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抗日神剧已经突破脑洞极限,但我觉得我拍的这个才是真正的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