉默着,坐在客厅的藤椅上望着窗外的天空,一呆就是大半天。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小姨夫把小姨宠的什么家务都不会。60岁才开始学习做饭,开始独自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

后来表妹给他们请了一个保姆。

没过多长时间,保姆突然跟表妹反映,说小姨常常早出晚归,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当时表妹正在外地出差,非常担心小姨出什么意外,就给我打电话,我休了年假连夜飞了过去。

到小姨家时已近傍晚,家里空无一人。

我给小姨打电话,她说一会儿就回。我坐在小区门口的台阶上,远远看见小姨斜挎着一个小红包,牵着小姨夫一步一步颤巍巍地往回走,两人好像在说着什么,小姨夫的精神好多了,脸上还挂着笑容。

我忙迎上去问道:“哎呀,这么晚了,干什么去了?”

小姨说:“我带你小姨夫去海边了,老在家里不行,还是得出出门。”

我惊:“咱们家祖传的不认路,居然不治而愈了?”

余生啊,我要牵着你一起走

小姨和小姨夫相视一笑。

然后我才知道小姨前段时间常常出门,就是把她以前和小姨夫去过的地方,大大小小的路线用笔都详细地记在了本子上。

哪条公交线路在哪儿下车,走多远能到,在哪儿拐弯,有什么醒目的标志,全都清清楚楚地记了下来。

一个多月每天早早出门,拿着地图一段一段地问人,自己硬是把这些路重新走了一遍。

小姨笑:“老了不会用手机,只能用这种笨方法。”

我鼻子一酸,有些想哭。

前半辈子都是你牵着我,余生啊,我要牵着你一起走。

    [相关文章]

    [随机阅读]

    
    神兽验证马:
    点击我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