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网图

文艺复兴和19世纪之间的许多欧洲社会里,露乳比今天还更被接受,因为女人裸露的腿、踝关节或者肩膀,被认为比她袒露的乳房更为有伤风化。由于能够雇佣奶妈哺乳她们的孩子,贵族阶层和上流社会的女性能够保养住她们胸部的青春观貌,裸露的乳房甚至可以是身份的象征,并常常作为美、富有或社会地位的标志来展现。露出乳房甚至被看作是表现与古典希腊裸体雕像的联系,那可是一直地对那一时代的艺术、雕塑和建筑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16世纪期间,女性展现她们乳房的时尚常见于社会之中,从女王到普通妓女,并为所有阶层的女性所效法。17世纪期间,类似的时尚在英格兰流行起来,当时她们的穿戴追风于玛丽二世女王和Henrietta Maria(图见下),英王查理一世的妻子——英国建筑师的鼻祖Inigo Jones为之设计了一种化妆舞会装束,完全地暴露了她的双乳。然而,从维多利亚时代向前,社会态度转变为要求隐藏女人的乳房。虽然后来的20世纪还拥有某种程度上的自由,但是同时代的西方社会一般仍然是对女性上空持不利看法——术语“上空”常常十足带有性放荡的涵义,或者是对文化禁忌的蓄意挑衅。
被窝网图

今天的许多社会,隐藏乳房的下部,包括乳头和乳晕,是一种从青春期开始的女性端庄的文化规范,然而,不过是跨文化还是横贯历史,对“上空”的态度存在相当巨大的差异。

北美、非洲、澳大利亚和太平洋托管群岛的传统文化都认为女性上空正常而可以接受,至少在基督传教士到来前是这样,并且在今天的许多本土文化中仍然是这样的社会准则。

在13和14世纪穆斯林扩展以前,上空也是多种亚洲文化的准则。在穆斯林征服印度之前,许多世纪以来,某些北部的印度女性除了冬季都不穿上装,斯里兰卡女性直到13世纪在户外都真空现身。但是从14和15世纪起,当她们外出时,就开始在穆斯林的作用下穿上衣。尽管有穆斯林和欧洲人的存在,一直到19世纪斯里兰卡女性在家里还一直袒露着乳房。

古城博物馆(Ancient City Museum)里的文物,玉佛寺以及其他泰国历史遗迹中描绘泰国版罗摩衍那史诗和泰国人生活的《拉玛坚》壁画,都表明泰国女性围住腹部和胸部,或者露出整个上身,在公共场合穿着短裙。19世纪后期的前现代泰国,在传教士和现代化的影响下,国王Chulalongkorn鼓励当地女性穿戴上衣,以遮蔽乳房。直到大约100年前的1900年早期,北部泰国女性的腰部以上仍然常常裸体,特别是在家。她们身穿一条长管裙(pha sin,这种方裙被称为“服新”),高高地系在乳房之下的腰上,为了端庄她们则可以使用一条围巾。

大多数中东国家,至少从伊斯兰教开始的早期起,上空就不被社会接受,因为的是伊斯兰的女性端庄标准。然而在阿拉伯半岛、埃及、亚述和美索不达米亚更早的文化中,上空是社会的准则。阿拉伯国家中突尼斯和埃及是一个例外,允许外国游客在私人海滩上空游泳。
被窝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