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迪遇刺

▲达拉斯街头的肯尼迪画像。当天是肯尼迪遇刺50周年。

一些被高度关注、甚至此前被通过种种可靠渠道证明“应该存在”的档案材料,在此次公开中无影无踪。

1963年11月22日,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简称JFK)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被枪手奥斯瓦尔德(Lee Oswald)用一支老式意大利卡尔卡诺M91/38卡宾枪当众刺杀。

肯尼迪遇刺

随后一连串神秘事件相继发生:枪手奥斯瓦尔德被捕,却在当年11月24日于戒备森严的达拉斯警察局里被另一枪手鲁比(Jack Ruby)当场击毙;不到两年后,鲁比在狱中死于癌症,死前他曾公开表示“他们给我打了致癌针”。

奥斯瓦尔德属于左翼分子,是曾短暂投奔前苏联的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他在事发前两周曾去墨西哥城旅行,当时那里是拉美克格勃(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和以色列摩萨德,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组织”)最活跃的城市之一。

事发前两个月,他更接连去了古巴和苏联。至于鲁比,他既有黑社会案底,又和一些同性恋团体有往来。

这一切导致各种版本的阴谋论不胫而走:有人认为美国中情局不断策划刺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肯尼迪或许是被愤怒的卡斯特罗报复杀死;有人认为卡斯特罗毕竟是冷战“配角”,刺杀美国总统这样的大事,或许是“主角”即前苏联情报机构所指使的;有人认为肯尼迪并非被“外敌”所害,而是美国本土政治黑幕的牺牲品;当然,还有更八卦的版本,如“共济会说”“桃色事件说”,等等等等。

肯尼迪遇刺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遇刺前一刻

认同阴谋论的各方都拒绝相信1964年9月24日“沃伦委员会”(Warren Commission)调查后作出的“孤立事件”“枪手系一人作案”这一官方认可的结论,坚信“还有铁证被隐藏”,这些“铁证”,一定埋没在沃伦委员会结束调查后于当年10月26日建档、保存于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大量“肯尼迪档案”中。

1991年,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的巨作《JFK》上映,剧中假定肯尼迪是在涉及CIA、FBI和军方的大型阴谋中被杀,且影片结尾设定了“档案在2029年之前不会公布”的桥段,居然引发公众群情激愤,纷纷向政府、国会施加压力。

迫于这些压力,1992年10月26日,时任总统老布什签署专门国会授权法令,宣布“肯尼迪档案”应在建档加密25年后“全部如实解密公开”——这“全部如实解密公开”的日子,正是2017年10月26日。

肯尼迪遇刺

▲奥利弗·斯通的巨作《刺杀肯尼迪JFK》海报

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两次宣布,会根据上述法令如期公开“肯尼迪档案”,引发广泛关注。那些认为官方结论“没有太大问题”者,如《封锁:奥斯瓦尔德对约翰·肯尼迪的暗杀》一书作者波斯纳(Gerald Posner)等认为,档案的解密有助于挥散笼罩在肯尼迪遇刺事件头顶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阴谋论阴云——“阴谋论的温床是信息匮乏和保密”。

但阴谋论者则坚信,他们期盼已久的“铁证”就快水落石出了:

2013年出版的阴谋论代表作《沃伦委员会》一书作者舍农(Philip Shenon)和《政治杂志》JFK刺杀真相调查委员会首席调查员斯劳顿(David Slawson)相信,中情局隐藏了其监视奥斯瓦尔德在墨西哥城活动的记录,这些记录“可能表明CIA在刺杀前就知道此人可能构成刺杀总统的危险”。

而另一位阴谋论坚信者、历史学家罗贝奇(David Robarge)则称,CIA2014年甚至公开承认时任局长麦柯内(John McCone)参与了“善意的信息掩盖”“肯尼迪档案”的公布有助于“正本清源”。

肯尼迪遇刺

▲特朗普推特截图

然而,尽管特朗普卖足关子,甚至在期限前一天特意飞赴刺杀发生地达拉斯,但最后关头他却退缩了:

根据1992年法令留下的“尾巴”,他在最后一刻同意FBI、CIA等机构的要求,责成后者列出一份材料清单,被列入清单的档案将继续封存180天。在2018年3月26日前,有关机构应将他们认为需要继续封存的档案名称上报美国联邦档案管理部门,并提出切实理由,而审批将在1个月内完成。

也就是说,到时候会有一部分“肯尼迪档案”被公开,还有一些档案则可能永远也不会被公开。

据悉,如期公开的档案多达2800份以上,而暂时或永远被冻结的则可能不下1000份,CIA在一份声明中称,有多达1.8万页的档案被他们列入要求冻结的清单,但同时表示“数量不到和我们有关的档案部分比重1%”。

在CIA的声明中,称要求部分冻结“肯尼迪档案”的理由是,“按期公开可能导致涉及情报、执法和其他细节,如参与调查暗杀事件者及线人和合作组织信息的泄露,并妨害国家安全”,但承诺“总有一天会全部公布CIA所收集档案”。

正如有人所说,“关键不是冻结了多少,而是冻结了什么”。

肯尼迪遇刺

▲中间被押送者为奥斯瓦尔德,右边戴灰色礼帽、穿黑西装开枪者为杰克·鲁比

如期公开的档案中还是有一些有趣材料的:很多档案涉及当初情报机构对枪手奥斯瓦尔德与共产党人、古巴人等关系的查证,其中许多查证其实是徒劳无功的。

公开的部分档案反映了这种徒劳无功的查证,如FBI努力调查左翼杂志《工人》订阅名单的纪录,和被线人密报给FBI的、当时美国左翼政党私下讨论奥斯瓦尔德是否无辜、该党会否背负刺杀总统黑锅的记录等。

新公布的一份1964年4月联邦调查局备忘录显示,时任调查局长胡佛曾告诉达拉斯警察局长,可能有人在警察局刺杀刚刚被捕的奥斯瓦尔德,并在事后质疑鲁比是“黑社会成员、同性恋者”,但警方称“保护措施足够”。

新公布的中情局备忘录中,提交报告的CIA官员认为,奥斯瓦尔德去墨西哥城是为了和当地克格勃官员会谈,并称他“曾为一个负责破坏、暗杀的部门工作”,另一份备忘录称克格勃官员担心“不负责任的美国将军”会在肯尼迪被刺杀后向苏联发射核导弹。

一份时任CIA副局长安格顿的备忘录称,英国地方报纸《剑桥新闻》在刺杀前几小时,其驻美国记者收到“会出大事”的匿名电话。

肯尼迪遇刺

▲沃伦报告

解密的档案揭示了一个以前常常被忽视的问题,即“肯尼迪档案”在建档后很长时间还在更新,其中一份70年代末才入档的资料显示,1978年某个古巴流亡者委员会获准访问古巴,这些人见到了卡斯特罗,后者称古巴和刺杀肯尼迪无关。

然而,另一些被高度关注、甚至此前被通过种种可靠渠道证明“应该存在”的档案材料,在此次公开中无影无踪。

如前所述,由于特朗普两次在期限到期前卖关子,一大批暗杀学者、专业人士和业余阴谋论爱好者一直等着档案公诸于众的一刻。

阴谋论者和研究专家最期待公布的部分材料,如一份长达338页的著名文件、关于时任CIA达拉斯办事处负责人摩尔(J. Walton Moor)和达拉斯商人麦克伦登(Gordon McClendon)的18页档案,以及1976年导致73人死亡客机爆炸案嫌犯博萨达(Luis Posada )和波什 (Orlando Bosch)的档案等。

研究人员原本希望此次档案公开可以揭开奥斯瓦尔德行动前几个月行动、社交的细节,而历史学家特别渴望获得刺杀前6天,奥斯瓦尔德墨西哥城神秘之旅以及他在刺杀前两个月接连去古巴、苏联旅行的种种细节。

肯尼迪遇刺

但尽管解密档案公布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如古巴流亡者悬赏10万美元刺杀卡斯特罗,悬赏2万刺杀格瓦拉和劳尔·卡斯特罗等等,前面这些最受关注的“应该存在”的材料,却仍然不知所踪,甚至不知是否真的存在。

于是在一番铺垫后,特朗普这位曾经的“金牌龙套”并未如其所言“导演一出揭幕好戏”,肯尼迪遇刺之谜的神秘面纱并未被揭开。不论“非阴谋论”或阴谋论者,都未能找到足以“锁定”自己观点的铁证,而因为部分档案信息的被冻结,他们都会本能地选择继续相信“铁证一定存在”——且一定隐藏在那些仍未被公开的档案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