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再把时间放回到陈胜正式建立政权的那一天。

陈胜吴广起义

事实上,从陈胜开始发动起义,再到张楚政权正式建立的那一天,其实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不过是区区的数月而已,然,当时的天下,却已经是完全的大变样了。而关于陈胜具体是哪一天成立张楚政权的,史书上并没有明确的记录,但,至少我们能知道,那一天,于这个天下而言,是有多么的重要。

就在那一天,陈胜,这位曾经地位极低的卑贱之人,正式开始以陈王的名义,建立了张楚政权。何谓张楚?张大曾经楚国的理想是也。那么,什么又是楚国的理想呢?这个理想便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的确,表面上看陈胜的目的就仅仅只是为了光复楚国,但,陈胜,这位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平民君王,他的目光却早已放眼整个天下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句话是当年还在贫贱之时的陈胜对于那些瞧不上自己的人们的反驳之词。而今天,陈胜既然已经成为了君王,成为了这天下义军的最高领袖,那么,他真正要实现自己目标的时刻,便也到了。而什么又是他的目标呢?毫无疑问,灭秦,成为天下王。

陈胜吴广起义

于是,就在那天之后,一道道从陈王府中发布的命令开始震撼整个九州大地:

令:吴广为假王,率诸将及大军主力,西征暴秦。

令:周文为将军,率偏师直取秦关中之地。

令:周市为将军,领一部精锐进取魏齐之地。

令:武臣为将军,邵骚为护军,张耳陈馀为左右校尉,及三千精锐,进攻赵地。

令:邓宗为将军,另领一部精锐南下取九江。

以上,只是当年陈胜所下发的五道征战四方的任命文书。然,事实上当年由陈胜下发的征战各地的命令远不止如此,只不过限于史籍有限,目前我们现人所能得出的,以及真正对后来历史产生巨大影响的,便是以上这几位主要征战四方的将领。

而如我们后人所知的,也正是随着陈胜这一道道命令的下达,这架才刚刚建立起不过数月的名叫张楚的战争机器,便要将当时那个还叫做大秦的帝国,给彻底撕的粉碎。

陈胜吴广起义

客观来说,陈胜对于当时天下的布局,是极其不错的,其侧重点也是特别明显。即,以主力大军灭秦为主要任务,另外以多路偏师取原六国故地,从而在根本上瓦解暴秦在整个天下的统治。然,纵使陈胜已经很优秀了,可,限于陈胜自身所存在的历史局限性,都让陈胜忽视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即,未来的中国究竟该如何?

陈胜的称王,固然在一定程度上整合了天下义军的实力,没错,这对于覆灭暴秦是有着很有效的作用,可,于当时天下的地方豪强而言,陈胜这位自封的王,却是没有任何合法性的。而这种没有合法性的问题就会引发两个极端,其一,如陈胜自己所言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于是,这就会让更多手握权力的人们都萌发了割据地方称王的野心;其二,那就是压根不承认张楚这个由下层百姓所建立的政权,而是恢复曾经统治天下的贵族体系,即,以原先秦之前六国的王族为基础的战国封建秩序。

很显然,陈胜崛起由于时间的短促,便没有应对这两种极端的任何补救措施。当然,事实上当时也有两位大才曾经为陈胜谋划过,那两个人就是赵国的名士张耳陈馀。他们二人给陈胜的建议是,不要称王,而是分兵拥立六国之原王族,然后再结合六国的实力从而一举灭秦。至于灭秦之后,那么很显然,虽然张耳陈馀说的好听,以德服人后成帝业,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又一个有名无权的东周王朝罢了。对此,陈胜当然拒绝了,陈胜想要的,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建立属于自己的传奇。所以,陈胜便选择了忽视那种当时历史环境所存在的矛盾,于是,随着陈胜分兵布局天下的开始,所有一切的变化,便不再为陈胜所能掌控。

先是吴广所领的主力大军在荥阳遭到了秦军的死力抵挡,连续数月不能攻下。而作为偏师的周文军虽然一路高歌猛进,甚至聚集起了一股不亚于吴广麾下的主力大军,但却遭到了秦将章邯军的绝杀,最终于渑池战败自杀,全军覆灭。再说其他攻取各地的偏师,虽然开始的时候比较顺利,如武臣顺利攻占赵地,周市顺利攻占魏地,但,终究这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陈胜吴广起义

首先是作为北路起义军统帅的武臣,在成功攻占下赵地之后,不仅没有向陈胜报喜,反而是自立为了赵王,并以陈馀为大将军,张耳、召骚为左右丞相,从而宣告了北路起义军正式脱离陈胜的麾下,自成一体。而本应立即处理此事的陈胜,却因为主力大军遭到了秦军的疯狂反扑,已是无力处理赵地之乱,故而只能接受大柱国蔡赐的建议,以承认武臣的赵王地位为由,希望其能立即率领赵军西进援助起义军主力。然,陈胜不会想到,正是他不得已而造成的纵容,才让起义军的分裂彻底成为了不可挽回的现实。

同时,武臣的背叛和自立,也激起了更多的背叛。武臣为赵王后,为了进一步扩大自己实力,一方面拒绝了陈胜让其西进的命令,一方面则又令其麾下大将韩广北击燕地,从而将赵燕之地彻底连为一体。但,武臣没有想到的是,当韩广到达燕地后,却在燕地豪强的拥戴下,如出一辙般自立为了燕王,自此,赵燕之间便又立刻重启战火。

而再说同属于北方起义军的周市,先是向东到齐,却不料齐地豪强田瞻已经举起了反秦大旗,并在之后不久,便以曾经齐国王族之后为名,自立为王。成为齐王之后的田瞻先是北击挡住了周市起义军的东进,而后又东进攻取原齐国之地,于是,齐国光复。周市无奈,遂西进攻占了魏地,然周市虽然没有选择和武臣一样自立,可却也一样背叛了陈胜。周市选择了拥戴魏国公室之后的魏咎,无奈,陈胜也只得封赐魏咎为魏王,于是,魏国便也光复。

如此,短短不过数月之间,在陈胜麾下起义军主力还在艰难的与秦军主力鏖战之时。原本作为陈胜麾下将领的各路起义军,却在攫取到了自己的地盘之后,便无耻的选择了背叛,由此,这也为他们的灭亡和起义军的覆灭埋下了祸根。为何?不要忘了,此时的大秦只是限于陈胜的崛起实在过快,以及秦庭中央的迟钝反应,才造成了此时天下大乱的局面,可问题是,秦帝国的那架战争机器,却并没有在一瞬间崩溃而实力大损,相反,随着各路起义军的自立,陈胜麾下起义军的实力却遭到了釜底抽薪般的破坏。

于是,当大秦最后的利剑章邯出鞘之时,起义军的雪崩式失败,就是必然的了。

秦二世二年二月,渑池一战,章邯彻底攻灭周文军。接着,章邯的利剑便指向了那支攻击荥阳的唯一一支剩下的起义军主力吴广军了。

荥阳,古之名城,素有“盖控扼之要地,鸿沟、广武、敖仓、索水,皆在封内“”的重要战略地位。而在秦始皇一统天下后,即以荥阳、巩、京等县合并为三川郡,而其郡治便在荥阳。无疑,荥阳的位置就注定了这里必然会成为秦末诸势力的一个重要角力点。当然,此时也是大秦军队与陈胜起义军的一个重要对抗支点。若大秦军队占领荥阳,便可趁胜追击直下楚地,彻底攻灭起义军,相反,若是起义军占领荥阳,便可直扑函谷关,一举灭秦,所以,荥阳之战的成败,事关天下。

然,随着各地起义军的纷纷背叛,就是作为陈胜麾下的起义军主力也是矛盾重重。由于假王吴广连续数月而无法攻占下荥阳,且当时章邯军破周文的消息已经传来,而吴广却因为自身能力的问题,并没有迅速做出有效的应对策略。于是,起义军内部的一场针对吴广的兵变随之开始。田臧,这位吴广麾下的将领,因为其言不得吴广采纳,便与其他诸将商议,决心以吴广没有能力为由,矫诏,并以陈胜的名义发动兵变,杀吴广。

应该说,此次兵变的事,或许陈胜的确不知道,但,此次兵变的结果,尤其是吴广的死,却无疑是陈胜想要看到的,否则,这就解释不了明明是田臧矫诏,还因此杀了起义军中的二号人物吴广,而如此极其恶劣的背叛行为,陈胜在事后居然又封赏了田臧。无疑,作为当年起义时的搭档,陈胜本身与吴广已经产生了很尖锐的矛盾,那么究竟是陈胜容不下吴广了,还是吴广想要除陈胜,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最终还是以吴广的死,结束了这场起义军内部可能会面临的最大纷争。而随着吴广的死,荥阳之战的战况也就发生了转折。吴广死后,田臧遂被陈胜以楚国令尹的身份任为上将军,令其统率起义军主力与秦军展开决战。

陈胜吴广起义

而荥阳之战的结果,我们也是知道的。田臧以将军李归等人率领一小部分兵力继续围困荥阳城,而自身则率领起义军主力于敖仓迎战秦军章邯部。战争的结果也很直白,田臧死,起义军败,而后章邯便继续进兵攻击李归部,结果依然是一样的,李归死,其部败亡。

至此,陈胜麾下的起义军主力除了背叛独立的之外,已尽数为章邯所攻灭。故而,当曾经靠着陈胜的帮助下才恢复的燕赵魏三国,也是完全无视陈胜,不对其进行任何援助之后,陈胜的残余势力,很快便遭到了秦军主力的全力围剿。终于,秦二世二年十二月,惨败的陈胜当逃到下城父的时候,也就是今天安徽蒙城附近,为自己的车夫庄贾所杀害。

但,陈胜虽死,可起义军不能后继无人。于是,其麾下大将秦嘉和吕臣便拥立原楚国贵族之后景驹为新楚王,并重新领导起义军对抗秦军。然,孰知此时崛起于楚地江左一代的项氏一族,靠着矫诏陈胜的名义攻略各地,其领袖项梁更是自号为楚国上柱国,却公开反对新楚王景驹。

却说此时的项氏一族也早已不是曾经刚刚起义之时的规模了。在兼并楚地各路起义军之后,又有陈婴一部、英布一部和蒲将军一部相继加入其中,不过数月,项梁军的规模便达六七万之众,并居于下邳。而当听闻陈胜败死之后,遂引军向西进攻新楚王景驹。说来也好笑,本来项梁军就是打着陈胜的旗号崛起的,然而,却以新楚王景驹没有得到陈胜的尸首为由,认为景驹的自立是对于陈胜的背叛,并表示反对。可以说,此时的项梁军就是在故意找茬,明知道陈胜已死,而景驹新立不仅是在陈胜之后,更是有着原本陈胜麾下嫡系部将的支持,故而,项梁这理由完全就是说不通的。其实说白了,陈胜因为是开创者,是大起义的最高领袖,即使是自立,众人不服也得服,但陈胜一死,自然他的继承者就没人愿意承认了。而首先公开背叛的,便是同为楚地的起义军项梁部。的确,项梁军胜了,并成功的攻灭了新楚王景驹,但,终究,背叛就是背叛。

而后,项梁却又不敢公开自立,遂听从范增的建议,拥戴原楚怀王之孙芈心为王,是为新楚怀王。项梁,便也自号武信君,统帅全军与秦军对抗。

再说此时的中原地区,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也在进行。当章邯攻灭陈胜之后,便引军东征,意图彻底平定诸侯之乱。而章邯东进的首要之国,便是魏国。面对强敌,魏王咎只得让周市共邀齐楚二国发兵来救。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要燕赵二国来救呢?

事实上,此时的燕赵二国可没心思在意秦军,因为燕王韩广的自立,所以赵燕两国的战争便一直在进行,先是赵王武臣被燕王韩广俘虏,而后又是武臣被魏使者要回,紧接着就是赵国内乱,大将李良起兵造反杀武臣,而后又是张耳陈馀杀李良拥护原赵王族之后赵歇为王,总之,那时的燕赵地区就是一句话,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正这二国是没心思也没工夫搭理秦军,故而,只有齐楚出兵援助了魏国。

但,客观上来说,真正死力救助魏国的,仅仅只有齐国罢了。楚国只是派了一名叫做项它的年轻将领援助,而齐国却是包括齐王田瞻在内几乎倾巢而出,于临济和魏军会师。只是可惜了,纵然魏齐准备充分,又有楚军偏师支持,可最终还是败了。这场在史册中并未着重描述的临济会战,几乎是以魏齐两国的惨败收场,其中,魏王咎自杀,周市战死,齐王田瞻也是战死。

陈胜吴广起义

的确,章邯军确实锐利,短短不过数月之间,诛张楚王陈胜,杀齐王田瞻,逼死魏王咎,一路破敌之众过百万,所攻者皆胜,所战者无不克。几乎就是靠着章邯的一人之力,便让日薄西山的大秦看似就要浴火重生了。

当然,章邯的大胜,却不代表这天下起义军就无望了。眼见中原魏国被攻破,赵国又大乱,于是,作为当时楚地的领袖,已经拥戴了新楚王的武信君项梁,遂领大军开始了对于秦军的猛烈进攻。东阿一战楚军大破秦军,而后城阳一战,项羽和刘邦二人携手再一次大破秦军。接着,楚军便在项梁的统率下,一路向西。雍丘城一战,在沛公刘邦军猛攻之下,很快便又取得了一次大胜,刘邦部将曹参斩大秦丞相李斯之子大秦三川郡守李由,雍丘城成功攻陷。由此,楚军之威再一次名震天下。于是,面对着楚地新崛起的项梁军,原本准备继续东征的章邯遂掉转方向,而这一次,章邯为项梁军所准备的绝杀之地,便是定陶。

奈何,尽管章邯统帅下的大秦军队还在奋力杀敌,可此时在秦庭中央发生的剧变, 却也让大秦平乱军全体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之中。就在大秦三川郡守李由壮烈殉国的同期,大秦的中央,辅佐大秦数十年的一代名相李斯,也就是李由的父亲,被大秦二世皇帝胡亥以罪杀之,腰斩于市,及李氏满门,尽数屠之。无疑,面对此时在朝中发生的剧变,面对刚刚还在与他们并肩作战的三川郡守李由的壮烈殉国,此时的大秦平乱军大营之内,诸如主将章邯,长史司马欣,都尉董翳,及其他部将,心情定然是很复杂的。李由将军如此为之奋战的帝国,却在战死之后,家族尽数被灭,那,他们这些还活着的将军们,又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呢?无论如何,纵使李家有千般错,可在如此危机之下,李由依然能够为大秦奋战而壮烈殉国,何等忠义之人啊?那些当政者,为何就不能体谅一下呢?当然,在此刻,只要有着章邯的存在,至少还可以让他们明白,他们的敌人是谁?没错,是刚刚兴起的楚军项梁部。但,或许秦军全体上下也都明白,他们未来的敌人,又岂是一个楚军?又岂止是那些反秦义军?

陈胜吴广起义

没有人知道定陶之战的始末,但,很显然,此次的项梁算是被章邯给彻底算准了。尤其是算准了项梁孤军突进,必然会遭致无援境地。故而,当章邯集结秦军主力把项梁牢牢的围在定陶之后,项梁的结局便注定了。而随着章邯的一道全军出击的命令,项梁军,尽数被杀,项梁,亦是被杀,于是,章邯又一次胜了,而天下反秦义军,也再一次遭到了重创。同时,随着大秦镇守北方二十万主力大军的回归,以及悍将王离的助阵,瞬息之间,章邯便已坐拥超过四十万大军。于是,就这样,四十万大军组成的全新大秦平叛军,在章邯的统率下,开始了对于起义军残余实力的全面剿杀。

而与此同时,项梁的兵败被杀,也如同当年的陈胜被杀一般,不仅没有打击到起义军反秦的信心,反而更是激起了楚地起义军誓要灭秦的勇气和决心。

于是,赵国,钜鹿城下,当大秦的四十万主力汇聚至此,当天下反秦的各路诸侯也都云集在此,那么,注定,一场真正决定天下局势,决定大秦存亡之战,便会在此地,真正打响。

陈胜吴广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