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7月11日到22日,持续11天的屠杀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大约8000名当地穆斯林男性被塞尔维亚族军队枪杀。波黑政府一直否认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的屠杀事件,直到2004年6月才终于承认。2010年7月11日,是斯雷布雷尼察屠杀的15周年纪念日。
   斯雷布雷尼察屠杀是于1995年7月发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斯雷布雷尼察的一场大屠杀,造成大约8000名当地穆斯林族男子死亡。屠杀由拉特科·姆拉季奇(Ratko Mladi)带领下的塞族共和国军队在波斯尼亚战争期间执行。
   斯雷布雷尼察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生在欧洲的最严重的一次屠杀行为。海牙的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将此次屠杀定性为种族灭绝。其后国际法庭也确认为种族灭绝。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波黑)那于1991年10月15日在占波黑人口60%的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的操纵下宣布独立,1992年4月6日获欧洲共同体承认,翌日也获美国承认。但是波黑的塞尔维亚族并不想看到该地区从南斯拉夫分离出去,于是自1992年起支持波黑从南斯拉夫分离的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与支持统一的塞尔维亚族兵戎相见,这场战争持续了三年,最终以双方在波黑共和国的旗号下各自成形成穆克联邦和塞尔维亚共和国两个控制区而告终。
   1993年4月16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819号决议案,宣布斯雷布雷尼察为“安全区域”。但塞军没有理会,照旧攻击。
  1995年3月,国际不断施压,力图完结波斯尼亚战争,但塞族共和国总统拉多万·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žić)仍向塞族军队发出指示,将斯雷布雷尼察变成当地居民不能生存的地方。1995年7月,塞族部队保卫该地。当地有2000名荷兰维和部队驻守,但在夜间被塞族军队偷袭,全部被俘,塞族军队由此进入联合国划定的安全区。被俘荷兰军人被捆绑在当地的电线杆下,亲眼目睹不分老幼的穆斯林族男性被塞族军队押走而惨遭屠杀
   在1995年7月份,约有7000多名波斯尼亚穆斯林在位于波黑东部的斯雷布雷尼察联合国保护区被塞族军队屠杀。遇害者大多数是手无寸铁的囚犯、男孩和男子,他们基本上是被集体枪杀,有时候是一个接一个地中弹身亡。
   波斯尼亚塞族的两位高级军官在荷兰海牙战犯审判法庭里供述了这场大屠杀的准备过程,描画出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屠杀行动。这两名军官,一个是前情报处处长莫米尔 尼科里克,另一位是旅长德拉甘 奥布雷诺维奇。他们俩都是组织斯雷布雷尼察血腥屠杀的重要人物。他们说,屠杀基本上是在波斯尼亚塞族军队的安全和精报部门以及警察的协同下完成的。这两人承认犯下了反人道罪行,并提供了有关其他两位同伙的证据。他们供出了许多人,提供了有关文件,甚至还拿出军方在关键日期的工作日志。
   尼科里克详细讲述了当时他怎样协调后勤工作。在为大屠杀作准备期间,为避免打电话和使用无线电电台,他必须在军方和警察部门之间来回奔波。奥布雷诺维奇则讲述了怎样故意把囚犯们转移到不同的拘押和屠杀场所,以避开当时在该地区积极活动的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特派使团的追踪。
  尼科里克说,斯雷布雷尼察的抓捕行动早在1994年6月,即大屠杀发生的一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在出庭作证时尼科里克说,一名旅长送来一份命令,命令详细陈述了波斯尼亚塞族对受到联合国维和部队保护的飞地中的穆斯林所采取的政策,其中有这样的话:“必须使敌人的日子不好过,不能让他们临时呆在飞地里,一定要他们尽快全部离开飞地。”   过去当过数学教师的尼科里克说,由于这项政策被执行,所以,平民遭到枪击,援助受阻,向联合国维和人员提供燃料、食品和其他物资也中止。他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使“他们无法随时投入战斗”。
   尼科里克说,这种困境持续了近一年,直到1995年5月底。然后军方开始准备最后的攻击。波斯尼亚塞族军队在警察和来自塞尔维亚的伞兵部队支援下,于7月11日侵占了那块飞地。
   尼科里克说:“他们一直以为穆斯林军队会进行顽强抵抗,没有想到对方那么快就土崩瓦解了。” 不过他说,当时的场面非常混乱,成千上万的平民逃离家园,许多人想到波托卡里的一个联合国基地附近避难。
   据这两名军官的供词说,在第二早上举行的一次军方会议上,拉特科 姆拉迪奇将军宣布了他制订的屠杀囚犯的计划。
   尼科里克说,他是从参加会议的两名上司那里得知这件事的。其中一名上司武亚丁 波波维奇说,“把妇女和儿童送到克拉达尼,男人们暂时关押”。尼科里克说:“我问他然后怎么做,他回答说要杀光所有的穆斯林。他还告诉我,我的任务是在不同的部队之间进行协调。”
   尼科里克还说,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将囚犯集中到附近一个受波斯尼亚塞族控制、名叫布拉图纳茨的城镇。尼科里克和他的两名上司讨论了合适的关押场所,其中包括好几所学校、一个综合体育场和一个棚库。然后,讨论的中心转移到屠杀地点,其中包括一个砖厂和一个矿场。
  尼科里克还指出,7月13日,姆拉迪奇将军向在科涅维奇波利耶投降的几百名穆斯林发表讲话,让他们不要担心,答应将用车运送他们。尼科里克后来碰到过姆拉迪奇,问他怎样处置这些囚犯。姆拉迪奇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同一天,下达了有关屠杀的命令,但地点不是在布拉图纳茨,而是在以北大约25英里处的兹沃尔尼克。尼科里克说,他从一个地方来到另一个地方,口头通知当地指挥宫,避免使用电话和电台。
   当时担任兹沃尔尼克旅代旅长的奥布雷诺维奇在法庭上的供词证实了尼科里克的说法。奥布雷诺维奇说,他部队中的情报头目告诉他,要准备接收3000名囚犯到自己地盘上。他问,为什么要把这些囚犯弄到兹沃尔尼克,而不是去巴特科维西的战俘营。他被告知:这样做是为了避开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维和人员。奥布雷诺维奇说:“上级命令在兹沃尔尼克处死这些囚犯。”当他再次对这个命令提出质疑时,有人告诉他,命令是军队总指挥姆拉迪奇将军下达的。
  尼科里克说,在7月13日晚上,布拉图纳茨镇的气氛显得十分紧张。大约3500至4500名囚犯把各所学校、一个仓库、一个体育场以及停在城镇四周的公共汽车和卡车挤得满满的,同时还有囚犯不停地运来。
  士兵、警察和武装起来的当地志愿者被调来看守这些囚犯。尼科里克说,当天夜里,有80至100名囚犯被从公共汽车和仓库里赶了出来,然后被枪杀。
  尼科里克说,7月14日凌晨,他看到一长列公共汽车和卡车开出布拉图纳茨,前往兹沃尔尼克。车队的最前方是一辆白色的联合国装甲运兵车,该车是从联合国维和人员那里偷来的,车上满载着波斯尼亚塞族士兵和警察。
   兹沃尔尼克的屠杀行动于7月14日开始,整整持续了4天。尼科里克和奥布雷诺维奇在证词中都说自己当时并不在场。但像这个地区的大多数军人一样,他们都知道发生了大屠杀事件。奥布雷诺维奇说,当他接到命令安排工程兵去挖万人坑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尼科里克说,在大屠杀发生之后他是负责掩盖罪行的人员之一。他说,在后来的9月份,不计其数的尸体被重新挖出来埋在另外的秘密地点,当时他也参与监督了这一行动。(译自美国《纽约时报》
链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1aimXffcQ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