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3月16日,对越自卫还击战正式宣布结束。
  在这之后的一两个月里,边境仍有少部分越军和特工队进行骚扰,也有我军少数官兵经过艰苦跋涉陆续归队。
  5月初,经国际红十字会调停,交战双方互报战俘名单,越方的名单上,我方战俘共有239人,其中448团就占了202人(后来1人因伤病死于羁押期间,实际交付遣返238人)。

1979年中越战俘大交换
  5月21日,双方首次交换被俘人员,大批外国记者到现场采访,站在越方一侧的是苏联及其卫星国的记者(本来开战之初越方就邀请了日本*《赤旗报》著名记者高野功,但此人已在谅山前线死于我军炮火),我方请来的主要是西方国家媒体,包括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等。当时,我方在高大的友谊关关楼悬挂两条红底大字标语:“热烈欢迎同志们回到祖国的怀抱!”“向回归的同志们致以亲切的慰问!”气氛热烈,展示了泱泱大国的博大胸怀。

  5月的一天,我奉命参加了一次在中越边境友谊关交接俘虏的任务。那天很早我们就乘坐大卡车前往友谊关,一路上大家都不说话,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这次任务如何完成。我对安全问题不怀疑、也不怕,一个从死人堆里走过来的人,再趟一次也无妨。我们这次指行的是特殊任务,临行前,上级领导指示我们:战俘交接现场有联合国的官员、外国记者,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我国和我军,要求参加人员服从命令听指挥,保持良好的军人仪表。
我们来到战俘交接地点比较早,交接仪式还没有开始,我看到现场气氛凝重,一辆辆我军汽车将越军战俘押送到中方交接地带,排成长队等待着交接。越南战俘们统一穿着我军的服装,衣服全是新的,每人一个军用挎包,里面装着两个苹果、两个面包,还有毛巾、口杯等,这些都是我方送的,除此之外还有他们自己买的物品。总的感到越南战俘们的精神状态还不错。

  远远望见越方那边,我军的被俘官兵一个个破衣烂衫,头发长长的,面色枯槁,就像野人一样,不少人还带着伤,有的互相搀扶着,少数人穿着越军的衣服,他们也排成长队等待交接。

  交接仪式开始了,在联合国官员的主持下,中越双方对等交换,叫一名越军俘虏,叫一名我方被俘官兵,在红白相间的边境栏杆抬起后,两人同时向对方走来,这时我们这些迎接人员也是一个接一个,向前迎接我方的被俘人员。当我军被俘士兵越过边境后,就向失散了的孩子见到母亲一样扑向迎接人员,个个嚎啕大哭;有的扑倒在地,泪流满面地亲吻着祖国,也有一些身穿越军服装的人员,气愤地脱掉越服,扔到地上或抛向越南边境内。看到这一切,我们在场的人都很同情,很想上去安慰,但为了“形象 ”大家还得保持稳重。交接比较顺利,很快就*到我来迎接。当时我心情既沉重、也紧张,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天气比较阴沉,在交接地中央的两边,树着两个大杆子,上边有大灯照着,两边还有记者的闪光灯在不停的闪烁,这么严肃,简直令人窒息。我根本也没听清喇叭里说什么,只见双方栏杆抬起,朝我走来的是一位个子高大、身材魁梧的被俘战士,我赶忙迎上去,用事先交待好的用语说:“欢迎你回到祖国怀抱!”我话音刚落,只见他用两只大手放在我的肩上摇晃着说:“你说什么?”我又重复说:“欢迎你回到祖国怀抱!”他双手展开向上大声的喊:“我回来了吗?我回到祖国了吗?”然后又把手放在我的肩上,我仰着头说:“你的确是回到祖国了。” 他的眼泪刷刷的流下来,我也忍不住的跟着流了泪。(也不顾形象了)那时也没有准备手绢,我只好用手擦抹他脸上的泪,也顾不上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就这样我引导他归了队......。

  没过几天,院里放电影,在正片放映前总是先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简报》(就是那个五星闪闪放光芒的),播放了中越交换俘虏的消息,一看还有我的镜头呢,就是那个我用手给大个子被俘士兵擦眼泪的情景。看到这一幕,我是又激动又心痛,又一次忍不住落下泪来。

  后来,我听说我军被俘的238名人员回国后,先是经过医院体检治疗,然后组织学习,接受组织的教育和审查,每个人都详细讲述了自己被俘的经过以及被越方羁押期间的表现,同时映证他人的相关行为。半年之后,审查工作全部结束。战士全部做复员处理。城市的安排的很差,农村的没说法,他们象是一群罪人,在人前从没抬起过头来。数名有变节行为的被送上军事法庭,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军官的处理更加严厉,全部清理出部队,不少人受到了开除党籍、军籍或干籍的处分。他们带着有历史污点的人事档案转业回原籍,工作的安排我想是不会很好了。

  我在总想,在当时背景下,可能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有关方面没有安置好他们,我们可以理解。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人是为国家去打仗的,被俘也是有种种原因的,哪一位官兵愿意当俘虏?打仗前,领导就曾作动员,讲的就有一条:人人都要留一颗“光荣弹”给自已,宁死不当俘虏。过去是只讲忠义,不讲人本。

  每当想起这件事,我的心总是酸酸的,眼睛也总是湿湿的

1979年中越战俘大交换
79我军俘虏大量越军士兵

1979年中越战俘大交换
79 年友谊关中越战俘交换现场,越方被俘女兵向我军医护女兵道别

1979年中越战俘大交换

1979年中越战俘大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