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酷刑高手挺多,但史上留名的很少。不过有一位名字挺熟,提起来差不多谁都知道,那就是明朝的著名太监魏忠贤,算得上是顶级酷刑高手。

说到酷刑,特别是极刑,明朝用的比较多,也比较狠。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擅用酷刑,还发明酷刑。为了根除天下贪官,朱元璋发明了一种酷刑叫“剥皮揎草”。这种酷刑比凌迟还残忍,皮剥下来缝好,里面填上草,而被剥的人一时半死还死不了,痛苦万状,残忍至极。

朱元璋发明的“剥皮揎草”酷刑有专门的行刑场所,那个地方叫“皮场庙”。说起来,这活儿挺麻烦的,又得用刀割,又得用针缝,跟裁缝铺一样,做个“皮囊”可费工夫了。特别是刀,刽子手是必须要用的,不用刀怎么能把皮剥下来呢?

剥皮揎草

诶,这话说对了。一般的刽子手不用刀肯定不会把皮剥下来,但高手就可以。有明一朝,只有一个人剥皮不用刀,那就是魏忠贤了。他可算是把朱元璋发明的酷刑升级了,还有点科技含量。因为他的行刑过程运用了物理学,不用刀,只用棰子,就能轻松把皮剥下来,受刑者还能看见自己的整壳。

明末夏允彝所著的《幸存录》中记载了魏忠贤的一次剥皮行刑,事情的经过大致如下:

天启五年(1625)冬的一天,北京城一个小客栈里有五个小贩喝酒聊天,其中一位喝高了,说魏忠贤作恶太多,早晚完蛋。其他四个人吓坏了,劝他别说了。那位满不在乎,拍着胸脯说:“咋地?魏忠贤再横,我就聊句闲天,他还能剥我的皮不成?”那四个人一看,这位喝得太高了,赶紧离他远点吧。

四个人回客房睡觉,说魏忠贤那位也回了客房。可刚躺下,锦衣卫就到了,绳捆锁绑把那位押了出去。没过多久,跟他喝酒那四位,也被一起抓走了。

这四位被带到一座深宅大院的一间房子里,抬头一看,见喝高那位被钉在一块门板上,魏忠贤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对跪在下面的四个人说:“此人说我魏忠贤不能剥他的皮?现在就让你们看个仔细!”说完,魏忠贤对几个锦衣卫说,“来呀,伺侯着!”

魏忠贤话音一落,锦衣卫开始用滚烫的沥青往喝高那位身上浇,从头到脚,连脚趾头都不放过。魏忠贤喝着烫酒,看着弟兄们干活。

青干了之后,锦衣卫用凉水一泼,然后棰子敲敲打打,小棰抠缝,大棰搞定,不大一会儿,一整张皮就连同沥青被抠了下来。

这时候,喝高那位还没死,睁眼一看立在他面前的整壳,连吓带疼,又折腾一会才死。跪在地上看着魏忠贤剥皮那四位,早吓得魂都飞了,一个个全都晕了过去。锦衣卫用凉水把四个人泼醒,魏忠贤说:“别害怕,这不关你们的事,我只剥他的皮,你们没瞎说,每人赏五两银子压惊。”说完,命锦衣卫把四位搀上轿,客客气气地送回了客栈。

从那以后,这四位再也不敢跟谁提魏忠贤了。好家伙,聊个闲天,说说魏忠贤就被剥了皮,谁受得了啊?