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髯公朱仝

美髯公朱仝遭遇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失败。

他先是救过晁盖、吴用,接着又放过宋江,最后又放走了雷横,全都是救命的恩情。

但是没过多久,这四个被他视作兄弟手足的人就联手李逵将他逼上了绝路。

雷横因一枷劈死了郓城知县姘头白秀英,吃定了要挨一刀偿命。朱仝奔走救护无路,只好在半路上放了他,这回再也无法像前两次救晁盖、吴用和宋江那样找借口推脱,只好自己扛罪,刺配沧州。

好在运气不错,沧州知府见他“一表非俗,貌如重枣,美髯过腹”就留在身边使唤。

只能说有颜值就是好,连小孩都喜欢。

正在知府赞叹朱仝因为雷横孝道,为义气而放走了他,作者转手就是一段极有爱的描写。

“只见屏风背后转出一个小衙内来,方年四岁,生得端严美貌,乃是知府亲子,知府爱惜如金似玉。那小衙内见了朱仝,径走过来,便要他抱,朱仝只得抱起小衙内在怀里。那小衙内双手扯住朱仝长髯,说道:‘我只要这胡子抱。’知府道:“孩儿快放了手,休要罗唣。”小衙内又道:‘我只要这胡子抱,和我去耍。’”

接着就是一个关公转世模样的大胡子伯伯扛着小屁孩绕街耍的场景,难以想象《水浒传》这部打打杀杀的暗黑小说居然还有这样的天真烂漫,事实上也的确仅此一例。

小衙内很喜欢朱仝带他玩,除了工作原因,朱仝也很喜欢这位小朋友。知府见了说道:“早晚孩儿要你耍时,你可自行去抱他耍去。”“自此为始,(朱仝)每日来和小衙内上街闲耍。”

在你还是个犯人的前提下,一个不缺奶妈保姆的高官家庭愿意把爱子托给你照料,这得多么大的信任好感。

眼见着朱仝似乎是要好人好报因祸得福,始料不及的是,事件立刻朝着“农夫和蛇”的方向转了去。

美髯公朱仝

“时过半月之后,便是七月十五日盂兰盆大斋之日,年例各处点放河灯”,知府夫人特别吩咐朱仝:小衙内要看灯,你可以抱出去看看。

朱仝照办了,但他犯了所有常带孩子的人都难免犯的过失,带的时间久了,总会有一次两次把小孩独自留在一处的疏忽。

因在逃犯雷横找他,他为避人耳目找了个僻静处说话,便把听话的小衙内独自留在了桥头看灯,万万没想到转眼间小衙内就被李逵抱走了。

等他在林子里找到小衙内时,已被李逵杀了,“只见头劈做两半个,已死在那里。”

别说是朱仝感到暴怒,就是看的人也会觉得寒心,这都一伙什么样的好汉朋友啊,是人干的事吗?

雷横和吴用解释说:“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

李逵对暴怒的朱仝耍横说:“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

但朱仝上山后宋江对他的解释却是:“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却是军师吴学究因请兄长不肯上山,一时定的计策。”

并且他责令李逵给朱仝道歉时特别强调:“兄弟,却是你杀了小衙内,虽是军师严令……”

瞧见区别没有,雷横和吴用说都是宋江的命令,李逵说不干自己“屁事”是晁盖和宋江共同的命令,宋江却说是吴用自己的见机行事,跟他没关系。

晁盖倒没说什么,但问题是他是山寨之主,出了这样的事还有的推脱吗?

这里都是各自推责,到底谁杀害了小衙内呢?

美髯公朱仝

先说李逵。

直接动手杀人的肯定是他,但问题是,他接到的所谓“将令”,不管是谁下达的,到底有没有让他不留活口的说法,或者只是让他抱走小衙内达到胁迫朱仝上山的目的即可,不用杀害。

因为以他暴虐好杀且目无遵纪的德行,完全干得出来违背“将令”杀害小衙内的事。

首先,李逵到底有多暴虐?

有一次经过四柳村,以帮助庄主狄太公捉鬼救女的名义捉奸,冲进去就把两个偷情男女脑袋给砍了。下面才是重点,李逵说:“吃得饱,正没消食处。”“就解下上半截衣裳,拿起双斧,看著两个死尸,一上一下,恰似发擂的乱剁了一阵。”

整个梁山泊虽然大多是杀人放火的主,但为杀而杀以杀人为乐的变态爱好,除了他就是丧门神鲍旭。只有这两人,而且这两人也的确一见如故。

其次,李逵也的确经常违背“将令”,基本上就图个杀人快活的爱好。

如三打祝家庄后,宋江责备李逵违背他将令杀了已归降的扈成一家,问他:“你这黑厮,拿得活的有几个?”他的回答是:“谁鸟耐烦,见着活的便砍了。”宋江又说,那你这次功过相抵。他却笑道:“虽然没了功劳,也吃我杀得快活。”

这里只是说存在李逵自作主张杀害小衙内的可能。

但考虑到李逵的暴虐人所共知,连朱仝在得知抱走小衙内的人是李逵时都“跌脚叫苦”,并大惊问道:“莫不是江州杀人的李逵么?”

所以,不论是谁派李逵抱走的小衙内,就算他没有下令杀害小衙内,用人严重不当的干系也绝对逃脱不了。

美髯公朱仝

然后是雷横。

是他积极配合,负责把朱仝引到僻静处,并留下小衙内独自在桥头,李逵这才有机会抱走。然后又是他和吴用一步一步引着朱仝找李逵报仇,直到无路可走逼上梁山。

他到底知不知道整件事的策划阴谋呢?

至少朱仝问他是谁抱走了小衙内,他是这么回答的:“我也不认得,只听闻叫做黑旋风李逵。”

大名鼎鼎的李逵他说他不认识,反正一脸傻白甜“大哥叫我干啥我干啥,我也料不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无辜。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当初自己经过梁山时死活不肯落草,如今却是一副“我这都是为你好,所以我才积极配合”的嘴脸劝说朱仝:你在这里也只是做个带小孩的服侍下人,不是男子汉大丈夫该干的事。

朱仝刺配沧州完全就是为了救他一命,可以说整个梁山欠朱仝最多的人就是他。

接下来是吴用。

吴用有心计和心肠干这种逼人上山的缺德坏事,如坑害卢俊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也可以自作主张,有时候真的很难判断晁盖、宋江、吴用三人谁才是真正的梁山之主。

梁山大多重大军事行动皆出自吴用运筹,先斩后奏的事干过不少,连宋江也奈何不了他。

如朝廷第一次招安,他瞒着宋江暗地里指使李逵撕毁诏书,殴打招安官员,虽是情有可原,但其梁山影响力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他居然使得动宋江的心腹兄弟——李逵,并能做到瞒着宋江不知。

宋江说,吴用是因为见朱仝不肯上山,临时才定的计策杀害衙内。

此话不可信。

因为朱仝见到吴用、雷横后,三人并没有分开过,吴用总不能发微信指示李逵干事。只能说通过绑架小衙内胁迫朱仝上山,这是预先就商量好的。但到底几个人参与了商议、下山前还是下山后、纯粹的绑架还是不留活口,这又是一桩悬案。

尽管吴用干得出先斩后奏的事,但他毕竟还是当时梁山名义上的三当家,坑害大家共同恩人这事,硬说他是瞒着晁宋一力策划似也说不通。

美髯公朱仝

再说宋江。

他更是个坑人的心机婊,在上梁山之前就已经坑得秦明家破人亡。而且李逵还是他带上山的心腹弟兄。

但他也有推脱责任的借口,一是虽然宋江有坑人的案底在身,但秦明当时是要征剿他的朝廷军官,大家彼此敌对关系,你能要我的命,我当然可以设计搞得你家破人亡只能落草,而朱仝则是大家的救命恩人,不能同日而语;二是宋江刚上梁山,虽说他是晁盖、吴用等人的救命恩人,但毕竟是初来乍到,坑朱仝这事他可以推脱自己决策权不大;三就是前面说过的,李逵是他带来的心腹又咋滴,经常不听话,他要干什么坏事也不能把责任全推在顶头大哥身上。

最后是晁盖。

他算是梁山少有的光明坦荡不欺凌弱小的汉子,手下的兄弟虽然敬他为大哥,但毕竟是一群有组织无纪律如狼似虎的强盗,这帮人违背他的意愿干点出格事他还真控制不了。

但他毕竟是老大。

手下几个兄弟(除了李逵)如此毒害大家共同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的默许怎么行得通,更何况行凶人李逵已直接招认了是他和宋江共同的命令,这未必是贼咬一口吧。

由此可见,小衙内一案四个人,甚至包括李逵在内,都有不干我鸟事的无辜借口。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还就这么发生了,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强烈反对估计就不会发生。

这尼玛算什么英雄好汉的行为呢?

最终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这他妈就诡异了,能够让所有人一点都不会感到良心痛的要么默认要么支持如此恶毒伎俩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美髯公朱仝

于朱仝而言,那四个人的确忘恩负义,但大家都这样对自己,不是自己太失败,就是时代有病。

首先是“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的巨婴心理,那种自视干大事可以不拘小节的全能自恋。小孩子的命往往最无所谓,“朱仝,我们这可都是兄弟大义,为你好啊!”

无论多大多恶的坏事,只要想宽慰自己,这种“菩萨心肠霹雳手段”的借口最易通过:杀个小孩而已,多大点事!

这个民族很会给自己找理由。

接着是斩草除根的民族变态心理。

《水浒传》里的复仇一般都是“一门良贱老幼”一个不留全部杀光,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有名的案例当属“赵氏孤儿”,一是快意恩仇,二是不留后患。别说你恨一个人时,没有将他一家老小全部杀绝的念头,这个就是浸入骨髓的文化基因(我不是说万恶的美帝就没有)。

再次,这并不是一个以欺凌弱小为羞耻的民族。

我们爱看“水浒”的很大原因是欣赏里面一个个路见不平锄强扶弱的故事,悲剧的是,这不过是现实缺啥精神补啥的表现。事实情况是,我们一方面极度痛恨强者欺凌自己,另一方面,一旦我们有点小势力就会像得志的阿Q一样,总想要着要去欺负别人。

小孩最易欺负,你见过这个民族有对儿童犯罪特别痛恨和歧视的表现吗?

我见识少,只能从美剧上看到的。即使在美帝这种野蛮国家的监狱,针对儿童犯罪的人也往往会沦落到整个监狱歧视链的底层,甚至生不如死。

不管这样的电视剧宣传是不是美帝的阴谋,但对比中国,从小学开始,有教导孩子以恃强凌弱行为为羞耻的教育吗?如然,层出不穷的校园霸凌哪来的?

最后是恶行得以猖狂,纵容难辞其咎。

儿童自然是最易遭致侵害的对象,先不说法律的角度是否做到严厉打击。就民间传统而言,谴责多于实践,且多“伪善”面庞。你坐地铁,见到儿童乞讨,明摆着不对劲,但有几个人敢当场放个屁。

当然,大家都活得不易,谁也不想沾惹麻烦。于是将胸中勇敢转作键盘侠义,如“我强烈支持人贩子死刑,不转不是中国人!”

但你不觉得这样的正义感依然是以自我陶醉满足为基础的“自私”“伪善”的巨婴心理吗?

比方说,我拐了你的孩子,我被警察擒获,你舍得让我死吗?

不仅不会,你还会像待亲爹一样求着我,因为你希望自己的孩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我拐的孩子越多,被判死刑的可能性越小,杀了我,你们还想找到孩子不?

但凡支持人贩子死刑的,要么是尚未受其伤害的,自认为抓到人贩子就地处死震慑天下,自己的孩子就从此无忧了;要么就是受过人贩子祸害的,但已尘埃落定,孩子已活见人或死见尸,支持人贩子死刑,无非是泄恨。

但那些正在受人贩子伤害的父母怎么办,你总不能说“反正我的孩子没被拐”或者“反正我被拐的孩子不论死活已找到”,“杀杀杀,吾为长远计,岂惜别家小儿哉!”

这种以自己利益为出发点的犯罪仇视,看似正义热血,不是自私伪善又是什么呢?

美髯公朱仝

更何况人贩子死刑要真的可以解决问题倒也罢了。我不懂这里面有什么法学、犯罪心理学的逻辑,我只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杀要是能解决问题,朱元璋反腐就不会感叹“朝杀而暮犯了”。

这个民族针对儿童的犯罪如此之多,不是没特色缘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