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十分肯定我的年龄,我只是单纯的相信我身边所有人都没有在我何时出生这个问题上骗我
 
 
哥们养了只变色龙,跟我显摆呢,那货爬到了他头顶,然后…变成了绿色……
 
 
蚂蝗伸出细胳膊,对医生说:“大夫,救人要紧,你就抽吧!多抽点!”医生被蚂蝗无私的大爱感动,用颤抖的手,将针管插入到蚂蝗体内。抽了十分钟,血袋里,血依然汩汩流入。真没想到,一只小蚂蝗会有这么多血!医生低头时发现,蚂蝗的嘴,牢牢地吸在自己的脚上。
 
 
发烧就是一种人体对病原体开火的机制。
 
 
在骑上正确的乘用动物之前,我们人类尝试过多少种不同的动物呢?
 
 
等我有钱了,就雇佣吴彦祖在镜头前面做吉米多维奇,然后海报宣传就可以说:高智商,帅气,悬疑!
 
 
在小区楼下等顾客下来拿外卖,我旁边的一男生估计是在等女朋友,他抽了口烟,忧伤的说道:有时候啊真羡慕你们送外卖的,一个电话姑娘就下来了,不像我,每次都要等半小时,还不敢打电话催。
 
 
如果人体的细胞每七年大换血一次,那么像我这种七年没和人啪啪的,是不是已经又是一条处男。
 
 
女生居然会有「他们都觉得我是女神不敢接近,所以才没人追」这种思想,太可怕了,真喜欢你他妈的你就算是公主也把你按在地上操。
 
 
和老爸老妈在客厅闲唠,老妈说:“小时候我想当个音乐家,可惜没有钢琴。”老爸又说到:“我想当个摄影师,可惜家里穷买不起单反。”我就说:“我想当个科学家。”老妈说可惜没有脑子
 
 
男生心地很善良,很有爱心,喜欢小动物。有次和女生约会,蚊子很多,男生不舍得拍死,只是用吹的把蚊子赶跑。这举动女生看在眼里,吹啊吹啊,女生终于忍不住说:哎你口气好臭噢。
 
 
跟朋友说,我特别想养只猫,但是呢,我又没时间,也没耐心,更没精力去照顾,我可不可以把寄在他那里养,费用我都出,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逗逗它。朋友义正严词地说:“你这不是养猫,你这叫嫖猫!”
 
 
今天我一帮哥们来我家吃饭。期间他们聊到大保健各种嗨。我旁边的女朋友悠悠说了一句:“都有女朋友,一两分钟的事干嘛还花钱去那种地方,浪费钱!”她一说完,所有人都都看着我!
我:“…………”
 
 
今天饭桌上问了弟弟妹妹成绩他俩回答干脆利落,妹妹说我已经无所谓多少分我只在乎未来嫁个好男人,弟弟皱眉说我也无所谓多少分只要不娶姐姐那样女人就ok。
 
 
想起高中班主任,各种方法收集班上同学手机号,晚修或者上课期间来检查就抽着打电话,铃声响彻全班的当然斩立决了,就连振动模式低头往书桌里看一下是谁电话的也逃不掉。三次两次之后,班上养成上课期间手机统统抠电池的风尚!!
 
 
四岁的女儿跟我说「不觉得很奇怪吗?我看不见我的眼睛,但我可以看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