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过年好麻烦,奴家不喜欢过。”

“娶你时更麻烦,为夫还不是一样得娶。”

“夫君娶奴家就一次,可春节年年得过。”

“再麻烦也就一年一次,娶了你是天天麻烦。”

“……奴家闻到了嫌弃的味道。”

“鼻子真灵。”

“……”

被窝笑话,被窝段子

“娘子哪来这许多红包?”

“方才奴家出去转了一下,大人们都热情得紧,硬是要塞给奴家。”

“哦,大抵是以为娘子还是孩子。”

“夫君怎知道?”

“因为娘子平胸,显得格外……年轻。”

“……”

 

“夫君夫君,不知你瞧见没有,方才楼下走过那位姑娘,好生标致!”

“看见了,并不觉得。”

“夫君这般语气,亦觉得她不及奴家好看么?”

“嗯。为夫自知,自喜欢上了你,为夫的审美已经扭曲至令人发指的地步。”

“……”

 

“娘子近来学习得如何?”

“啊?哈哈,挺好,挺好。”

“那便请娘子解释一下‘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意思。”

“呃……嗯……死去的人很像我的丈夫,无论白天黑夜都很像!”

“……”

 

“夫君,我觉得你真的很好,很好。”

“娘子你说得是。”

“……咳咳,夫君,做人要谦逊。”

“为夫只知道做人要诚实。”

“……”

 

“奴家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夫君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

“奴家允许夫君纳一房姨娘。”

“嗯,倒真是个好消息。坏消息呢?”

“我方才是骗你的。夫君,看你方才欢喜的模样,便知心底其实是极想纳妾的!你怎对得起奴家对你的一片深情?”

“一开始便晓得你是在试探为夫,果真不出所料。”

“……”

 

夜里,熄灯,帐内。

“诶?娘子,你怎的趴着睡?”

“……奴家明明平躺得很端正。”

“咳咳,为夫忘了娘子平胸了。”

“……你是嫌弃人家了么?!”

“不是。为夫只当自己是个断袖。”

“……”

 

“夫君,那罗姑娘对你情真意切日月可鉴,几次声泪俱下说甘为你小妾,言辞恳切感人肺腑,夫君至少该表示一下,而非却对她不理不睬,这样不好。”

“娘子说得有理,那娘子以为当如何?”

“自然是义正言辞毫不留情地拒绝她,说你这一颗心只装得奴家,再容不下其他女子。”

“……”

 

“夫君,奴家最近发现有许多学子都在秉烛夜读!”

“哦,是么?为夫以前上学堂从来都是第一个完成夫子布置的作业。”

“可是,奴家听说,只有丑的人才会最先完成作业”

“.....”

 

“娘子,最近古诗词学如何?”

“自然是进步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后一句是什么?”

“安能辨我是雄雌。”

“娘子背诗背到这等境界,也算是个人才。”

“呵呵,夫君谬了。”

“……你还真当为夫是夸你。”

“难道不是?”

“……夫出去顺顺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